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神幽传之魔殃残魂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兽化之力

神幽传之魔殃残魂篇 喻璞 2322 2019.12.24 05:06

  抡空‘飞刺长矛’的每下砸出道道深坑,溅起无数落叶飘至半空。

  我的身影窜于飘叶之中。

  “嚷嚷什么,吓老子一跳。”

  帕库福尔1米9长的‘飞刺长矛’一戳,测战力的士兵一命呜呼。

  我见此举恨不得马上将他毙命,全力使出铁化劲气拳,倍道而进招招挂风,帕库福尔用长矛铁杆挡下数拳,铁器碰撞的“叮叮当当”之声络续不绝。

  我猝然一记快速铁拳重重打在帕库福尔脸上。

  咚!嗖!帕库福尔被揍飞好远,撞断了不少棵茂岩树。

  我一双慧眼远远看到,他单臂将‘飞刺长矛’插在地上,跟着胳膊增粗两圈,硬生生顶住了铁化劲气拳的冲击力。

  帕库福尔鱼贯一跃跳到我面前,口吐三颗后槽牙,嘎巴,复合错位的下颚骨,搓揉满脸横肉,“很久没挨揍了,舒服!”

  “拳头够硬,比蠢蛋查尔斯强。”

  我不由得心生赞叹,庞大身躯速度轻捷又抗揍,方才是闹玩着的?

  士兵们在周围议论开了。

  “小杂毛比查尔斯少将厉害,战力就不止600万了。”

  “讲吃里扒外的话,当心,帕库福尔大人弄死你。”

  “闭嘴,吵吵死了。”

  帕库福尔一声威严,士兵们顿时鸦雀无声不敢出半字,不晓得谁的小命会变成过去式。”

  帕库福尔冷不丁地按下‘飞刺长矛’杆上绷簧,长矛尖下端左右两侧绷出八根铁刺,疾速齐发朝我面门刺去。

  突来的暗器,我躲闪不及,屏息抽身一蹲,八根铁刺从头顶飞过,空中自动回旋一周,又瞄准我背部飞回。

  我用铁元力化全身皮肤-表皮,角质层和生发层为双层铁甲,当当当…!,背部‘表皮铁甲’挡飞了八根铁刺,弹落在刀刃般锋利的茂岩落叶上,锵锵作响。

  “不赖,‘新人’能毫发无伤的挡下老子的八根飞刺,了不起!如今聚元力和气力于一身的年轻人不多了,若你自愿做班·德睿老师的实验体,便免你一切罪过,别在凡霜国混了,老子举荐你做火之国少将。”

  士兵们窃窃私语。

  “小杂毛要当少将。”

  “普萨业特大王要他?笑话。”

  我与火之国本有家仇,魔导手札记载火之国种种劣行,对其所作所为心生厌恶,今天亲眼目睹帕库福尔滥杀自国士兵的行径,兑现了一切。

  “我怎会加入一个惨无人道的国家呢!”

  “哇呀呀!小杂毛够狂!‘火国八兽将’的威名,听过吗?”

  “八兽将,‘飞刺长矛’-帕库福尔,我都知晓,并且很熟悉,但贵国养了一窝畜牲,也不能做灭绝人性的事。”

  此句入耳,帕库福尔暴跳如雷。

  吓得士兵们抱头鼠窜,拼命地往蒸汽帆船上跑。

  “中午啦,少将要发飙了!”

  帕库福尔扔下飞刺长矛,满面青色直到秃头顶,怒目两侧太阳穴的青筋涨出抽动,嘴角横肉上倾着阴沉。

  我深感一股不可遏制的杀气,心一下提到嗓子眼儿。

  夏季正午时分,烈阳洒遍久盛岛南岸。

  帕库福尔周身渗出细小汗珠,肤色从绯红变为通红,表皮衍生成角质棕红色鳞片,带有点点褐色条形花纹,头上和额骨下陷与上起的眉骨一齐,双眼往两侧偏移并长出下眼睑,鼻骨前伸鼻孔与上嘴唇合拢,上颌骨和下颌体前凸,左右两半骨缝往颈部裂开,舌头变宽大肥厚伸出利齿外露,顶骨压缩着蝶骨、颞骨包裹双耳,仅漏出外耳孔,枕骨下移连接鼓起的背脊,下颚骨、锁骨,双肩骨闭合胫部没进其中,手掌收缩至掌心,五指变细扁自掌心开叉,指甲变黑成弯曲状,双脚同样变化挣烂了铁靴,尾骨生出两米长的尾巴,身高增至一丈,暴起的每块肌肉熠熠发亮。

  异样的变身,令天空、海面、岸上青翠灌木丛中的一切声音都静止了。

  我听懂动物言语的能力,在灵魂深处能感触凌驾野兽的兽性。

  我瞳孔张大,心咚咚跳,冷汗浸透了黑色战服,这是面临死亡的恐惧感吗?

  “请鉴别一下,‘兽化·陆栖种·豹纹灼蜥’是畜牲还是野兽?”

  帕库福尔兽化后,性格反倒冷静许多,没有那么‘250’了。

  我僵住了,毫不费力与动物成为好朋友是我天生的本领,狼豺虎豹也乖乖依偎、示好,可眼前是一只丈高加两米尾巴的蜥蜴怪兽。

  帕库福尔伸出锋芒的指甲,燃起十股大红色灼热之火。

  “我是斗气+主流火元素-灼热之火+变身系-兽化之力,比你不知名的气力+铁元力更胜一筹。”

  说罢,他身行如电般移动,脚下扬起片片茂岩树叶没落地(茂岩树叶比绿色树叶重),双爪掀起十道火焰,接招‘斗气燃杀流·火爪功’。

  眨眼间,我黑色没袖上衣破烂不堪,胸前的表皮铁甲被挠出十道血痕,嗞嗞喷红,紧接着,被火爪功发出的斗气弹飞,向后滚翻出十几圈,撞碎停泊在岸边的帆船上。

  一只大爪子揪住我的黑紫色马尾辫,从烂木板下拎至鼓囊的黑黄眼珠映出的我,上衣被打没了,露出的白暂肌肤皮破血流。

  “敢问阁下,刚才的狂妄从何而来?”

  尾巴一抽,我被抛起彻底失重,跟着,。一条庞大红影敏捷跃至,帕库福尔收起四爪指甲,握成四个盆大、燃着灼热之火的拳头,像打沙包一样拳拳到肉,我像一个肉球临空乱飞。

  必杀‘斗气燃杀流·灼火乱百裂’。

  咚...!我落进帆船甲板砸断船骨,十几个大水桶、散碎的木块、折断的船杆、船桅、船帆、船舵、绳索将我掩埋于下。

  “完了吗?在普萨业特大王眼里,我不过是一只大壁虎而已。”

  我忍着剧痛从支离破碎的船体下爬出,身体伤痕累累被血染红,身上缠着铁链,右手握着铁铲,左手举着圆形铁盾(三圆的兵器),晃晃悠悠的走到帕库福尔跟前。

  我将铁链、铁铲和圆形铁盾融入皮肉胫骨变成比铁甲坚硬的亮银冷铁,‘借物·劲气冷铁甲’。

  “元素境界是最低的‘借物’,我是比你高一级的‘持有’。”

  我坦言道,“‘兽化·陆栖种·豹纹灼蜥’加斗气燃杀流确实厉害,但我的人生就是以挑战、战胜你们为目标,不能输给你这只动物,否则没脸去见羽鸣。”

  我咆哮着,冷铁甲上闪起一层淡蓝色水芒,水芒被体内气力外挣变成淡蓝色水柱,禁招‘气伤拳·水之涌上’。

  身附冷铁甲,外使气伤拳,我是打算豁出去了。

  “噢!双元体,‘持有’境界的水元力,你到底藏着多少惊喜!”

  我猛然挪步,消失在帕库福尔眼前。

  咚!噗嗤!猛然的一击必杀‘气发喷泉·冷铁劲气枪’,贯穿了库福尔厚厚的‘豹纹灼蜥’鳞片。

  我怒吼道,“将一切赌在禁招‘气伤拳·水之涌上’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