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神幽传之魔殃残魂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妈妈无声的哽咽

神幽传之魔殃残魂篇 喻璞 2216 2020.02.02 05:07

  英飞哥很恼火,“夏姨,为什么要把柳井宗家仇人的柳井庆沢肮脏的灵魂玷污名刀‘秀雪’?他配吗?”

  我看着英飞哥的精致手帕上,用浅蓝和浅灰相交错绣出的凤凰图案,越琢磨越别扭,心想,‘好呀!就我蒙在鼓里,英飞哥早知道‘冰凘寒凤’的故事了,妈妈也没给我讲过,气死我了。’

  我心中正耍小脾气,妈妈带上黑色面纱,撑起一把黑布紫丝花边的铁伞,迎接缠绵而至的小雪,“英飞,柳井庆沢的灵魂寄宿‘秀雪’,将永世不得超生,他的灵魂要为宗家世代修炼‘寒意暗隐流’而永世为奴,这是他今生所犯罪过最应得的报应,不是吗?”

  我插话道,“他糟蹋过富抵镇7、80个良家妇女和未出嫁的姑娘,甜壳林的动物们和刀匠青山央実都惨遭他的毒手,永世为宗家奴隶太适合不过了。”

  英飞哥自从具备了雪元力,淋雪是他最喜欢的事情,黑色平头布满雪花,“夏姨,我终于明白您说过那句‘报仇不一定杀戮,让其生不如死是最恨的,更恨的是杀戮完也要让其死而不生’的真谛。”

  我在旁边心里嘀咕,‘世上最美的妈妈,瓜子脸、紫色弯曲剑眉,大眼睛中透亮的淡粉瞳孔、一对细长稠密的紫色眼睫毛,眼眸给人一种沉醉的感觉,她那含笑的嘴型,连我这当儿子的都有经受不住,可心怎么这么狠,难道长得越美心肠越毒辣?后悔刚跟她大发脾气,万幸我是她儿子,不然自己不定怎么死呢!以后千万别惹她。’心里越想越后怕,两腿直哆嗦。

  妈妈却关心问我,“达儿怎么了?很冷吗?妈妈给你回家拿件棉衣吧!别冻着!”

  我使劲晃脑袋,“妈妈,达儿不冷,没事,要是冷我自己回家拿,不劳烦您!”

  英飞哥性子倒是直来直去,与我心领神会了一下,“夏达,往后别再和夏姨顶嘴了,她太可怕了!”

  我心中回应道,“嗯!哪敢呀!没瞧见我深思极恐的哆嗦半天了。”

  妈妈表情乍然肃穆,吓得我和英飞哥不敢继续心领神会。

  “达儿,英飞,我闻到凡霜国士兵身上的狐臭味,大概300人左右,他们正要闯进甜壳林,可被我施加的魔导结界拦住了。

  英飞将名刀‘秀雪’挎在腰间,“我压抑三年的怨气,早就想找他们报仇,居然自己送上门,夏姨放他们进来!”

  “英飞休要着急,我是不会放他们进甜壳林的,达儿、英飞,久山家和穆家的过去你俩都了解了,我也不必再藏匿两个墓冢于魔导空间,便有足够魔力维持住结界,从今日起,你俩不用回家住了,来来三年的修炼,要在甜壳林里度过,并负责看守两个墓冢,尤其是达儿,好好陪你穆爸爸和赛蕾格妈妈说说话。”

  我听着都渗得慌,“唉!遵命!妈妈。”

  妈妈表情又惆怅不已,“达儿,我告你很多遍了,叫我夏树妈妈就行,这还有赛蕾格·莎菲娜已故多年的灵魂在呢!让她听到不合适。”

  “妈!久山家、穆家是因我出现才变一家人,我就是全家的中心,怎么称呼你们,我说了算,而且叫惯了,我改不了口。”

  我是比较傲慢的说出此话,妈妈却扔下伞冲过来抱住我,我已14岁,身高与妈妈相差无几,妈妈脸朝外左侧包子头依在我左肩,右侧包子头靠着我额前那缕白发,浓密的下半截尾扎紫色卷发发梢搭在我右裤腿上,濛芦花香芬芳如故,我觉得左肩湿湿的,正打算问问妈妈怎么了。

  英飞哥走过来拾起伞,替我和妈妈遮雪,不断地对我扭嘴叽眼,再次进入心领神会模式,“夏达,别动、别出声,老实呆会,哭泣中的夏姨,看着令人心疼。”

  我心中火烧火燎的回应,“英飞哥,我岁数大点,亲近妈妈这种世间罕见的美女觉得心乱。”

  英飞哥一脸羞涩,心中回应道,“你这儿子当的不合格,夏姨跟我介绍过,黛妮姐和夏姨长得很像,露丝姐和你赛蕾格妈妈长得也很像,赛蕾格·莎菲娜曾被誉为‘蓝星女神’,赛蕾格·露丝更是继承此称号成为如今的‘蓝星第一美女’,她们的美丽只局限于人界,和魔导族公主-夏·温希吕依斯相比差着一个档次呢!”

  “英飞哥,我妈的曾用名,咱心里说说就完了,她可不爱听!”

  “知道!夏达,求你个事,往后要是能遇到你黛妮姐,能不能介绍我俩认识认识。”

  “英飞哥,不是吧!我黛妮姐比你大20岁,你准是开玩笑,别逗!”

  “没,我是认真的!”

  “我去!答应你,介绍没问题,成不成你得自己努力争取,虽然黛妮姐同化后很呆萌,可不是人喽,你能接受?”

  “能!而且我会努力把她变回原样。”

  “哥,看在你对黛妮姐忠诚而坚定的信念份上,即便我不了解黛妮姐的性格,但这门亲事咱定下了,弟弟管到底。”

  英飞美滋滋的一笑,终止了心领神会模式。

  我心生佩服,妈妈的美艳任何男人都无法抗拒,连家规森严的柳井英飞,都想找长得像妈妈、比他大20岁的黛妮姐做终身伴侣,倒是有品位,即使我觉得露丝姐战力令上画像所诠释的美艳和妈妈相比各有千秋,对于性格古板的英飞哥来说,他认准的就是死理,除了消失两年的羽鸣劝得住他,我没这能力,算是一物降一物吧!

  妈妈的眼泪源源不断与雪花融入我左肩膀每一寸的肌肤,无声哭泣了许久,完毕后,迅速起身接过英飞哥手中雨伞,走到久山家、穆家墓冢前,哽咽声“莎菲娜、奥瀚栾登,咱们的夏达·迪尔确实长大了,你们灵魂可否会安逸些呢!”

  刹那间,穆爸爸和赛蕾格妈妈墓碑上的紫色水晶闪了一下,仿佛在与妈妈交流。

  这一幕,我感悟出,我家即温馨又充满正义,妈妈贵为魔导族公主,今年310岁什么没见过、没经历过,为了报恩,她执意守护着一世仅活50多年的穆爸和赛蕾格妈,人族寿命最长100多岁,与尊贵的银河众族~魔导族的长寿特性相比如同过眼云烟,我更加坚定那个梦想,‘为不失去任何人,我要成为世界最强,做世界政府主帅,带着羽鸣那份天真、快乐,好好的活下去,必须过一段无怨无悔的人生,18岁生日那天,踏上巡游‘蓝星七界’的自由自在之旅,找到久山爸爸,和他单挑,找到津岛羽鸣,带他回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