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神幽传之魔殃残魂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寒息红苹果~瑶督莉娜

神幽传之魔殃残魂篇 喻璞 4000 2020.02.27 14:27

  英飞哥听得稍许惊叹,有拔刀进攻的趋势,但在没了解对方底细之前,他忍住心神平静的回道,“喂!假如真像你说的我二弟半人半鬼身世卑劣,如果不是害怕将来,你又为何急于杀他以除后患。”

  那蒙眼瞎女收回左手纤细食指后,双手五指展出对着英飞哥,回道,“啧!在北天神域‘内封尽’,六界八族‘外封门’的时代,蓝星七界中我瑶督莉娜只怕十位,不过,大小姐教东西倒不吝啬,能挡下鬼界的寒息元素,寒意暗隐流练的不错嘛,柳井英飞!”

  英飞哥听得少许胆寒,轻声回道,“谢谢夸奖,瑶督莉娜,你认识我?”

  瑶督莉娜未做任何动作,微笑的回道,“啧啧啧!当然,凡霜国国王可否赏脸,陪我玩玩呢?”

  头脑清晰机智灵敏的英飞哥终于提出憋在我俩心里六年的疑问,他接言道,“玩玩?单打独斗的意思吧,但你要回答我最后几个问题才行,同你披着一样标有不同符号的黑色斗篷的几个怪人,六年前,曾去过喃喃岛,那几个怪人中有个叫影灵的家伙抓走了长得胖嘟嘟的津岛羽鸣,我想问,几个怪人当中有你吗?你们都披奇怪图案的斗篷,究竟是什么性质的神秘组织?津岛羽鸣他被抓哪去了?如今他是死是活?”

  那蒙眼瞎女叫瑶督莉娜,她周身刹那间绕出白色气芒,气芒中漂浮着无数粉末状小冰渣,左脚黑色凉拖木制鞋底下堆起的沙石全结成冰状,以她为中心白色气芒往左上右三个方向闪出三道刺眼白色寒光,本来由盈凸月墨黄惨淡的微光重重涂抹出的昏黄天际以及阴暗的久盛岛北岸,刹时,黑天暗地被三道白色寒光照成白昼。

  瑶督莉娜接言道,“啧啧啧!‘待’组织的确派出三个废物去过喃喃岛,抓回个总是吃不饱的胖猪,他一贯跟在影灵~酌雾-酒喠的屁股后面,至于他俩去哪了?我不清楚,而我们组织既无性质也不神秘。”

  英飞异常欢喜,热泪盈眶的自言自语道,“津岛羽鸣那小子活着,实在太好了!”

  英飞哥转脸激动地冲着冻成冰人的我,大声吼道,“夏达,听见了吗?羽鸣还活着,还活着!”

  我超乎常人的耳力听得极清,眼泪止不住从眼眶中汹涌冒出,使眼前稍朦胧的薄纱上加了一层泪水冰花,我不停的眨眼向英飞哥示意听到了,也不知他是否看得见。

  英飞哥转回脸,继续问道,“‘待组织’中共有多少成员,你们这些六界佼佼者,怎么从封印六界八族的八道神石结界门中潜逃出来的?”

  瑶督莉娜略微弯下凹凸有致的身躯,黑色缎面丝绸抹胸式胸挡下,曲线婀娜鼓鼓的起伏出乳白色浅沟,她俯身仰面摆着奇怪的姿势回道,“有很多饭桶!我方才说六界八族‘外封门’的意思是能出不能进!”

  英飞哥回言道,“在六界八族中,你属于什么种族?”

  瑶督莉娜淡然的回道,“若我说出身份,你就没胆陪我玩了,我有个绰号叫寒息红苹果~瑶督莉娜,另外多说一句,‘待’组织的每名成员都有自己独特的绰号。”

  我立马开启心领神会模式意境,在四面八方织满紫色网格的黑色意境空间里,‘上弦’小欣和‘花痴’慕姮没能进来,或许她们的精神力量不足以冲破冰冻的枷锁。

  我与英飞哥总算能正面交谈了,抱头痛哭中,他说道,“羽鸣那混球!”

  我哭啼的回道,“羽鸣福大命大,我早就说过嘛!那混球不会死的。”

  我放开英飞哥双肩,焦急的问道,“哥,瑶督莉娜能在咱跟前不声不响的瞬间抢走六妹手中的黑白照片,她的实力非比寻常,而且她说七界中只怕五人,你对付她定无胜算,若能坚持一阵,待我破冰而出,助你一臂之力。”

  英飞哥浅浅点头,接言道,“是啊!我未有半点察觉,只好先拼一拼,可你的身世,她言语间干脆自如,我猜测她不是在胡编,肖似夏姨的说辞有误!”

  我坚定的回道,“她口口声声称呼妈妈为大小姐,恐怕妈妈与‘待’组织的关系非同一般,但我相信妈妈不会说谎!”

  这时,心领神会模式意境中传进一段呢喃软语,“啧啧啧!两个大男人哭哭啼啼的羞不羞?柳井英飞猜的没错,胡编乱造的是大小姐,这叛徒竟然认比人族还低微的傀儡当儿子,可恶至极!”

  不得已,我和英飞哥立即退出心领神会模式意境。

  意境外的真实世界,瑶督莉娜接着对英飞哥说道,“啧啧啧!大小姐年仅40岁,这个年龄正处于魔导族漫长的青春期,她的寿命比多愁善感的人族多5倍,居然选择降低自己的身份,与低等卑劣的人族共同生活20年,若不是夏·温希吕依斯大人念旧母女之情,大小姐早就没命了!”

  我在冰冻中犹如热锅上的蚂蚁焦虑难耐,瑶督莉娜越说越离谱,越说...!

  英飞哥脸色煞白,颤抖着双唇反驳道,“我最尊敬的夏姨就是夏·温希吕依斯,她已经314岁,她怎么会是夏·温希吕依斯的女儿,你不要再胡说八道了。”

  瑶督莉娜咬着朱唇中的雪白皓齿,顷刻间,三道白色寒光变成更为猛烈,寒光恰似贯透整个久盛岛,天空中的盈凸月都被照成了烈日,而久盛岛北岸的沙滩上结出一层透明的薄冰,她悠然自得的说道,“啧!我看你们是误会了,大小姐的真名叫黛妮·筱纤兹·久山,她冒用自己母亲的名字来欺骗你们,无知底下的人族!”

  我的心放佛被狠狠地戳了下,疼心泣血的剧痛,究竟谁在说谎?我将丹田中的淡蓝色劲气散布全身,试图利用新觉醒的三种种族元素结合劲气冲破冰冻。

  英飞哥身心崩溃透顶,脚下木屐深深的踩进沙石中,上半身晃了三晃,噗!口喷猩红,鲜血染红了脚前的一片沙石,他左手拔出名刀‘秀雪’,银色刀尖怒指瑶督莉娜,喝道,“不许你侮辱我的黛妮,我要封住你肮脏的嘴!”

  瑶督莉娜兴奋的回道,“啧啧!凡霜国国王喜欢大小姐,真是天大的笑话,你要开始玩了吗?太开心了!希望你不要死的太快,那样我会很失望的!”

  英飞哥虽激红了眼,头脑却极其冷静,他先将柳井庆沢的灵魂从名刀‘秀雪’的银色刀身中召唤出来,命令柳井庆沢的灵魂幻化成灰色防护罩,罩住结成冰人的‘花痴’慕姮等人,以免他们被战斗波及成碎块,随后,又召唤出内博十哲的灵魂保护着我。

  跟着,名刀‘秀雪’的银色刀身走出一只六爪石龟的灵魂,那透明的六爪石龟足有两米高,身长三米,宽一米,龟壳背上是暗褐色由八个三角形杂乱分割出数条米黄色的线,壳心是乳黄色,六条壮如柱焦黄色粗鳞格状皮肤的腿,以及同样是焦黄色粗鳞格状皮肤的头与尾巴,那只六爪石龟并没有攻击瑶督莉娜,而是瞬间收缩成龟壳幻化成一套暗褐色的武士石甲,自动套穿在英飞哥全身。

  我第一次眼见灵魂幻化成实物,这套武士石甲,由六爪石龟的暗褐色龟壳幻化成石盾,石盾里侧的米黄色缰绳套在英飞哥右前臂,由焦黄色粗鳞格状皮肤全部幻化成焦黄色石片护住英飞哥前胸后背胯部以及四肢,由乳黄色壳心幻化成独角头盔套在英飞哥头上,召唤-幻化-自动套穿仅在五秒间一气呵成。

  跟着,一只三足叶雕的灵魂翱翔在三道白色寒光中傲骨嶙嶙。

  英飞哥口喊,“久等了!”

  瑶督莉娜结束宁静地观候,她如蓄势待发的冷箭,闪电般冲向英飞哥,抬起细长的左腿,左脚的黑色凉拖鞋底踹在了名刀‘秀雪’银色的刀刃上,“铮!”英飞哥顺着脚下平滑的薄冰面弹出去五米才停住,瑶督莉娜的凉拖鞋底未有丝毫切痕,她急速倒挂后空翻右掌撑地,同时左手生出一把白色冰剑,以右掌为支点掣电移身到英飞哥身后,挥冰剑直劈英飞哥背部,英飞哥不及回身,顺势用右手石盾挡在背部,“锵,嘎嚓!”,为抗下瑶督莉娜的冰剑攻击,英飞哥两个膝盖硬生生的跪碎了跟前的薄冰。

  瑶督莉娜也被石盾顶了出去,她风驰电掣般转到英飞哥前方,火红的舌头舔着冰剑剑尖,说道,“看我的鬼界寒息元素是冻不上你了,寒意暗隐流,有趣!”

  英飞哥缓缓站起,名刀‘秀雪’银色刀身被踹到那处有一层薄冰,石盾被冰剑劈中那处也有一层薄冰。

  我在冰冻中汇集了丹田内所有淡蓝色劲气,眼前的朦胧也显现出淡蓝,内博十哲的灵魂穿着一身保姆服饰,双手叉腰在一旁替我打气,“英飞未用名刀‘浊雪’,说明他尚未出真正实力,达子集中精神别分心,否则会前功尽弃,加油!”

  英飞哥抖动全身爆出透明灰色气芒,瞬间两处结出的薄冰震成碎片,他运用柳井家刀法中曲线形步伐疾驰的走出五个假影,真身则跳到瑶督莉娜头顶,左手扬起名刀‘秀雪’自右向左砍出一道冰冷的灰色刀风,‘寒意暗隐一刀流·雕魂缀羽斩’,灰色刀风中含着无数尖利的藏蓝色羽毛,袭向瑶督莉娜头上的红色围巾。

  瑶督莉娜犹如白色幽灵般急转直下,整个身体钻进沙石上薄冰中,与其融为一体,灰色刀风和藏蓝色羽毛全斩空,在薄冰上留出一道深透冰下沙石的网眼形刀痕,低空斗转两周半,英飞哥脚下木屐稳稳踩刹在光滑的薄冰面上。

  潜伏在沙石薄冰中的瑶督莉娜嘲笑道,“尝尝,‘寒息地刺’的滋味!”

  瞬间,久盛岛北岸近海海面也结成一望无际的薄冰,“咔咔咔...!”海岸沙滩上竖起数道两米高的白色冰刺,生长出一片白色冰刺树林,英飞哥左躲右闪,最后沙滩上再无立足之地,逼得跳到海面薄冰上,内博十哲与柳井庆沢的灵魂拼尽全力替我们几个冰冻人挡下了‘寒息地刺’的猛烈攻势,他俩的灵魂却伤得不轻,下半身结出斑点状的透明冻疮。

  瑶督莉娜畅快的呐喊道,“啧啧啧!够愉悦!再告诉你们一个绝望的秘密,魔导同化术没那么简单,不是对任意种族都可随意同化的,况且肉体凡胎的人族是不能使用魔导同化术的,用者必亡!”

  “十哲、庆沢你们还坚持得住吗?”

  英飞急切的问道。

  内博十哲的灵魂傲气的点头,柳井庆沢的灵魂在透明灰屏障上钻出枣核大小的脑袋,憨笑的点头。

  英飞哥这才接着瑶督莉娜的话说道,“尽说些我二弟听不得的豪言狂语,看我把你从薄冰内砍出来。”

  说罢,英飞哥身上的武士石甲幻化幻化成一道焦黄色气芒飞进名刀‘秀雪’银色刀身,同时,右手上石盾幻化成暗褐色气芒叠加在焦黄色气芒上,混合成暗棕色气芒。

  英飞哥双手捂住名刀‘秀雪’刀柄,全身肌肉瞬间暴增一圈,浑身闪着透明灰光,眨眼间跳到半空,奋力挥砍出一道长达10米的棕色气旋斩击。

  瑶督莉娜阴笑声在薄冰内徘徊,霎时,‘寒息地刺’造出的一片白色冰刺树林拔地而起,百发两米高的冰刺与10米的棕色气旋斩击在半空对撞,两招爆出棕白气圈。

  “轰隆,嘎嚓...!咚!嘎嚓...!咔咔...!”

  顷刻间,‘寒意暗隐一刀流·龟魂厄祥·天破斩’打碎百发冰刺,万片折射寒光的透亮冰璃闪耀满天,贯穿百发冰刺后,10米棕色气旋斩击的大小力道丝毫未减,‘寒意暗隐一刀流·龟魂厄祥·天破斩’将附在久盛岛北岸沙滩上的整片薄冰击毁成冰渣颗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