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神幽传之魔殃残魂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觉醒出奇葩的‘种族元素’(四)

神幽传之魔殃残魂篇 喻璞 2423 2020.02.08 04:37

  自从我点头示意与‘花痴’慕姮在一起后,大家别有用心的不再惊扰我俩的二人世界,连‘红蝶’都知趣的飞上树梢卧枝独眠。

  嘎吱吱!英飞哥打开小蓝房子的铁门,冒出团团冷气,躬身摆手指向房内,十分和气的敬言道,“麻烦三弟、四弟帮我搬一些食物出来,可解燃眉之急,要是想看什么,请便,务必别拔出名刀‘浊雪’,否则会伤及到大家。”

  ‘忧郁男’阿同和‘黑炭’阿冈动作一致,笑眯眯的掐灭烟头,和英飞哥跨步进入小蓝房子,搬出三个箩筐,码放在三个炉灶旁。

  小欣从‘粉火精灵’背上坐起,将其拖到三个炉灶后面,随手扔在三个箩筐中间,“粉宝宝,惩罚你,把这筐‘褐叶菜’择净,这筐紫薯剥皮,这筐腊肉切成片。”

  ‘粉火精灵’浑身肿得如一串大粉葡萄,规规矩矩的服从小欣的命令,再也不敢扎刺了,拿起一个紫薯,可怜巴巴的回头,偷偷瞄了一眼小欣,“丫头姐,小蓝房子里搬出的东西太冷,能不能缓缓再干!”

  小欣用手指轻轻戳了戳‘粉火精灵’背上的肿包,疼得这串大粉葡萄原地跳舞,哭叫道,“丫头姐,饶了我吧!”

  小欣喝叱道,“饶你?可笑,藐视众人的傲气哪去了?一团火焰居然怕冷丢不丢人,夏达哥哥说粉宝宝是我创造的,此时此刻起,你得管我叫妈,我的哥哥姐姐是你的长辈,你得毕恭毕敬,不准欺负。”

  ‘粉火精灵’哭天抹泪的剥着紫薯粗糙的厚皮,如被欺凌得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难民,毫无怨言的做苦工,‘上弦’小欣气势汹汹的双手叉腰站在一旁监工。

  ‘黑炭’阿冈靠着小蓝房子铁门框,呲着一口大白牙,拱手抱拳唏嘘道,“大哥,我对名刀‘浊雪’不感兴趣,仅观赏一番并没碰触碰,能不能给四弟观摩下您那张黑白照片呀?

  英飞哥先是上下仔细打量一番‘黑炭’阿冈,掏出黑白照片递给他,抿嘴笑道,“四弟的肤色好黑啊!不过,牙齿白,白,真白!”

  ‘黑炭’阿冈接过黑白照片,一丝不苟的看入了神,没有理睬英飞哥,‘忧郁男’阿同关上铁门,掏出两支烟,敬给英飞哥一支,英飞哥有礼貌的双手接过香烟放在双唇间,‘忧郁男’阿同立即划着火柴给英飞哥点烟,英飞哥护着火嘬着烟后,‘忧郁男’阿同再给自己点烟,才将火柴随意扔进炉灶下的火堆里。

  ‘忧郁男’阿同边抽边调侃道,“大哥,我弟弟听到有赛蕾格·露丝的照片,便没出息的找您要,而且一看就自入其境,这不连话不回您,您别介意啊!”

  英飞哥左手夹着香烟,右手托着左肘环于胸前,器宇轩昂的抽烟架势简直酷毙了!他长吁一口气,接言道,“使四弟心无旁骛的玄机,可不是因为露丝姐,照片上有比露丝姐更美的人哦!”

  ‘忧郁男’阿同摆出的臭屁表情显然不信英飞哥的话,凑到‘黑炭’阿冈旁边瞟了一眼黑白照片,叹言道,“中间,这位留着反卷刘海、梳着两个包子头、让人垂涎万丈的长发女子,旷世美艳能甩出赛蕾格·露丝一条街,她别再是?”

  ‘忧郁男’阿同不由自主的回头望着我,我以摇头做为回应,心说:‘花痴’慕姮在我怀里酣然入梦,我既不敢出音也不敢动换,所以别问我,英飞哥自然会告诉你们的。

  吓得‘黑炭’阿冈回过神来,摆出前所未有的兴奋感,接着叹言道,“我本想观摩年轻时的赛蕾格·露丝有多美,可这位和她长得一摸一样的姐姐又是谁,旁边这位气度不凡的大叔又是谁,还有儿时的二哥头上这只萌萌小动物又是什么物种?”

  两人的问题接踵而至,小欣闻听照片里有我,也不监督‘粉火精灵’干活了,以闪电般的速度瞬移到小蓝房子旁,对着‘黑炭’阿冈朝手,严厉指责道,“四哥,把儿时的夏达哥哥交出来。”

  ‘黑炭’阿冈见小欣两眼冒着凶光,便缴械投降,屈服的交出照片,小欣好似得到了瑰宝,捧着黑白照片,蹦回到‘粉火精灵’旁边,话说,这回‘粉火精灵’真被打服了,小欣离开这会功夫,它手上的活没有丝毫停歇。

  小欣低头看着黑白照片,时不时抬头冲我笑,我暗疑:现在的我和儿时有啥区别吗?不就是头发长点,个子高点,至于这么反复比较吗?小欣你颈椎不累吗?

  ‘粉火精灵’一边切着腊肉片,一边斜眼看小欣手中的照片,小粉手转弄着菜刀,嘲讽道,“杂毛一家人,美得是一个赛一个,再瞅瞅你们几位,简直...!”

  它未嘚瑟完,小欣抄起另一把菜刀,犹如凶神恶煞,恐吓道,“再出一个音,试试?”

  ‘粉火精灵’的颜色由粉变白,哆嗦得嘴合不上,上下牙碰撞得磕磕作响。

  ‘忧郁男’阿同拍了拍‘黑炭’阿冈肩膀,拿出一支烟在其眼前晃了三晃,附耳低言“石化了?”

  ‘黑炭’阿冈用嘴叼过香烟,有句话叫长兄如父,而做为阿冈亲长兄的‘忧郁男’阿同毫无犹豫给亲弟弟点烟,他是真疼爱阿冈,而平时两人拌嘴、打架另当别论。

  英飞哥不待他俩继续追问,爽快的回答道,“七妹你也听着,黑白照片上左至右,依次是前任水王奥瀚栾登·穆、王后赛蕾格·莎菲娜、夏树·迪尔、赛蕾格·露丝、黛妮·筱纤兹和夏达·迪尔,他们与我没有半点亲戚关系,都是夏达的至亲,关系依次是父王、母后,妈妈和两位姐姐,关系为何会如此复杂,请给你们二哥保留点隐私吧!望大家不要追问,必要之时我会告知的。”

  ‘忧郁男’阿同入神得半根烟都掉草丛上,幸好英飞哥及时踩灭,不然非着火不可,‘忧郁男’阿同颤抖的自言自语道,“那个美女竟然是二哥的妈妈,二娘,太不可思议了!”

  ‘黑炭’阿冈反倒出奇的淡定,接言道,“大哥,那个萌萌的小动物就是您要追求的挚爱吗?”

  英飞哥单指掐灭烟头,自豪的说道,“没错!”

  ‘黑炭’阿冈望了我一眼,扭回头长叹不止,道,“二哥的家事好复杂,我明白,涉及长辈们的八卦问题,晚辈不该多问,大哥您不用再告知什么了。”

  我暗自吐槽道:四弟,你说的什么跟什么啊!思想太龌龊了,我们家没你想的那么乱!

  英飞哥掸了掸抽烟时零落在羽织扇形袖口上的烟灰,严肃道,“四弟,你刚说的话是对夏姨,也就是咱们的二娘,大大的不敬呀!”

  回过味来的‘忧郁男’阿同在‘黑炭’阿冈的脑壳上狠狠地抽了一巴掌,道,“‘250’有点六不,不会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黑炭’阿冈捂着脑袋,疼痛使他意识到方才失言了,向英飞哥鞠躬道歉。

  英飞哥则板着一副令人心悸的脸,道出惊悚之言,“哪来的孤魂野鬼?休得猖狂!”

  名刀‘秀雪’阴冷的刀风立时伴随英飞哥的说话声斩向‘忧郁男’阿同和‘黑炭’阿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