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神幽传之魔殃残魂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捣蛋三人组(2)

神幽传之魔殃残魂篇 喻璞 2254 2019.12.28 23:47

  边港是靠蓝引村的民用港口,码头停泊的都是村民用的雪橇,且喃喃岛海域四季都结着厚厚的冰,是常年保持在零下20°的寒冷地带,村民们要凿开冰层钓鱼再贩卖到富抵镇,凡霜国王都的军用太港码头,有将军利用元力化冰开出的海面,数千士兵把守太港码头,怎会有闲逛到边港的士兵呢?

  我心里正琢磨着,只见臭胖双腿有点打哆嗦。

  “迎面来的可是俩凡霜国士兵啊!咱仨绑一块,估计都干不过一个,不管袋子里装的是人还是动物,别管这闲事了!”

  两名士兵扛着棉麻袋,从我们身边大摇大摆的走过,根本就没拿我们三个小孩当回事,连看都没看一眼。

  好歹我们三个人是从过腰的积雪中,摸爬滚打才跑到了边港小树林,身上尽是雪迹

  大飞紧握腰间的弯刀,虽穿着棉衣,脸上依旧出满了冷汗,零下20°气温下,在脸颊处结成几粒冰渣,他确实有些蠢蠢欲动,听了臭胖的话,好像又犹豫不决。

  可以说大飞是迫不及待的想杀了这两名士兵,因为凡霜国原来的王室是柳井家,将室是内博家,而柳井家内含宗家和分家,历代分家鞍前马后服侍宗家,后来,柳井分家和内博家联合推翻柳井宗家,并拥护内博十哲为王,柳井英飞一家人就是被赶出王都的宗家,话说回来,大飞也是凡霜国正统王室的皇子了。

  我一把攥住大飞的手,默默地摇头,用信任的眼神传达我的用意,他仿佛明白了,深吸一口气,才放松地收好弯刀。

  “这就对了,回夏达家吃晚饭,多好!”

  “想得美!”

  “大飞,他们走远些了,等进了小树林,再下手吧!”

  边港小树林,其实就是一片绿色大自然,为了与同处一座岛的蓝色大自然-甜壳林区分,才起名为小树林,要问为什么一片绿一片蓝?也许这正是大自然的神奇所在吧!

  “你俩别没完啊!差不多回家吧!夏达,你再不听话,我回去给夏树阿姨打小报告。”

  我和大飞边说边紧跟两名士兵在雪地上留下的脚印,把唠叨成瘾的臭胖丢在后面。

  “唉!等等我!太不讲哥们义气了。”

  进入小树林就是‘捣蛋三人组’的天下了,因为树林里布满了我们设计的陷阱,进去了,就别想走到富抵镇。

  我们悄悄跟在两名士兵后面,保持大概两百米距离,隐约能看清就行了。

  依稀听到几句他们的聊天内容,

  “这姑娘不错,送到内博家就遭禁了,可惜可惜,用完了就得活埋。”

  “是咱操心的事吗?如今,凡霜国靠贩卖甜壳林的蓝色植物和变异动物,讨好向四大国,要不早就被撵在泥里了。”

  “据说最近的波汪群岛-水之国,都是貌若天仙的女将,实力均在国王内博十哲之上。”

  “扯远了啊!脑袋不要了,敢说这些。”

  “干完差事,赶紧喝酒去。”

  我压在臭胖的身上,声音压得很低,“那袋子里是人。”

  臭胖还为刚才的事,坐在我脚上生闷气。

  大飞紧紧地抿住嘴,腮帮鼓鼓的,小眼睛一下子瞪得大大的,注满了血丝。

  我用膝盖顶倒臭胖,他在雪地里来了个狗啃屎。

  然后全力强行按住快要发疯的大飞。

  “冷静点,想想你爸忍了这么多年,是为了谁?想想你奶奶,她那么大年纪,再失去你,她就什么都没有了。”

  “你没听见,“宗家的天下,被这群混蛋毁成什么样了!”

  大飞没有挣扎,一头扎进我怀里失声痛哭,那撕心裂肺的呻吟,只有我的心听得清晰透彻,一个14岁的大男孩把憋在心里一年的苦都倒出来了。

  大飞的爸爸-柳井介次郎,曾经的凡霜国国王,柳井分家和内博家推翻宗家时,并没有置于死地,而是给宗家男性灌下慢性毒药再四处散放,这种慢性毒药是从蓝色植物-雾驳花中提炼出的,中毒者先会变成废人,而后毒性会随着心跳和血脉逐年增巨直到死去,柳井介次郎带着全家隐姓埋名于蓝引村。

  去年,大飞的爸爸毒性大发在咽下最后一口气之前告诉大飞。

  “幸好当时没有你,14年前,你妈生下你就没了,当我发现你体内有微弱的雾驳花剧毒时,我发狂的四处寻找解药,这么多年终究没有寻到,别怪爸爸。”

  “爸,我不怪您,您快好起来,飞儿还要和您学刀法呢!”

  “不可能好了,和剧毒抗争了15年,我累了,要见你妈妈了,内博十哲和柳井分家不知有你,记住,千万不要暴露身份,更不要去报仇,好好活下去,让柳井家宗室的后人争取找到解药,是否能夺回柳井家-名刀‘浊雪’和地位自有天定。”

  柳井介次郎最后含恨而终。

  当时我和臭胖都在场,连我俩哭得都泣不成声,何况是大飞。

  臭胖一打滚从雪地中爬起,“干嘛呢!背着我,你俩挺亲热啊!大冷天的,算我一个。”

  他正要凑过来寻抱抱。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竟斗嘴,分不清场合。”

  臭胖低头翻起我怀中大飞的脸。

  “飞哥,哭得跟泪人似的,不就是宗家分家那点事,大仇报不了,搞点小动作呗!”

  臭胖拍拍胸脯,弯下腰窜进厚厚雪堆。

  “我开路,你们跟上,走地下密道,整那俩内博家的狗腿子。”

  看不我俩没动地,“别言情了,那俩已经没影了。”

  也不知臭胖哪来的劲头,一股脑儿就找到了地下密道的进口,我和大飞跟着跳了进去,密道是做陷阱时挖出来了,这么多年终于是派上用场了。

  一进密道,臭胖费劲地用双手捧着团火给我们引路。

  我在后面调侃臭胖,“那点火元力,也有用武之地。”

  噗...!灭了,前面一片漆黑中发出坏坏的反抗声。

  “臭胖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嚓...!又亮了,“别气我,得集中精神。”

  臭胖摆出一副前所未有的认真。

  大飞笑眯眯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回头看去,他眼角仍有泪痕,那是一个坚强洒脱的大男孩的悲情。

  ”谢谢你,夏达,我是不是太丢人了?”

  见到大飞冷静下来了,我才松了口气。

  “不,没有的事,换做发生在我身上,还不一定什么样了。”

  臭胖回头,火光照出他一脸嘚瑟相,“大飞,下回你也在我津岛羽鸣怀里哭一次呗!”

  我一脚过去,臭胖的脸一下扎进手中捧的那团火趴在地上,“哪壶不开提哪壶。”

  “咳咳,再这么暴力,津岛大爷可不伺候了。”

  臭胖高举着火,一副小黑脸傻笑地看着,早已笑抽的我和大飞。

举报

作者感言

喻璞

喻璞

读者大大们不要担心表面直接透露的设定内容,其实暗藏玄机,包括作品相关中的历史背景里隐藏着很多很多伏笔,更细微的设定和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亲们,尽情期待吧!

2019-12-28 23:4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