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神幽传之魔殃残魂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我一时的冲动

神幽传之魔殃残魂篇 喻璞 2212 2020.02.11 15:33

  缠绵的小雪终于沉息,妈妈折好伞,双手捧着黑紫色雨伞,一道紫芒闪过后,雨伞变成一个一米宽、半米高的大黑包袱,隔着黑布散发出一股甜香,米香和肉香的混杂味道。

  妈妈俯身放下大黑包袱,解开包袱上的蝴蝶扣,黑布在草丛上摊开成两米见方,引入眼帘是黑布上的腊肉、香肠和蜂蜜米饼。

  以嚎豺六兄弟和淡泊虎一家四口为中心,各类动物们秩序井然站于两侧和后方,在两个墓冢旁蓝色草丛上,大大小小,密密麻麻的动物们自动列成方队,小型动物居多,它们有的鳞次栉比的群立于大型动物背上,有的羞羞答答的矗立于大型动物头顶,大不欺小,小不藐大,整个方队好似经过严格训练的军队,整齐划一,有条不紊。

  妈妈起身左手泛起一缕紫光朝着黑布扬手一挥,紫芒承载着食物分成数份,腊肉,香肠降落到嚎豺六兄弟和淡泊虎一家四口脚下,它们不争不抢,安安分分的吃着各自那份。

  大略百余张的蜂蜜米饼飘在空中,被紫芒绞成碎块状,如万道流星散落动物方队中,素食动物们成群结队,分拥成团食用着零星的蜂蜜米饼,半点碎渣都不放过。

  场面如此壮观,令我惊愕不已,回想,方才与妈妈同处甜壳林的第一幕,任我发号施令而言听计从的动物们都围拢到妈妈周围,本以为这帮与我相敬如宾的家伙们被妈妈威严的气场震慑得忘恩负义,现在才明白,它们早被妈妈驯服,百余只不同种类的动物能聚集一处用食,妈妈实在太了不起了!

  咦!我深感疑惑,9岁时,我身患失忆症,实在羽鸣精心护理下才得以康复,虽忘记同化以前的童年记忆,可近5年来存在脑中的记忆画面历历在目,尤其是对甜壳林里的动物们更是记忆犹新,原本动物数量多达千只,仅仅5年就剩下十分之一,这5年,不正是内博十哲将柳井庆沢贬为庶民之后的5年吗?看来丧尽天良的内博十哲才是罪魁祸首。

  想到这,我悲愤填膺的走到妈妈一旁,勃然变色的问道,“妈,短短5年时间,内博十哲抓捕了甜壳林里90%的动物,要不是您断断续续给甜壳林施加结界,估计动物们早就被抓光了,曾经的疫情给凡霜国造成的巨大损失,内博十哲的良心不会痛吗?”

  英飞哥从身后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的语态插言道,“你不必为那种人忿然作色,他的良心早就被狗吃了,怎会懂得怜惜之痛,百姓之苦。”

  经英飞哥劝完,我情绪稍有缓和,却压抑不住内心的愤怒,回道,“我等不下去了,现在就去灭了内博十哲,借‘秀雪’一用。”

  没等英飞哥回话,我抄起立在墓冢旁的名刀‘秀雪’,大步流星的奔向凡霜国王都,才有走出不足十米,回头又道,“妈,您不要试图阻止我,今日势必砍下内博十哲的脑袋。”

  妈妈心平气和的回道,“达儿若有能力攻破魔导结界,我不会阻拦。”

  “好!”

  英飞哥见我有些失去理智,再次安慰劝解道,“报仇不急于一时,都等两年了,何况咱俩如今的实力,绑一块也不是内博十哲的对手,再忍忍吧!”

  我仅微微一笑,扭回头急速冲向甜壳林西南方,那是离墓冢最近的结界,临走前入耳的是英飞哥担心的话语,“你不擅长使用武器,小心别伤到自己,夏姨您倒是拦住夏达呀!他说过使用武器是件麻烦事,他现在丧失理智的孤身一人横冲直闯的进去与凡霜国的三万大军对抗,不是送死吗?还没见到内博十哲估计就挂了,您倒是能站得住!”

  我向英飞哥摆手示意,让他不用担心,转身飞驰而去,我并不是丧失理智,而是一心想斩杀内博十哲,为甜壳林无辜的动物们报仇,这回谁别喊,我也不会回头了。

  来到甜壳林与凡霜国王都后侧城墙紧挨着的结界前,我右手握住名刀‘秀雪’的刀柄,准备拔刀劈开结界,连续拔了两次刀身未出刀鞘,我使出九牛二虎之力,刀镡未离开刀鞘一分一毫,连刀镞都未曾看见,更别说是刀身了,怪了,我抓住柳井庆沢到甜壳林时,明明把名刀‘秀雪’架在他脖子上,现在什么情况?我不信邪,使出丹田中全部劲气,又抽、拔、拧、拽七八次,累得我大汗淋漓,弄得刀鞘和刀柄的黄金柄卷和蓝钢目贯尽是汗渍。

  我恼羞成怒,将此时的怨气叠加在对内博十哲的愤恨之中,将名刀‘秀雪’插立在草丛缝隙间的泥土中,握紧双拳摆出骑马式,在拳头上施加铁元力,双拳变成致硬的铁拳,而后将浑身劲气灌入一双铁拳,对准缠绕着紫芒的三角状魔文构成的魔导结界,使出百发‘铁化劲气百烈枪’,连续打出的百发气弹与结界墙壁对撞。

  可随后的一幕令我大惊失色,魔导结界上的紫芒三角状魔文吸收了‘铁化劲气百烈枪’的全部气弹,不仅如此,还吸纳了我体内过半的劲气和元力,在我犹豫之际,紫芒三角状魔文将反镜像发出百发气弹,我躲闪不及,但出乎意料的是第一发气弹竟将我击起浮空,身体在低空彻底失控,我正百思不得其解为何气弹的力道会成倍反弹,后续的气弹如大雪纷飞般齐发袭来,我被打得遍体鳞伤,扑通!从低空仰面朝天掉在草丛上。

  我躺在那,头脑相对于方才冷静许多,思索一番,才如梦初醒,妈妈把柳井庆沢的灵魂寄宿在名刀‘秀雪’后,谁都没再碰触名刀‘秀雪’,这恐怕就是我拔出刀身的原因,至于其中有何玄机我不明白,而妈妈没阻拦我,是因为她十分清楚我破不了魔导结界,我试了试触动身体每一部分,可惜手指都未动半分,唉!妈妈都310岁了,这块姜比谁都辣,老谋深算的她借此机会把我给治了,我真是愚蠢透顶才会如此冲动。

  这时,岩蜂、烈燕、萤火壁鼠、三角鹿、穿山浣熊等小动物将我围拢起来,它们一言一语的慰藉,让我打心里暖暖的,我眯缝着眼笑嘻嘻的回道,“让大家担忧实在过意不去,不过此刻,我只能安分的躺着,咦!嚎豺六兄弟和淡泊虎一家呢?平时我对它们可是最好的,为什么不来看我?”

  妈妈悦耳动听的声音从侧后方传来,“它们陪着英飞训练呢!没工夫看你这冲动的小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