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神幽传之魔殃残魂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前往久盛岛

神幽传之魔殃残魂篇 喻璞 2770 2019.12.16 07:55

  魔导手扎有一段话,人类无论高贵卑微,无论贫穷富有,无论饥饿胀饱,面对力量、金钱、权利、女色、美食等欲望中的东西,就会暴露本性。

  厨房的气氛显得有些凝重,阿冈闷头擦着地:“我说不用拜师吧!”

  我拿抹布擦了阿同一脸洗碗水:“忧郁过头了吧!清醒清醒。”

  抹布正堵住阿同吐着烟圈的嘴,“你丫,一根接一根的,喝点洗碗水,过过滤。”

  我摆出左前臂上的小型弹珠弩,“你有铁匠的手艺,应该我拜你为师才对。”

  我很生气,走出厨房,,慕姮跟随我一同进了过道。

  “阿同掐灭烟头,规规矩矩的刷碗呢!”

  “我没怪他不干活,拜我为师!结拜的意义何在?”

  “当兄弟,也可以当师傅,有什么不对?”

  “大家应该如家人一样,彼此学习照顾,同甘共苦才对。”

  “小欣,跟我说,永远陪你到天涯海角,无论艰难险阻都不离开你。”

  我暗自感语,小欣认准的认真暖人心啊!

  阿冈扛着墩布也跟来了,在我耳边幸灾乐祸,“就说让大哥教肯定同意,同哥偏不听,非拜师,弄一鼻子灰美了,输了一盒卷烟丝,还不认账。”

  “黑炭,我问你,在拓落岛战死的‘欧阳雍宁’是你父王吧!”

  阿冈放慢脚步,“是,死十几年了,大哥,怎会知道?”

  “作为伙伴,风、火两国的仇恨,算我一份。”

  “真的?”一团烟雾从过道蔓延开来,阿同右手夹着一根抽得大半截的烟,青黄萧瑟脸上稍有一丝喜悦。

  阿冈用墩布压住阿同脚面,“天天死相脸,你有仇恨,同是欧阳家的我会不伤心吗?”

  阿同左手尚有洗碗水,弹了阿冈一脸:“说得挺有道理,教训我?不想活了,一盒卷烟丝吗?我不赖账。”

  阿冈举起墩布摆出反抗架势,“哼!以往成天欺负我,解你郁闷的情绪,早就受够你了。”

  阿同左手摘下过道墙上蜡烛,拿烟右手生出一棵绿草形利刃,往阿冈身上扑。

  我暗想,二人有元力在身,要是在狭窄的过道动起手来,以阿冈火药元力的威力帆船就炸沉了,于是上去一手锁喉一个,把二人直接按在过道两侧,哥俩毫无挣扎之力。

  “对不住了,怕你俩把船拆了,活一天开心一天,‘欧阳雍宁’不希望你们不快乐,更不愿看到你们兄弟俩互相缠斗。”

  小欣穿着粉色睡裙抱着‘粉火精灵’慌张地推开房门,“怎么了?”

  “吵吵什么呀!把本火苗的美梦都搅黄了。”

  看到‘粉火精灵’赖洋洋的样儿,大家全禁不住了,过道气氛由紧张转为欢快。

  我松开锁在阿同和阿冈脖颈的双手,哥俩躺在地板上连喘带笑。

  ‘粉火精灵’满脸不解,随着我和小欣回到厨房,坐在餐椅上。

  慕姮赶忙给饭菜加热,又盛饭又盛汤,伺候着妹妹和‘小火苗’。

  阿同和阿冈笑够了,爬到过道厨房门前,互相点烟。

  “你们被锁喉锁得快晕厥,笑的时间也不断,歇会再抽。”

  阿冈强行敷衍我,“抽烟解闷啊!”

  ‘粉火精灵’肉就肉的吃饭方式与羽鸣一副德行,看到它我心中有种莫名的开心,难道它是羽鸣的转世,不会,六界八族被封后轮回被禁止,‘心玉’从小欣体内造出的‘粉火精灵’,等于羽鸣送我的18岁礼物,纯属是自我安慰。

  小欣吃饭慢条斯理的,自从获得元力后,她举止文雅很多,仿佛换了性格。

  慕姮沏完茶,给我桌前放了一杯,自己端着冒热气的茶杯,走到厨房门,汹汹地说道:“一对亲兄弟,老大不小,动不动就打架,知错不改,没羞没羞!”

  我暗自无奈,姮妹的性情不是爆粗口的呀!获得元力后,怎么也变了。

  小欣吐着舌头,一脸嫌弃。

  ‘粉火精灵’站在餐桌上正狼吞虎咽,连眼皮都不抬。

  阿同一言不发的抽着烟。

  我品了一口热茶,“什么茶叶,味道不错。”

  “夫君,是‘菇乡’,三吃岛特产。”慕姮绕着餐桌转来转去。

  “‘花痴’妹妹,你打算往后就这么叫了吗?”

  “当然了。”

  我紧了紧黑紫色马尾辫上的头绳,一抹头皮尽是冷汗。

  阿冈突然提出一个问题:“大哥,能讲讲体流吗?”

  我严肃道,“修炼前必知之事,江湖上有句名言:‘难练莫过体流,成强者行天下。’四体流分为:水之国-合气浣杀流、火之国-斗气燃杀流、土之国-真气夺杀流、木之国-暴气轰杀流,练就哪一流都可独步江湖,最基础的气力即丹田精气,前提是要练好精气,根据不同体质向四大流气力转变,我擅长的劲气不成名,连战力测试仪都测不出来。”

  阿同忧郁的情绪平复了,划着一根火柴,“元力呢?”

  我喝了口茶水,继续说:“大家都有元力了,而元力潜质取决于基因是否含元素因子,元素因子匹配元素种类,匹配出两种元素为双元体,两种以上为多元体,匹配出混合元素为特殊元体;主流元素:木、水、火、土,元素种类分稀有和新生两档,两档中分支各大系别,元素境界有借物、持有、无生三重,地段元力由低到高分九段:地隐段、地空段、地全段、地满段、地伏段、地阴段、地灵段、地狂段、地魁段,每段元力分前、中、后三期,每期间递加增长,每段间成4倍递增,最低地隐段前期元力值为500;通过修炼来增加种类、系别,提高元素境界、元力段位,比如,我是主流水元素、新生铁元素的双元体,具备纯攻、蓄力和爆发三种系别,地阴段前期,元素境界是借物和持有,明白了吗?”

  “我和粉宝宝加在一起,是稀有精灵火元素-支配系。”

  小欣边细嚼慢咽,边稳稳的说了一句,‘粉火精灵’瞟了她一眼,继续吃肉。

  阿冈走到厨台倒了一杯茶,“懂了,我是新生火药元素-放出系,满处乱炸。

  慕姮一手拿着空茶杯,一手搭在我肩膀,在我耳根下,口吐香迷热气。

  “夫君,我和毛毛虫呢?”

  “额!新生虫元素-毛毛虫-支配系,‘花痴’,你是勾引我吗?”

  “恩。”

  我拍拍脑门,“没救了!”

  阿同一根接一根,嘬着烟嘴唇抖动,念叨着:“我呢?”

  “阿同,你是主流木元素-花藤-控制系。”

  阿冈调侃道,“嘿嘿!同哥,老爷们儿,玩花。”

  惹得大家哈哈大笑,逗得我跟着打心底美滋滋的,羽鸣消失之后,头一回,真正的开心,感谢羽鸣的‘心玉’木神碎,帮我选中了这几个伙伴。

  小欣好奇地问道,“夏达哥哥,世上那么多元素,有没有吃的元素呀?”

  问得我有点蒙,“哈哈,问题太深奥了,也许,以后会出现吧!”

  阿同疑问道:“怎么才能知道是否具备元素因子?我们几个身上元力到底是怎么来的呢?”

  大家统统看着我,貌似很想知道答案,可‘心玉’木神碎…!既然是伙伴没什么可隐瞒的。

  我暗思多时,说道,“测试元素因子方法有三种:1、通过DNA检测结果最科学、精准,四大国才有那种仪器;2、元属水晶滴血测试是最简易、因循的测试法,如今元属水晶极为罕见,很难找到;3、最危险、快捷的元力注入法,拥有元素者将元力注入测试者体内,成功则触发测试者体内元素因子,自动配出元素种类,失败轻则残废或终身瘫痪,重则当场暴毙,但成功概率很小;4、经过漫长,高强度的体能修炼,可以激活元素因子。”

  我摘下胸前的‘心玉’,“最后一种方法,这块‘心玉’选中者,会被发出绿芒激活元素因子,世上会次方法的唯有我,而‘心玉’便是江湖中人争寻很久的木神碎。

  阿同不再忧郁,从地上站起,“我知道‘木神碎’传说,大哥,你带的是真正的木神碎。”

  “嗯!要不,你们的元力哪来的。”

  阿同高兴得,笑着流泪“弟弟,复兴风之国的大业有望了。”

  “你哭什么,哥将来成为世界政府主帅,复兴哪国不行。

  “哈哈,黑炭,别夸我,混蛋、坏蛋。”

  “对,以拥护大哥做主帅为梦想。”

  “忧郁男,够意思。”

  “那我就做主帅夫人。”

  “‘花痴’,我同意了吗,你就自作主张。”

  “杂毛主帅,做的饭真香,嗝!”

  “‘小火苗’,你多点小个,饭量比我都大。”

  “夏达哥哥,找到羽鸣哥,才是最重要的。”

  小欣的话暖到我心坎里,为什么每次都能触动我心呢!

  “啊!‘心玉’木神碎,正是我小时候最好的兄弟津岛羽鸣留下的信物。”

  于是,把羽鸣的故事讲给了大家听,搞得全都热泪盈眶。

  “世上怎会有这么好的兄弟。”

  “是啊!咱俩往后别打了。”

  阿同和阿冈抱在了一起。

  “呜呜!我会陪夫君找到羽鸣的。”

  “杂毛,我会对你好的。”

  “当时,失去羽鸣哥的夏达哥哥,一定很痛苦吧!思念一个人的滋味不好受。”

  小欣轻巧的一滴泪掉在米粒上,霎时,米粒被泪水淹没。

  我一脸呆滞,小欣说的话越来越成熟了,难道‘心玉’将她人格也换了。

  “对了,木神碎的事,大家知道就行了,对外人就叫‘心玉’。

  大家频频点头。

  “事不宜迟,启航去久盛岛呗!”

  我的一句话,阿同、阿冈一阵风似的跑上甲板开船,慕姮、小欣紧跟其后。

  “话没说完怎么都走了,思维跳跃太快了吧!”

  嗖!‘粉火精灵’从餐桌跳到我头上。

  “‘小火苗’,吃饱喝足,又踩我头发。”

  “昨天的拳法再教我练一次。”

  “想得美,快下来。”

  “不!”

  帆船一路驶向西北方,尼罗北海-久盛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