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神幽传之魔殃残魂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柳井英飞被迫与仇家修炼

神幽传之魔殃残魂篇 喻璞 2109 2020.03.03 23:55

  妈妈神情十分焦虑,安慰的语气劝解英飞哥,“英飞,不要太激动,稳住你心如悬旌试图杀戮的想法,如今,柳井庆沢仅剩下可怜的灵魂,凭现在的你就算冲进去也抓不住他的灵魂,若你真想将其玩弄于手掌之中,必须学会‘寒意暗隐流’,首先要学会用肉眼看到存在于异空间的灵魂,并做到将异空间的任意灵魂用手抓取到实际空间,更要学着与各类灵魂心平气和的交流,‘寒意暗隐流’的前提就是要与灵魂培养感情,从而共鸣出鬼力魂气和元素之力,达到主人与仆魂协同作战的境界,而且仆魂配合主人共同修炼主人擅长的元素之力。”

  英飞哥极其不情愿的回道,“夏姨,打住,您要我和仇人朝夕相处,一同修炼‘寒意暗隐流’,我可不干,大不了,我不学了!”

  妈妈冷笑了下,回道,“英飞,我方才奉劝你的话白说了吗?你确定‘寒意暗隐流’不学了?”

  英飞哥噘着嘴,没敢再咋呼。

  妈妈将目光转向‘嚎鬼禁锢阵’中柳井庆沢的灵魂,把刚才中断的话继续说下去,“听清了吗?即使成为灵魂也要痛改前非专心修炼,弥补生前犯下的业障!”

  柳井庆沢的灵魂磕头频率可谓是感激不尽,以崇敬的态度回道,“主人,你不仅拥有绝美容颜,心地还无比善良,您在下之罪魂的大恩大德,吾必将念兹在兹没齿难忘!”

  “行了!别废话,你点头就可以了,哪那么多阿谀奉承。”

  妈妈转头问英飞哥,“怎么?你还要别扭到何时?”

  英飞哥扭扭捏捏的没做声。

  他们压根没理睬过被揍得像废人样的我,我如同被忽略的吃瓜群众呆板的躺着,我实在按捺不住对着碧蓝的天空高喊,生怕他们不入耳我的声音,咋呼道,“英飞哥,咱们说好要自由自在的活着,要过一段无怨无悔的人生,不可被任何事所束缚,上辈人有什么是是非非恩恩怨怨,别再纠结以往的旧账了,继续纠缠下去,真的毫无意义,一点劲都没有,要拿得起放得下,该过去的就让其过去;还有,柳井庆沢,当初内博十哲因你的奸计才坠入无法自拔身不由己的假仇深渊,你有罪,他也有错啊!柳井宗家的深仇大恨不是你三言两语就能化解开的,我想内博十哲也不会以和解来了断此恩怨,所以,你们俩要团结一致好好修炼,有朝一日与内博十哲来一场男子汉间的对决!”

  英飞哥赶忙抢话道,“让我与内博十哲单挑,他200万战力,我打得过吗?厦达,你小子是不是打算袖手旁观,不帮哥哥了!?”

  我扭脸解释道,“我没那个意思,

  柳井庆沢的灵魂跪礼,以谨言语态说道,“小主人,允在下之罪魂,纠正下情报数据的错误,内博十哲是武士世家出身,他始终没停止过刀法修炼,据凡霜国与我有些交情的士兵们提过,内博十哲如今的战力已达到400万左右,咱们加强修炼刻不容缓啊!”

  “喝!你倒蹬鼻子上脸了,我可没答应与你一起修炼‘寒意暗隐流’,哼!”

  英飞哥盘膝而坐,憋脸不愿意看柳井庆沢。

  妈妈啼笑皆非的鼓着掌,说道,“达儿说得妙不可言,柳井庆沢讲得也在理,可某人不领情呀!他皱皱巴巴的态度令人不爽,真想揍他一顿。”

  英飞哥盘着双腿,差点没栽个仰面朝天,他摆手说道,“夏姨,别别别,我可经不住您揍,我听话就是了!”

  话音未落,仅是一眨眼的功夫,妈妈以超快速度瞬移到英飞哥背后,一把揪住他后脖领,像拈小鸡似的轻而易举将1米8高的英飞哥拎起,英飞哥挣扎着伏乞道,“夏姨,饶了我吧!”

  “咋呼什么,我不打你。”

  妈妈毫不费力的甩手将英飞哥扔进‘嚎鬼禁锢阵’中。

  啪!噗嗤!英飞哥摔了个着着实实的大马趴,头都陷进蓝色草丛间淤泥里了。

  “唏!呸!”英飞哥翻身坐起,脸上沾满了蓝草和淤泥。

  柳井庆沢的灵魂以叩拜的姿态,头顶正对着英飞哥双脚上两只木屐的底部,他和气的恭言道,“小主人!”

  我不禁暗自吐槽:柳井庆沢生前与死后的性格迥然不同,妈妈到底是如何调教他的灵魂,变得这般服服帖帖毕恭毕敬,有机会得和妈妈好好学学,说不得,往后能用得着呢!

  妈妈在左手食指指尖集中魔导力,朝‘嚎鬼禁锢阵’外层发出一道紫色光圈,结界壁上的鬼色蝌蚪状文字绕满波光粼粼的紫晕。

  英飞哥和柳井庆沢灵魂诡异般挪到嚎鬼禁锢阵中心,两人纹丝不动的紧紧对视,英飞哥脸上写满了绝望,柳井庆沢灵魂则胁肩谄笑。

  妈妈摆出阴森可怖的表情,笑嘻嘻的说道,“哈!保持打坐的状态三天三夜,当修炼到可以触碰庆沢灵魂,到那时,英飞便可随意尽情的折磨了!”

  英飞哥脸色由阴转晴,眯缝着眼,凶恶地盯着前方,盯得柳井庆沢灵魂瑟瑟发抖。

  我试图继续劝解英飞哥,可他连理都不理我,穷凶极恶的目光从未移视。

  妈妈矫捷的走到我旁边,我仰面斜视瞪着她,委屈的说道,“您才想起我?”

  妈妈蹲下在我脑门中心位轻点出紫色水波纹,用久怀慕蔺的语气说道,

  “达儿,起来吧!”

  一个鲤鱼打挺,我立起瘫痪多时的身躯,如同大病初愈的患者,围着嚎鬼禁锢阵翻了八圈跟头,绕回妈妈身旁,不乐意的噘着嘴,说道,“妈,我冤死了,我也要学新招式,您得教我。”

  妈妈抚摸我的头,安慰道,“好好好!现在就教你一套禁招拳法-气伤拳。”

  “气伤拳?”我不解的反问道,“究竟是什么拳法?禁招是什么意思?”

  妈妈耐心的回道,“禁招属于很厉害的招式类,但不能轻易使用!”

  妈妈长吁一口气,继续说道,“所谓气伤拳,是从古武流蜕变流派-珍原劲步流中的元宗气伤拳简化后的拳法,特性是瞬间提升攻击、防御、速度以及爆发力,但持续时间越长,身体负担就越大,不过,达儿不愿用兵器,学习此招可谓利多弊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