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神幽传之魔殃残魂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觉醒出奇葩的‘种族元素’(五)

神幽传之魔殃残魂篇 喻璞 2740 2020.02.12 01:06

  ‘黑炭’阿冈仍在弯腰鞠躬行礼,‘忧郁男’阿同见刀光将至,第一次反应是护住自己的弟弟,他一跃而起扑倒‘黑炭’阿冈,然而始料未及,阴冷的刀风早已斩过他俩身躯,两个大男人紧锁着脖子相拥在一起,浑身颤抖的躺在沙滩上,冻得下巴直打颤,不停磨牙撞击出清脆的嘎嘎声中夹杂着两人的怨言,“招谁惹谁了?”

  英飞哥立于一旁,口中念念有词,道,“‘寒意暗隐流-冷印魂斩·嚎鬼禁锢阵’。”咔!名刀‘秀雪’收入刀鞘,同时,前方的小蓝房子一旁的空地上方飘起漫天飞舞的雪花,白皑落地形成白色蝌蚪状文字,与空中的雪花接连闭合组建成一个直径达4米的半球体白芒结界,白芒出现的刹时,嚎鬼禁锢阵中若隐若现,里面漂浮着20多个灵魂,偶尔能听到他们凄凉渗骨的悲鸣。

  ‘忧郁男’阿同和‘黑炭’阿冈搂抱着从沙滩上坐起,呆如木鸡的看着眼前惊悚的一幕,异口同声的吐槽道,“啊!刚日落,就闹鬼了,晚上咋过!”

  小欣两手掐着黑白照片张嘴结舌,吓得说不出半个字,差点把我家独一无二的全家福搓烂了,‘粉火精灵’翘着二郎小粉腿,晃着浑身臃肿的大粉葡萄,小粉手里择着‘褐叶菜’,吹着口哨哼着小曲,嘚瑟道,“瞅瞅你们三那怂样,我可不怕鬼,丫头妈,放我过去,我保准收拾他们。”

  小欣惊恐地瞪了它一眼,道,“瞎参乎什么,非得哪都得显你能耐,干你的活,静静看着。”

  ‘嚎鬼禁锢阵’里的20多个灵魂虽然很模糊,可我超乎常人的视力,一眼认出其中一个庞大的灵魂正是刚死去的火之国少将帕库福尔,灵魂已不是‘兽化·陆栖种·豹纹灼蜥’的姿态,变回原来那个两米多高,头后梳着一缕小辫的秃顶方脸光膀大汉,仍穿着棕色紧身裤衩和外护冷铁制战甲以及冷铁制战靴,他算是死的完整,可跟随他的20多个火之国士兵灵魂,少数支离破碎,大多数仅剩下一股微弱的白色魂气,甚是可怜!

  我暗怒道:这些凄惨的灵魂都拜那个土之国大将李曼·尼恩的‘真气夺杀流·雷辊’所赐,火之国确实十恶不赦,全因火王普萨业特以及麾下将帅所致,这些战力极低的火之国士兵别无选择,只能惟命是从,他们是无辜的,凭这条滥杀无辜的毛病,土之国与我绝非一丘之貉,魔导手札中有一句人界名言,‘道不相同不相为谋’,不管土之国或李曼家有多强大,他们一番信口开河就提出那门毫不遮掩的荒谬婚事,我誓死也不会答应,何况如今已默许要守护的另一半,更得为对方着想,担负起男子汉应尽的责任。

  想到这,我再也坐不住了,抱起熟睡入梦的‘花痴’慕姮,轻盈似箭的身移到木棚旁,将她的后脑勺脱离我的右前臂,安枕在木枕上,右手沿她的颈部,托住她的后背,让背部轻微的贴在杂草垫,左手搭着她的双腿,同样轻放于杂草垫,一切动作缓慢得不带一丝声息,生怕吵醒她,看到她依旧酣睡如泥,我才安心的敏捷瞬身移到‘嚎鬼禁锢阵’旁,向英飞哥质问道,“哥,你准备如何处置这些灵魂?”

  英飞哥没有回答,踱步走进小蓝房子,右手拿着名刀‘浊雪’坦然自若的从房中走出,咣当!关上铁门,口念‘奥巴卡西卡西’,一道紫芒闪过后,小蓝房子变回豌豆大小的蓝色‘魔导空间球’降至英飞哥左手手心,他左手攥拳将其揣进怀中。

  此时,我看到名刀‘浊雪’的样子与以往不同,从刀柄的刀缘至刀鞘的尾端缠满玫瑰红绸缎,绸缎在刀鞘上端的下绪处交接打成蝴蝶结,我十分不解的道,“哥,你把‘浊雪’装扮得太妍丽了吧!”

  英飞哥勃然一笑,名刀‘浊雪’下绪处的蝴蝶绸缎与‘秀雪’一同悬挂于腰间,回道,“我特意为它加上一层防护以免磨损,怎么样颜色如何?”

  我无奈地点点头,心中暗道:英飞哥喜欢女性化的颜色,我与他朝夕相处训练了五年,奈何不知他有如此独特的爱好,太令我意外了!

  英飞哥接言我方才的质问,回道,“我打算把这些灵魂收进名刀‘浊雪’中做为‘寒意暗隐流’新的魂奴。”

  我沉思片刻,指着嚎鬼禁锢阵中最醒目的灵魂,诧异的反问道,“你可知那秃顶、方脸、光膀的大汉就是被我杀死的帕库福尔,这群微弱的灵魂都是被他和李曼·尼恩无辜残杀的火之国士兵,你让这种畜牲和介次郎叔叔的灵魂同宿‘浊雪’,太很危险,你还是三思为妙。”

  英飞哥冷静的回道,“义弟不必担忧,帕库福尔兽化后战力才1200万,他的灵魂是奈何不了父王的灵魂的,父王死后灵魂被囚禁于铁甲里7年,7年来他潜心修炼未曾停息一刻,他老人家如今的战力是3000万,,比你和我加一起都强,所以不会有危险的。

  在‘嚎鬼禁锢阵’中帕库福尔的灵魂竟然出声了,他接言道,“凡霜国国王柳井英飞,就是你剿灭了班·德睿老师的‘千魂铁甲骑兵’,老子不会屈服你的,用不了许久,班·德睿老师就会召唤我等灵魂回火之国。”

  我不禁回想起妈妈在甜壳林使用招魂术,招不来半个灵魂的情景,顿时恍然大悟,将左手掌中的鼻血血渍幻化成一滴血水,抬起左手那滴血水溚于食指指尖,嗒!大拇指扣住食指尖的那滴血水,弹出一发‘劲气红枪波’,气波穿透‘嚎鬼禁锢阵’的鬼界白色蝌蚪文,帕库福尔灵魂倏然被打散。

  我指着火之国士兵的灵魂,怒吼道,“班·德睿召集那么多灵魂到底要干嘛?从实招来,否则让你们也魂飞魄散。”

  英飞哥双手绕着白芒,对着‘嚎鬼禁锢阵’绕圈,他埋怨我道,“鲁莽,二话不说就把帕库福尔的灵魂打没了,他这种战力的魂气太难找了,可惜可惜。”

  我毅然反驳英飞哥,回道,“一条臭鱼满锅腥,留着他也是祸害。”

  一个火之国士兵灵魂发着惨弱的声息,他道,“我是那个多嘴说错话,被帕库福尔一个大耳光扇死的士兵,你们瞅瞅,我的半边脸都没了。”

  由于他的灵魂十分模糊不清,我看不出其脸部伤势,与英飞哥互望了一眼,他十分同情地点点头,我扭头回道,“你说吧!我们洗耳恭听。”

  他接言道,“杂毛小子,你心不坏,有人情味,火之国的重大机密太多了,一时讲不完,‘五杰’之首班·德睿就是个人间祸害,他召集人界所有无法投胎转世的灵魂制成铁甲魂兵,是为了争霸蓝星而储备的庞大军力,目前铁甲魂兵的数目已达百万。”

  嗖!帕库福尔的灵魂恢复原状,他指着那名口吐真言的火之国士兵,大骂道,“你奶奶,敢出卖班老师,我拍碎了你!”

  我正寻思着‘劲气红枪波’对灵魂为何没有半点伤害时,英飞哥立马拔出一道寒光,玫瑰红绸缎的刀柄、刀镡、刀镞搭配白色刀纹、黑色刀刃的名刀‘浊雪’兀立于‘嚎鬼禁锢阵’的圆心,霎时,介次郎叔叔的灵魂以及九十九个不知名的灵魂从‘浊雪’刀身中飞出,介次郎叔叔的灵魂安慰那些微弱的白色魂气,九十九个不知名的灵魂蜂拥而至围住帕库福尔的灵魂,用一波气汹汹的魂语谩骂帕库福尔,起初他扎刺不服,后续,九十九个灵魂整装待发,每个灵魂叨叨出无数鬼界尸鬼族专用的白色蝌蚪状文字,接踵而至的痛击他的魂躯,他吓得抱头痛哭,2米高的秃顶大汉也有蹲缩在角落画圈圈的时候。

  ‘忧郁男’阿同和‘黑炭’阿冈此时状态,僵直到鸦雀无声,哥俩相拥着,纹丝不动,静静观看。

  此刻,我左手小拇指不知被谁拽了一下,扭头一看,小欣拖着惨目忍睹的‘粉火精灵’站在我身旁,‘粉火精灵’肿成一个粉色大肉包,除了在木棚下熟寐的‘花痴’慕姮,在场所有人和灵魂直接笑喷,而小欣出于关心的一句话终止了大家的嬉笑声,“厦达哥哥,从你右手衣袖里流出的黑色粘稠液体是什么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