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神幽传之魔殃残魂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火之国八少将-帕库福尔

神幽传之魔殃残魂篇 喻璞 2722 2019.12.20 19:50

  我冷静思索许久,从裤口袋取出,临行时妈妈送的魔导法球,用魔力引导法球感知妈妈魔力仍在喃喃岛方向,内心稍许有些踏实,至少妈妈还活着,至于新闻信息是否属实,得亲自回去验证。

  ‘粉火精灵’拿过魔导法球,当球耍,“杂毛,紫色玻璃球送我吧!”

  我一把揪住它,抢回魔导法球放回裤口袋,“‘小火苗’,掐嘴巴的帐,咱俩算算。”

  我捧着‘粉火精灵’的小身躯又搓又捏。

  小欣仍然拽着我裤子,不敢松手,生怕我离开她。

  “给小欣,抱好你的粉宝宝,我带大家一起回喃喃岛怎么样?”

  “好呀!好呀!夏达哥哥不走喽!”

  小欣举起‘粉火精灵’原地转圈。

  阿冈和阿同都松了口气,“大哥,明智!”

  慕姮背着包袱正从船舱楼梯处上来,嘴里嘟囔着,“心爱之人去意已绝,他妈妈如有不测,恐怕再无相见之日,怎么办?”

  她声音很小,但逃不过我敏锐的听觉,于是暗恼,‘花痴’真爱上我了,早晚得把我整成神经衰弱,怎么办?

  小欣扔下‘粉火精灵’,向慕姮迎去,“姐姐,夏达哥哥不走了!”

  慕姮哭了,哭得一塌糊涂。

  三月的久盛岛是初夏季节,午后阳光洒遍全岛,青翠欲滴万紫千红,唯有春秋冬三季生长茂盛的茂岩树,夏季凋零成无数刀片般的落叶,海岸被夏风盖上了一层深红,零散吹过几片飘落在甲板略显凄婉。

  突然,风平浪静的海面上传来一阵轰鸣。

  我转眼望去,东北方驶来一艘冒气的黑色帆船。

  “怎会出现高端的军用蒸汽帆船?”

  阿同爬上船杆,用望远镜望去,“火之国的船,约有二十多名士兵和一名将领,咦,这个将领好眼熟啊!”

  阿同突然蹦起老高,“他曾被父王重伤过,是火之国的少将。”

  阿冈也爬上船杆,夺过望远镜,顺势望去,“追杀过我和哥哥,火之国少将-帕库福尔!”

  扑通…!阿冈瘫坐如泥,望远镜扔在一旁,“四大国少将实力都在百万以上,这回玩完了!”

  我脱下外衣,整了整护腕和左前臂上小型弹珠弩,“蒸汽帆船朝这边来了,事不宜迟大家快走,帕库福尔由我来对付。”

  ‘粉火精灵’蹦在我头上,“杂毛,我助你一臂之力。”

  小欣贴住我大腿,“必须有小欣在,粉宝宝才能发挥威力。”

  阿同浑身抽搐得火柴都划不着:“碰上强横凶狠的帕库福尔,恐怕这次凶多吉少了!”

  看到大家没有动的意思,我急了,“姮妹带上小欣和‘小火苗’去取黑匣子,其余的东西都不要了,阿同、阿冈别傻坐着赶紧走,我的话都不听了吗?。”

  慕姮抱起小欣和‘粉火精灵’,急忙下了船舱。

  我掏出战力测试仪扔给阿同:“带上它,或许用得上,赶快去久盛岛北岸,那里有我从附近海域捡来的几艘渔船,由你负责保护大家回三吃岛等我。”

  阿同接过测试仪对着我,测出的战力使他栗然焕发精神,烟头一撇,一脚踹起瘫软在地的阿冈,背着两柄单刀准备下了船。

  迎面而来的是背着黑匣子的慕姮和抱着‘粉火精灵’的小欣。

  我将怀中包裹递给小欣:“夏达哥哥最珍贵的东西,小欣要好好保管,有朝一日必取回!”

  小欣好奇翻开看,是半块发霉的米饼。

  熏得‘粉火精灵’直捂鼻子。

  “夏达哥哥,咱们是团队,是伙伴,是结拜兄妹啊!应该一起对敌。”

  “小欣不了解,火之国从少将至‘五杰’的强大,四大国中他们是最强的,是我行程中必须要战胜的目标,帕库福尔是‘火国八兽将’之一,实力非同一般,我要以单挑形式揍飞他。”

  “交给大哥吧!别墨迹了!”阿同一手拽慕姮,一手抱小欣和‘粉火精灵’,往森林深处疯狂跑去。

  那一瞬间,小欣不住的回头看我。

  阿冈声泪俱下:“大哥…!”话语有些不舍,但我的命令,他从不敢违抗,拎起一把大砍刀,缓缓转身跟进森林。

  我轻落岸边,闻着海风,环手于胸等待着。

  此时,蒸汽帆船在一旁靠岸,一名两米多高的方脸大汉,秃头后留着一缕小辫,体态魁梧光着膀子,仅穿着一条棕色紧身裤衩,外护冷铁制战甲,脚穿冷铁制战靴,扛着一条三根手指般粗细、100多公斤的‘飞刺长矛’。

  此人正是火之国少将-帕库福尔,二十多名穿铁甲、持盾刀的火之国士兵紧护其后。

  帕库福尔一双大铁靴踩得岸上茂岩树落叶碎碎作响,嘴里骂着,“巨人族这帮狼心狗肺的东西,敢在‘威烈神都’造反,老子在场戳死他们。”

  一名士兵多嘴道,“普萨业特大王都败了,您也白搭!”

  帕库福尔一个大耳光,多嘴的士兵瞬间去世。

  “搜船,看看是谁胆敢踏进火之国领地。”

  我不仅发出讽刺之声,“贵国对待下属的方式很特别,百闻不如一见。”

  帕库福尔定睛观瞧:“哎呀…!”

  揉了揉眼仔细看了我好几遍,“在哪见过?”

  他旁边一名士兵拿出一张战力令,谨言道,“若似天仙小白脸,擅穿黑色战衣,黑紫色头发,留着一条马尾辫,额前一绺白发遮左眼,凡霜国新上任大将-夏达·迪尔,200万战力,因长得像水王赛蕾格·露丝,被誉为蓝星第一美男称号。”

  “哈…!老子以为是位美娘子呢!喂!‘新人’,不晓得久盛岛是火之国的地盘吗?没看见,山顶上立着大旗吗?”

  帕库福尔伸手向久盛岛最高山顶指去。

  “唉!旗子呢?”

  我不假思索:“我扔了!”

  “哎呀!有种…!”

  帕库福尔左边一名士兵耳语道,“大人,长出紫、黑、白色相间的头发,肯定有其他种族的血统,抓回去,献予班大人必有重赏啊!”

  “对对对!立功了,给你升官。”

  右边一名士兵耳语道,“大人,他长得像您的女神,他们不会有血亲关系吧!抓回去,审问审问。”

  “好好好!”

  帕库福尔流着哈喇子想入非非。

  后边一名士兵也嗡嗡道,“大人,他头上随风微转的三色小风车,乃风之国国标,也许是风之国惨党呢!抓回去,严刑逼供。”

  “一人一句,烦不烦。”

  帕库福尔大胳膊一挥,三名谏言士兵全嗝儿屁着凉。

  我超乎常人的耳力,听到三遍,‘抓回去’,“哼!火之国士兵个个贱命一条,大傻个一发脾气就杀人,都不带跑的,了不起啊!”

  帕库福尔矛尖指着我:“‘新人’还敢挑拨离间,不知你已罪大恶极,1、摧毁火之国国旗,死刑;2、带风之国国标-三色风车,就属风之国惨党,死刑; 3、长得像我懂得女神赛蕾格·露丝,当场处决;4、你发色特殊,要献给班·德睿老师做实验,必须活捉!”

  我攥着双拳嘎噶作响,“拿属下士兵性命当蝼蚁一样抹去的你,没资格称我的露丝姐姐为女神,想抓我?就试试!”

  一团气流扬起片片深红色的茂岩树落叶。

  “200万战力,女神的弟弟有两把刷子,老子有气没地撒,来,练练!”

  帕库福尔抡起100多公斤的‘飞刺长矛’朝我劈来。

  我灵巧躲过,运用‘逐影决~贯气奔行’,在帕库福尔周围乱窜。

  帕库福尔抡空二十多下。

  拿着战力测试仪的士兵惊喊道,“怎么是600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