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神幽传之魔殃残魂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藏在甜壳林中的墓冢

神幽传之魔殃残魂篇 喻璞 2046 2020.01.31 06:44

  石碑上刻着‘绝迹大墓冢’五个字,后方一片蓝色草丛散发出浓郁的濛芦花香,开满红、粉、白三颜色的濛芦花丛中立着10个墓碑,我从地上摸爬滚打的冲上去,挨个墓碑巡视了一遍,刻着宿主的名字都是被柳井庆沢和内博十哲捕获、贪吃绝种的十种蓝色大自然动物的名字,包括:炫彩蜗牛、艳羊、竹犀、巨獒、仐角牛、碟鸭、巨型竹蜻蜓、油胶蟾蜍、芳叶猿猴、细尾琵隼,每个墓碑中间都镶着一颗米粒大小的紫色水晶,10颗紫色水晶与妈妈刚设置的紫芒结界相呼应,十道紫芒连天接地,串联整个甜壳林。

  嚎豺六兄弟、萤火壁鼠、三角鹿、淡泊虎、穿山浣熊,烈燕、岩蜂对着墓地,不停地哀鸣,悼念灭绝物种的亡灵。

  英飞哥在身后扶着我左肩,“夏达别哭了,请教请教夏姨,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我转身跑向集中精神打坐的妈妈,“这个墓冢是您建的吧!今天是大发慈悲吗?为什么不早点做结界,就不会有那么动物绝种了。”

  妈妈屏息闭目,根本不抬眼皮看我。

  英飞哥将我拉到一边,“夏姨正在聚精会神施展‘招魂术’,等完事了,再问吧!”

  我激动得嘴都没把门的了,“等?等到几时几刻,咱俩偷偷来甜壳林那么多次,也没见过这个墓冢,她一大驾光临怎么就冒出来了?”

  英飞哥捂住我的嘴,咬着牙小声说道,“夏达,你说漏了,全坦白了,这回咱俩得被夏姨罚死。”

  我一反常态,蛮不在乎的回道,“英飞哥,每次都是你和羽鸣陪我来甜壳林的,一人做事一人当,你那份惩罚算我身上。”

  “达儿,你可要言出必行哦!”

  我回头一看,妈妈正用一双温柔而锐利的眼神注视着我,吓得我浑身汗毛竖起,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妈妈吹灭扬石台上的蜡烛,收好香炉和黄钱纸,手朝墓地挥出一道紫芒,濛芦花丛后的‘胶树林’变成了一座拱形墓冢。

  我、英飞哥、动物们跟随妈妈的脚步穿过濛芦花丛来到拱形墓冢前,墓冢上刻着‘久山家、穆家墓冢’七个字,立的五个墓碑,所属的五人分别是奥瀚栾登·穆、赛蕾格·莎菲娜、安博切斯·久山、泰狄莱特·穆、黛妮·筱纤兹·久山,其中奥瀚栾登·穆、赛蕾格·莎菲娜的墓碑上同样镶着一颗紫色水晶。

  妈妈沉静了许久,对我说,“正如你俩所见,由于达儿的诞生九山家和穆家成为一家人,每年5月4日是奥瀚栾登·穆和赛蕾格·莎菲娜的祭日,我都会到此祭奠,是你露丝姐姐特意将他俩埋葬于此,并恳请我这位夏树妈妈好好守护他们的亡灵,所以对于我们两家来说,达儿你是特别的存在,是绝不能失去的存在。”

  我跪在墓冢前,磕了好几个头,痛恨自己极为不孝,脑门扎进草根间被小雪淋湿的淤泥中,哭瘪了,“呜!穆爸爸,赛蕾格妈妈。”

  “达儿,知道错就好,妈妈、黛妮姐和露丝姐是爱你的,安博切斯、泰狄莱特和黛妮的墓穴里埋葬的是被同化前穿过的衣服做为纪念,我们也爱他们。”

  我跪趴在地想起魔导手札中黑白照片上黛妮姐同化后的呆萌样,哭笑不得,心里想笑表面还得憋着,“哦!黛妮姐同化后穿不了人的衣服,太可怜了。”

  英飞哥过来扶起我,用手帕帮我擦净头上的泥,“妈妈我明白了凡是墓碑上紫色水晶寄宿着死者的灵魂。”

  “达儿,你的确聪明,但凡事太过于莽撞,妈妈14年前刚来到喃喃岛时,第一次进入甜壳林中就发现,森林遍布这10种动物的亡灵,所以给它们建了10墓碑,好让它们无辜魂灵得以安息;后来从你莎菲娜妈妈口中得知。

  我十分气愤道,有朝一日,我定用内博十哲的头颅祭奠枉死在他手中动物们的亡灵。”

  英飞哥恼火道,“一荣皆荣、一辱皆辱,内博十哲身为一国之王,竟作孽起不了好作用。”

  妈妈转身面向墓冢,叹言道,“我每年都会给甜壳林施加一次结界,可持续释放结界太耗魔力,而且我大多魔力都用于‘魔导空间术’,将两个墓冢藏匿于虚拟空间,没有多余的魔力维持住结界。”

  我和英飞哥异口同声道,“所以我们平常经过的这一带只是‘胶树林’和‘竹阶树林’。”

  “妈妈跟那些披黑色斗篷的怪人们战斗完,已是大伤元气,要训练我和英飞哥,还要顾全甜壳林中墓冢和动物们,我方才太不懂事了。”

  “嗯!你们和羽鸣每次来甜壳林,我都知道,不会惩罚的,但要加强修炼的项目。”

  “对了,夏姨,羽鸣的灵魂?”

  “啊!我光顾着动物们亡灵的事了,怎么忘了重要的事,妈妈,结果如何?”

  “哈哈!甚是万幸,没有招来羽鸣的灵魂,英飞,但你父亲柳井介次郎的灵魂也没有招来,他的灵魂明明一直徘徊在蓝引村呀!更奇怪的是近五年来,喃喃岛上死去人的亡灵都不知飘往何方了。”

  我托腮思索着,妈妈继续与英飞哥说道,“英飞,今日带你来这最重要的目的就是利用墓碑中寄宿的动物们的灵魂修练‘寒意暗隐流’。”

  看英飞哥那笑得灿烂的表情,别提多高兴了,我委屈的指着自己,哀求道,“妈妈,那我呢?您也教适合我的绝招呗!”

  “嗯,会教的,再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在这座拱形墓冢的下面寄宿着‘冰凘寒凤’的灵魂,英飞如果你能驾驭它的魂力,你就能超越四大国国的实力了。”

  我安奈不住好奇心,急着问道,“‘冰凘寒凤’是什么动物?为何会葬在这?”

  “达儿,‘冰凘寒凤’乃是雪之国处于鼎盛时期的‘护国之兽’,百年前雪之国被灭它则以身殉国,至于如今雪之国解体后的凡霜国国旗上仍印着冰凤标记,妈妈是10年前寻到它的灵魂才将其祭奠于此。”

  “那英飞岂不是要练成‘寒意暗隐流’的高手。”

  英飞哥脸色大变,“夏达,你有没有注意到柳井庆沢的尸体怎么不见了?”

  我正惊慌失措,妈妈淡然一笑道,“那个无恶不作之人的肉体被我魔化掉了,他的灵魂就寄宿在名刀‘秀雪’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