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神幽传之魔殃残魂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规避多时的痛苦

神幽传之魔殃残魂篇 喻璞 2159 2020.01.22 00:04

  建墓地!听得我浑身发毛,‘招魂法’,万一把羽鸣的灵魂招来了,羽鸣不就是死了吗?我不敢想象结果会是什么?但需要试试,有勇气面对结果。

  “英飞,达儿,跟我去甜壳林!”

  妈妈这句话让我喜出望外,没听错吧,甜壳林是她永久禁止踏进的地方,虽然羽鸣消失后,去的次数少了,但我和英飞哥抽时间偷偷去甜壳林看望嚎豺六兄弟。

  英飞哥一脸懵,“夏姨,您,今天怎么...?”

  “达儿,把‘心玉’摘下来,给英飞看看。”

  我把‘心玉’交给了英飞哥。

  妈妈将‘心玉’木神碎、羽鸣身世以及我的身世详细讲给了英飞哥。

  英飞认认真真的记笔记,露出青筋的左手食指用劲十足的捏着笔,字的每一画颤如纸张得深,他被震撼的在发抖。

  “不可思议,夏姨竟是魔导族公主,您和天极神沌-神将的儿子-安博切斯•久山与水之国皇子-泰狄莱特•穆同化出了夏达。”

  我仰着鼻头,“哈哈!厉害吧!”

  “嗯!夏达,我再怎么努力都超越不了你这个神沌、魔混和人族的同化人,服!”

  妈妈静述道,“无法相提并论?英飞,不要太自卑,你与达儿的气力、元力都不相同,修炼的方向也不同,你怎么肯定将来超越不了他!”

  “是,夏姨的训责,飞儿铭记于心,可是,对不起,飞儿在心里曾埋怨过夏姨,明明那么强为什么不亲自去解决内博十哲和柳井庆沢,您在背后苦苦承受那么多痛苦,对不起,对不起!身为人族的我感到万分羞耻,无颜蒙受您对人族一如既往的包容。”

  “英飞,没关系,罪魁祸首是当今火王的爷爷普萨索莱克。”

  柳井家规促使英飞哥,因自我谴责而流泪,搞得妈妈一脸愁容。

  果然是我多虑了,如此严格教养出的优秀孩子怎会走弯路,该抱歉是我才,方才兄弟在心里误会你了。

  英飞哥抹抹流到下巴的泪水,“羽鸣是孤儿,木神碎既然是他婴儿时佩戴的信物,说明他与木神碎之间有不可分割的密切关系,根基也很强。”

  “嗯!英飞应该明白,与银河众族、天邪魔混和天极神沌相比,六界八族根本不算什么了,可浩瀚无际的宇宙力量,别说是夏达,连夏姨都难以驾驭,看得出你对八族力量的渴望,怨我忘了说一点,天鼑三界象征真、善、美,地颴三界象征假、恶、丑,而正义之地与邪恶之地都存在着好与坏,追求力量的初衷和用法取决向何方发挥结果。”

  “夏姨,八武流很厉害,是不是已经失传了?”

  “嗯!无论天鼑三界的正义之力,还是地颴三界的邪恶之力都极容易使人走火入魔,人界气力与八族力量结合出的八武流不是失传,而是机缘巧合,被八道神石结界门切断了八族力量源,在人界就练不成八武流了,夏姨观察英飞两年来刻苦的修炼,觉得八武流中的‘寒意暗隐流’很适合搭配柳井家刀法与纯阴性的雪元力。”

  “夏姨,没力量源,怎么练啊?”

  “以前是练不了,如今在人界中漂浮的灵魂数不胜数,在这种有利的条件下,就允许修炼‘寒意暗隐流’,它是鬼界尸鬼族的鬼怨之力与人界魂气平衡后的综合力量,简称‘鬼力魂气’,力量源是人与动物的鬼魂加上自我灵魂力量,而英飞你纯阴性的雪元力恰巧对应其属性,借助‘招魂法’便能更方便的修炼‘寒意暗隐流’。

  我暗自埋怨妈妈偏心眼,教英飞哥那么渗人的绝学,嗨!您不管达儿了?。

  英飞哥高兴得手舞足蹈,“我喜欢您的魔鬼式训练,刺激过瘾。”

  妈妈柔美的眼睛眯成半杏眼窥视着我,“达儿,听见了吗?不准再磨妈妈减少训练的量,和你英飞哥好好学学,你要有他一半的努力,妈妈死也瞑目了!”

  “别!您好好活着,达儿,努力就是了。”

  英飞又举手,我暗地拜服,哥别再问了,我快让尿憋死了!

  “那咱们赶紧去甜壳林吧!”

  我捂着裤裆,急匆匆往后院跑。

  “达儿,干嘛去,走错了,这边。”

  我边跑边应着,“妈,您这堂课讲了两小时,我去厕所,小便。”

  待我回来时,妈妈和英飞哥都穿戴整齐的恭迎我大驾呢!

  “小便,能去两分钟,真有你的,达儿。”

  我吐着舌头,进屋洗手,问候完饭田奶奶便出来了。

  此时,英飞哥怀中多了一把奇怪的武器。

  “喂!你俩变魔术呢!我才进屋一会儿,多了把武器?”

  “夏达,是夏姨特意为你留着的,‘宝瓶·风钺’,它的来头可不小哦。”

  “额!我觉得使用武器很麻烦,徒手反倒方便,哪怕是有名的神兵利器我也不要。”

  “夏姨,怎么办?”

  “英飞,把‘宝瓶·风钺’放回地下室。”

  英飞纵身跳入地下室,妈妈返回头,数落我,“达儿,你自己选的,神沌一族的兵器,妈妈以后赠与旁人,你可别后悔!”

  “神沌一族的?是爸爸用过的吗?”

  “不是,不要,就别多问。”

  “好呀!您最好这辈子都别告诉我!”

  “达儿,你既然选择不,那往后的训练量要增加三倍。”

  “为什么?不用兵器,也要挨罚吗?您好苛刻!”

  “达儿,你可知,你体内30%的纯阴力量是泰狄莱特•穆激发出的水元力和铁元力,还有70%是安博切斯•久山至刚至阳的力量仍在沉睡,所以....!”

  “可知,可知,天天总说可知,不就因为我体内激发不出安博切斯•久山那份力量,您很急,巴不得想见他到是吧!可您知道,我清楚身世的一年多以来,每天有多痛苦吗?不敢照镜子,不知该如何面对自己,我就不该存在,无非是为了延续‘他俩’的生命,不得不被您造就出来的同化人罢了,想见安博切斯•久山,把我分解了呀!他才是您真正的儿子,把泰狄莱特•穆还给露丝姐姐,她也不用每年在方舟上远远的望着我,你们从来没当我是一个独立体,我很纳闷,在你们的世界里夏达·迪尔切实是活着的吗?”

  啪...,啪...!这两巴掌扇出了超过痛彻心扉的疼!

  我扭身跑出了院子。

  “走了!就永远别回来。”

  妈妈在人影后的那句话,喊得肝胆俱裂、哀哀欲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