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神幽传之魔殃残魂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捣蛋三人组(3)

神幽传之魔殃残魂篇 喻璞 2081 2019.12.30 01:40

  臭胖第一个顶着木盖从密道出口钻出,木盖上七零八落的雪块和杂草砸在我和大飞脸上,有的都进嘴了。

  臭胖站在我俩肩上,那得意洋洋的劲儿,“我可没什么元力了,后面就看你俩的了。”

  “呸!你倒是上去啊!踩着我们挺舒服是吧!”

  臭胖坏笑的样儿真欠抽,“呵呵,百年不遇的情景,让我多站会。”

  “去你的。”

  我和大飞双肩一铆劲,臭胖和木盖竖在前方的雪堆里,成了指示牌。

  “让你穷嘚瑟。”

  我掸了掸棉衣上的土和棉帽子上的雪,大飞蹲下倾听周边的声音,两个士兵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我俩立马从雪堆里拔出臭胖,藏在雪堆深处。

  臭胖喘着粗气,鼻子都歪了,“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我赶紧糖衣炮弹,安抚他受伤的小心灵,“十条烤鱼,外加两个鸡腿。”

  大飞也下大本了,“我奶奶每月一次的烤牛排,让你吃一年。”

  “你们说话算数,别忽悠我。”

  臭胖馋的哈喇子都冻成一条线了。

  只见两个士兵一前一后扛着棉麻袋逐渐走进我们的视线范围。

  “快进陷阱圈了,准备吧!”

  让劳累的臭胖在原处休息待命,我和大飞兵分两路绕道两处陷阱,从雪下的草窠儿里抛出麻绳,静等两个士兵靠近。

  此时仿佛空气都凝固,矮矮的草丛中小动物不停做响,松鼠在四季不长叶子的枯树上乱窜。

  扰得我心跳开始加速,毕竟头一次把陷阱用在人身上,还是凡霜国的士兵,紧张感从脚底冲到头顶,不知大飞会什么心态,没心没肺的臭胖估计已经累得睡着了。

  目标完全进入陷阱的包围圈,大飞那边先发制人,暗地里投出几发石子,喀哒...!散打在四周的枯树干上。

  本宁静廖无人烟的小树林中突来刺耳的声音,吓得两个士兵一机灵,把肩上的棉麻袋扔在一旁软软的雪草堆中,四处张望寻觅声音的来源处,“谁?”

  没等他们缓过来神儿,我已拉下两根陷阱麻绳,耳轮中就听见,咔吧一声,一个士兵左脚被木制兽夹扣住,右脚被一根粗绳锁住脚脖,紧接着,从土里掀起一块翻板把他整个人弹起,带起那根锁住右脚脖、埋在土里的粗绳,粗绳那头与枯树冠相连,弹力加上人的重量所产生的后续力,粗绳载着这位可伶的士兵转了三圈才轻摆停下。

  一套连贯动作一气呵成,在5秒内就完成了。

  另一个士兵貌似想跑,可腿不听使唤了,不知该迈哪条。

  这时,大飞那边的陷阱启动了,另一个士兵的脚下从四面土里掀起四块翻板,将他合拍在中间,啪啪啪啪....!连续几下便倒地,哗啦哗啦,附近一人高的雪堆被震塌了许多。

  相比之下,这位士兵比挂着那位过瘾多了。

  等了一会儿,确实没动静了,我和大飞从雪堆挡着的草丛暗处窜出,一人检验一个。

  我把挂树上的士兵晃了三晃没醒,“唔!吐的真多。”

  拨开眼皮一看,“晕过去了,大飞你那怎么样?”

  “休克了。”

  我跑过去一看,“残啊!”

  地上的士兵,脑门起包,鼻口出血,双眼脸部淤青,双唇肿得老高,仰面朝天的躺在雪中。

  “呢?”

  我和大飞立马在雪草混杂之中找出棉麻袋,解开一看,里面是一位20左右的小姐姐。

  “这不是村头第一户的怡姐姐吗?貌似累昏了。”

  “富抵镇,不够折腾,抓人都抓到蓝引村了。”

  大飞掏刀就要下手。

  我几步拦住了他,“我妈说,报仇不一定要杀戮,用手段让其生不如死才是最恨的,瞅瞅这俩草包哪点像士兵,肯定是买来的官,听命办事,养着家中老小,左右得了什么,更不知宗家和分家那些陈年旧事,何必赶尽杀绝呢!”

  “那就这么算了?”

  “要是不出气,就整挂树上这个吧!”

  “怎么整?”

  我吹了眼前棉帽檐上的灰色棉毛,右手大拇指帅气的指向后方雪堆,

  “整人的事,得问臭胖啊!”

  我和大飞抬着昏迷的怡姐姐,绕进雪堆去找臭胖。

  不出所料,有一种讲义气叫默默地等待,等得臭胖正做吃大餐的美梦,实在不忍心打断他生吃雪块的睡相,可爱极了!

  把怡姐姐放到密道出口,用雪、树枝和杂草遮掩好,臭胖依然在梦游,我俩上去一人一脚。

  “牛排,鸡腿,烤鱼,别走。”

  臭胖如梦方醒,从雪堆中走出,抹去嘴角的雪,揉了揉睡眼,“谁踹我?”

  “还能有谁,那边干得热火朝天,你倒睡的挺香,该你出场了。”

  我抿住嘴强忍着,生怕笑出声,大飞背过身去,不忍直视。

  “收拾残局!每次都是我扫尾,你俩先溜,人救了吗?”

  回陷阱圈的路上,臭胖指责我俩一道,“耽误事吧!好在怡姐姐是昏了,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怎和她家人交待,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两玩意儿,玩挺嗨啊,还弄一双杀!”

  “阿嚏...!”

  臭胖对酒极度感敏,闻闻就会不停地打喷嚏。

  “那位吐的吧!”我指着挂树上的士兵。

  臭胖走过去闻了下雪上的吐渍,“阿嚏...!不对,从老远飘来的,好浓郁的一股熏天酒气,你俩没闻见?”

  “没。”我和大飞像白痴一样,摇摇头。

  “地上那个很惨了,整树上迷糊的吧!”

  我无奈地叹气,“还没说呢!你就明白要干哪个,脑子全用这了。”

  大飞点点头,眼睛里弥漫着期待,“心灵相通啊!能和夏达说出一样的话。”

  臭胖掐着鼻子,在破棉衣的坡口里套出几块棉花,团成两个球儿塞住鼻孔,发出闷哼声,“先把酒气解决了。”

  余下的棉花递给我们,“一会儿,用得上。”

  倒挂着的那个士兵从吐完就说胡话,现在反倒没心没肺的睡了。

  臭胖从口袋里掏出每次行动必备的一块黑布和一根绳子,踩着木板架起的木台,给士兵蒙上眼睛,绑住双手,打开腿上的木制兽夹,脱掉鞋袜。

  “太臭了!估计在村里都能闻见。”

  “臭胖,你过了!”

  我屏住呼吸,大飞差点吐了。

  “塞上棉花,俩傻缺!”

  “把你能耐坏了是吧!”

  塞完棉球,我和大飞站得远远的。

  三阵闷哼声,在寒风中对喊,“到底怎么整?”

  “慢点吸气,劲儿大了,棉球就进鼻孔里了。”

  “哦,说重点。”

  “差不多,快吃晚饭了,别整太麻烦的,扎、挠,刮脚心,一起啊!”

  “不不不!”我和大飞倒退好几步。

  “一个脚丫子,也会怂?”

  “嗯嗯嗯!”

  臭胖捡起一根杂草,在士兵的臭脚心上,划啊,划啊!

  一声响彻云霄的阿嚏...!

  臭胖鼻孔里的棉球喷进正哈哈大笑的士兵嘴里。

  咕噜...!咽了。

  忽然,一串悦耳的歌声从小树林北方传来。

  我似乎闻到那熏天的酒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