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神幽传之魔殃残魂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木神碎

神幽传之魔殃残魂篇 喻璞 2029 2020.01.12 00:05

  银河宇元9883年,10月8日凌晨1点,津岛羽鸣消失了,津岛叔疯癫地追去了。

  妈妈、大飞和我虽嘴上不说,但每晚反复相同的举动,证明心中都惦念津岛叔,更怀念津岛羽鸣。

  我试探过妈妈的口风,那些黑披风上标符号的怪人们再来了怎么办?

  妈妈带我到了边港附近,边港已被凡霜国重兵围守,然而小树林和码头不见了,变成了怪石横生,一马平川,远远望去临海冰面清晰可见。

  那晚的大战把边港整个地形都改变了。

  妈妈说,怪人们暂时不会再来了,他们都身受重创,更不知妈妈的底力,却没料到影灵还有那么一手。

  我把羽鸣全身燃烧火焰闯进黑雾时,留在梅树前两处焦黑的脚印,以及梅树下结冰的那泡尿用篱笆围起,依仗听懂动物言语的能力,让长居梅树中的寒地松鼠一家挪了窝,更不让允许其他动物靠近,妈妈和大飞悄然无声的帮忙照看篱笆,偶尔赶跑那些‘丧门星’雪鸦。

  一个月后,大飞很郑重的问我。

  “你和羽鸣到底有什么小秘密?”

  憋了一个月,终于拨云见日,我和大飞从来没单独聊过这么长时间。

  大飞说,柳井家的刀法讲究快速瞬移的步伐以及精气聚入刀中的气力,他的目标是证明宗家是柳井家最强的。

  当聊到羽鸣的偶像是世界政府主帅-兵王-施瓦·范约克时,我俩隐隐的笑了,哭了。

  我一五一十的,将羽鸣的梦想做为人生目标的打算告诉了大飞。

  大飞很欣慰,并激励我,找爸爸单挑的事,自由自在环游世界,到处行侠仗义都不要放弃,若是真当了世界政府的主帅岂不是天下无敌,还有什么不能实现的呢!

  最后我和大飞击掌盟誓,无论羽鸣身在何方,是死是活,今生以寻到羽鸣为首任,只是我俩选择的人生道路和方式完全不相同。

  从那天起,我直呼他-柳井英飞,而‘大飞’这称呼和‘臭胖’两个字一同埋进了我心灵深处。

  两个月过去,我的饭量有增不减,训练不断加负重,妈妈以为我悲伤过度,反而愈演愈烈。

  妈妈担心道,“达儿,不撑吗?不累吗?”

  我略带微伤的凑到妈妈耳边,“为了不再失去任何人,我要成为世界上最强的男子汉,带着羽鸣那份一起变强,一起好好的活下去,绝对要过一段无怨无悔的人生,等18岁生日那天,我要自由自在的踏上旅程,不管世界有辽阔,六界有多恐怖,都要去闯荡,心平气和地迎接任何艰难险阻,直到有一天找到爸爸,和他单挑,找到津岛羽鸣,带他回来。”

  妈妈被阴郁堆积在心里许久的悲痛,纵使不想哭,眼泪莫名其妙地滴下,“达儿,长大了。”

  更令妈妈头疼的是我多一个毛病,穷叨叨,每天追着妈妈屁股后面,不停地问。

  封印六界的天极神沌的四大神官姓字名谁?六界为何会解封?天极神沌在银河何处?是不是和北边天空没有星星有关系?

  妈妈每次都稍带无奈的一一应答,“不知道。”

  三个月后,妈妈仿佛从自责和阴霾中走了出来,举着一个内部可见的透明铁盒(透明铁是蓝色大自然中独特矿物质,比黑铁还坚硬)。

  妈妈告诉柳井英飞,盒里是一只荧青色的成年萤火壁鼠,刚刚服用雾驳花毒和解药若三天后,萤火壁鼠的体色变回灰白,大飞就可服用解药了。

  妈妈还详细的向柳井英飞讲述,凡霜国国王内博十哲和分家柳井庆沢之间存在的矛盾。

  柳井庆沢原是凡霜国的丞相,三年前因与内博十哲强女人被免职贬为庶民,此后,柳井庆沢仍无所事事花天酒地,连自己的佩刀‘秀雪’也以两枚金币的价格卖给了刀匠青山央実,柳井庆沢经常常出没的场所是富抵镇的酒馆、赌场和妓院,所以他是最容易除去的目标。

  妈妈拿出了四张油黄色的卡纸,钉在平时讲课的木板上,“这便是世界政府统一发出的各国国王和将帅的战力令,所谓战力就是元力、气力以及特殊力量的综合值。”

  我看得很清楚,木板上的战力令都是黑白照片、文字、数字构成的,中间两张是200万战力的内博十哲和20万战力的柳井庆沢。

  最左边的那张是水之国的一员大将,一名20岁的娇小女子,蔡玖玛•安格尔1000万战力,我的天,内博十哲与她相比简直平平无奇。

  最右边的那张,是我最崇拜的世界政府主帅-兵王-施瓦•范约克的战力令,2...,我数了三遍2后面的一串零,喔噻!20亿战力。

  我和柳井英飞,扑通,坐在地上,合着羽鸣曾经崇拜的人物,这么牛。

  妈妈却一脸淡然,“达儿,要想成为世界最强的男子汉,可没那么简单哦!”

  四个月后,银河宇元9884年,1月30日早上,我13岁生日的那天晚上。

  在地下室,妈妈拿出一块如鸡蛋大小的绿色心形玉石,偷偷告诉了我一个惊天的秘密。

  “达儿,羽鸣并非津岛山原的亲生儿子,是妈妈11年前在甜壳林中捡来的婴儿,这块绿色玉石就是那婴儿佩戴的信物,当时达儿体弱多病,索性妈妈就将婴儿托付给了刚失去妻子的山原抚养,一直保管着绿色玉石,本来想等羽鸣成人再还给他,后来我用力量探索绿色玉石内部发现里面蕴藏着一个绚烂无比的绿色天地,妈妈断定绿色玉石就是200年前天极神沌-木神官为重塑人界所化万片木神碎中的一块,至于为什么会在婴儿时的羽鸣身上,就百思不得其解了。”

  “可我当时才两岁,怎么就体弱多病了?”

  “你不关心下羽鸣的身世,反倒问起自己的。”

  “我倒觉得羽鸣比谁都可怜,没有爸爸,没有妈妈,所以更加坚定了找到他的信念。”

  “额!那妈妈就把心形木神碎送给达儿,当做13岁的生日礼物。”

  妈妈将绿色玉石挂在了我的胸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