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神幽传之魔殃残魂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觉醒出奇葩的‘种族元素’(六)

神幽传之魔殃残魂篇 喻璞 2292 2020.02.13 02:40

  我抬起右手,看出袖口确实有一团鸡蛋大小的黑色胶状物体,摆了几下右手,黑色物体固执的僵直挂在手腕上,维持原状,闻风不动,正百思不得其解,不知此为何物,为何会出现在手腕上之际,嚎鬼禁锢阵中99个不知名的灵魂的碎语声如炒蛤蟆坑似的哇哇声,一言一语众说纷纭,9个灵魂貌似是领头的,他们一发话,便剥夺了其他灵魂的发言权,哇哇声顷刻间静止。黑溶胶

  “那黑漆漆的东西,在哪见过?”

  “嗯...!”

  “想不起来。”

  “太久了,没印象。”

  “二货记得住什么?”

  “你不也忘了,还说我!”

  “记忆模糊,头疼。”

  “你有大脑吗?装!”

  “大概是100年前见过的物质。”

  “谁记得?知者有赏!”

  “放屁,死翘翘50多年,你拿什么赏!”

  “他就会忽悠人。”

  “让他一边凉快去。”

  “问问介次郎老大。”

  “他初死乍到没去过鬼界,怎会知晓呀!”

  “问‘飞飞’呗!”

  “他对鬼界的事物十分着迷,且很有研究。”

  “也许略知一二。”

  “有道理。”

  9个领头的灵魂说罢,被包围在嚎鬼禁锢阵旮旯蹲缩成一团的帕库福尔灵魂都听傻了,他瞠目结舌抖颤颤的指着那群奇形怪状的灵魂,嗔笑道,“难道你们是班·德睿呕心沥血从鬼界召回的那批灵魂。”

  9个领头中的一个胖女人的灵魂,回道,“是与不是,管得着吗?你有资格质问吗?大伙,我看傻大个的魂皮痒痒了,咱们帮他挠挠。”

  胖女人灵魂伸起一只大肥脚丫子,一脚踩住帕库福尔灵魂的秃头顶,周围90个灵魂有次序的以9个为一组分成10组轮流暴揍帕库福尔,另外8个领头的灵魂没有执行胖女人灵魂的命令,显然在9个领头灵魂中她的地位最低,有一位领头灵魂是年迈苍苍的老者,他手捻颈前银然飘摆的白色髭须,严厉指责道,“停手!九妹,在结界中,让那些小辈们围观你们这些祖辈们的过激之举,不嫌丢人吗?”

  “是,大当家的!”胖女人灵魂抬起脚,90个灵魂灵魂用嚎鬼禁锢阵的结界墙壁上的鬼界白色蝌蚪文,将帕库福尔五花大绑禁锢在结界墙上,“老实点,当小弟得有点小弟的样子。”

  那位领头的老者灵魂叨叨完毕,朝介次郎叔叔的灵魂叽白眉弄银须,介次郎叔叔灵魂心照不宣的扭头翘盼着结界外的英飞哥。

  看得入神的小欣、‘忧郁男’阿同和‘黑炭’阿冈以及全身囊肿只能保持坐姿的‘粉火精灵’也不约而同的望向英飞哥,期待他给出满意的答案。

  我则暗自埋怨那个老头:这老头叫停,拦着他们干嘛!继续揍啊!正看得过瘾刺激,就结束了,真扫兴。

  英飞哥陡然箭步如飞到我身旁,一把抓住我右手衣袖,仔细打量着那团黑色胶状物体,脸上的神情从思索到凝重,从凝重到惶恐,从惶恐到撒开我右前臂,向后连续倒退十几步,坦言道,“这团黑色物质是鬼界稀有元素-黑溶胶,可腐蚀、融化、吸纳人界的一切元素,你怎会觉醒出鬼界尸鬼族的元素之力?”

  我摇摇头,回道,“不知道。”

  英飞哥又问道,“二弟抱着六妹时,有没有碰过‘心玉’木神碎?”

  我再次重重的摇头,回道,“没碰过。”

  然后,我赶忙从脖子上摘下‘心玉’,翠绿色桃心状玉体莫名其妙的变成了茜红色。

  此刻,嚎鬼禁锢阵中的灵魂们又开始七嘴八舌,那位领头的老者灵魂一瞪眼,他们便如万籁俱寂般静谧无声,介次郎叔叔灵魂向英飞哥摆手示意,英飞哥心领意会的抬起右手,旋涌出一道扭曲的白芒气流,在空中碰撞空气产生白色波纹直击嚎鬼禁锢阵半球体结界的外壁,俄顷间,嚎鬼禁锢阵包拢着里面的众魂,缩小至一道白光钻进名刀‘浊雪’的刀身中,随后,那道白芒气流罩住名刀‘浊雪’,从沙滩中拔地而起自动凌空旋转三周,刀柄巧妙的落在英飞哥右手中,右手帅气翻转刀尖朝下名刀‘浊雪’重回刀鞘。

  英飞哥怔了怔惶恐的情绪,缓了片刻,才道,“安静了!大家谁也不要触碰二弟手腕上的那团‘黑溶胶’,这种鬼界尸鬼族的种族元素存在十万分的可怕力量。”

  傍晚时分,月色降临,淡黄色月光洒遍久盛岛北岸整个沙滩,‘忧郁男’阿同和‘黑炭’阿冈靠着三个炉灶,一边生火照亮,一边互相附耳窃窃私议,而我超乎常人的耳力听得十分清晰,他们在议论我到底是不是人类,我却没有选泽反驳和怒怼,因为我压低就不属于蓝星七界!

  ‘粉火精灵’堆坐半天,实在憋不住,可伶兮兮的瞟了一眼小欣,晃动了一下肿成肉包的小身躯,嘚瑟道,“杂毛,你和花痴到底做过什么羞羞的事情?还不从实招来。”

  小欣横眉立目的训斥道,“粉宝宝,目无尊长,你应该管姐姐叫大姨,管夏达哥哥叫大姨夫。”

  ‘粉火精灵’举起两只小粉手敬礼求饶恕,和气的回道,“丫头妈,教训的是,那大姨夫和大姨做过什么呢?”

  恰恰是‘粉火精灵’的这句嘲讽提醒了我,将视线移到左手‘心玉’压着的手心血渍上,那是花痴慕姮亲密入怀时,不由自主喷出鼻血时,用左手接至手心的,继而染上淡淡红色。

  难道是,因不敢触碰‘黑溶胶’,我右手保持反手姿势搁于右裤袋没动,将左手中的‘心玉’挂回脖颈,扒开黑色战衣衣领,向英飞哥询问道,“哥,帮我看看胸口有没有血渍。”

  英飞哥上前看了眼后,回道,“确实有一条血印。”

  就在我俩对话的瞬息间,挂在脖颈上被我的鼻血染成茜红色的‘心玉’木神碎绽放出万道闪烁霓虹,绚烂夺目的茜红色光芒,与沙滩上的月光交织,融合成一幅璀璨粲焕的完美画面。

  随后,茜红色光芒蠕动成一团血色气流,笼罩住我的全身,左手手心血渍蒸发成许多细小的红色血滴,飘起后,与右手腕上的‘黑溶胶’融为一体,跟着‘黑溶胶’自动移动到右手,然后,茜红光芒在左手浓缩成一股深红光球,幻化成一团暗红色的水泡,溚溚渧!从水泡中滴落出如同血液般的水珠。

  ‘粉火精灵’惊喜若狂的用屁股弹起半米高,由于囊肿两只小粉脚丫无法正常着落,啪叽!摔了个狗啃屎,疼得趴那直呜呜,它抬起脸忐忑不安的说道,“左手是冥界地狱的绯水元素。”

  我没心思嘲笑它,两手托着两股怪异的力量,暗自叹息,疑惑道:明明体内流淌着神沌一族和魔导族的血液,莫非没按照妈妈信中嘱咐用右手食指血液滴入‘心玉’木神碎,便无法拥有神沌一族-神萌族的种族元素,奈何鼻血会觉醒出如此另类、奇葩的蓝星七界的种族元素呢?70%安博切斯·久山的力量不应是至刚至阳嘛?难道是血液里暗藏什么玄机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