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神幽传之魔殃残魂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意外获得名刀‘秀雪’

神幽传之魔殃残魂篇 喻璞 2415 2020.01.25 05:04

  我对自己的身世不是不在意,而在意了又能怎样,明明讨厌得心痛到死,还要装作若无其事,委屈在心里积攒太久,才会不计后果的跟妈妈乱发脾气,不任性一回得憋死。

  我不顾一切奔跑着,误识方向,踏进了人际嘈杂的富抵镇。

  近几年,从未来过,因为不喜欢人多的地方,破烂不堪的铁架子上挂着缺少三分之一的木牌刻着富抵镇三字,狭窄石板路两侧低矮破旧的老房子,房顶陋瓦门窗补钉着很多木板,每户门前大人们一起在编织竹篮、竹篓和竹网,光屁溜的小孩跟着忙前忙后,从中夹杂着三、四十个饥寒交迫的乞讨人,那些人用极其期待而渴望的眼神望着我,我奔跑中一带而过的场景,深深的刻入脑海里。

  往前走过了独木桥,貌似是富抵镇的繁华区,宽阔的道路两旁商铺一家紧挨一家,这里的人们脸上略显从容,四处小桥流水,所有商铺外摆满各式各样的选购物品,一排排二层小楼掩映着绿树纵影,小楼造型风格是白墙黛瓦飞檐翘角。

  虽情绪愤怒,但通过繁华区,往北走越过凡霜国把守在甜壳林正门的重兵,就能进入甜壳林,以前都是从别昂山绕进甜壳林的,今日就大摇大摆的闯一回。

  富人们每一秒展现的笑容,都是从前街的穷人那夺来的,让人觉得恶心厌倦。

  经过百籁酒馆,对面驶来一辆豪华似锦的马车,为了躲避它,不小心撞倒了一名男子,将其扶起准备道歉。

  “哪来的猴崽子。”

  那男子一阵掌风拍向我脸。

  躲过此掌,我揪起他米色线纹羽织衣领,一个过肩摔按在地上,不解气,翻来覆去摔了三次,青石地面上镶出三个人印,青石渣子四处飞溅,打碎了百籁酒馆和附近许多商铺的窗户玻璃,百籁酒馆的小伙计在门口探头缩脑,“这小子不要命了,招惹富抵镇的‘土霸王’柳井庆沢。”

  百籁酒馆老板嘴里咬着一根短短的旱烟杆,喷着缕缕青烟,“关门,关门,参乎事,干活去。”

  那男子爬起,已是头破血流,染红了‘月代’头型中间秃顶部分。

  “撞完老子,还打人,活腻味了。”

  我指着中年男子,喝道,“柳井庆沢,算你倒霉,小爷满腔怒火没地撒,今日谁惹我就灭谁,还有本旧账好好跟你算算。”

  他拔出腰悬的武士刀,从右上方砍向我,我后跳一步,此刀砍空,刀招余势未衰,上移刀风扫出五尺开外,我两后空翻勉强躲过,站稳后,铁元力注入双拳,迎击后续刀风,铛铛铛,我挡下了数十刀后,柳井庆沢气得两眼泛红,刀招亦见急迫,我趁机,使出‘逐影决~贯气奔行’冲上去掐住他的脖子,带着他后翻十八滚,接着,双脚踹向他的肚子,使足了劲一蹬,将他抛向半空,他双手挥刀向地上砍来之际,我已在他身后揪住了他的‘月代’小辫,向更高的空中一甩,他转了二十多圈身体完全失去自控平衡,我运用‘逐影决~阔步凌空’,跑到他的秃顶上方,双手合十成双层铁掌砍盖他头顶。

  啪!嗖!咚!他掉在百籁酒馆正门前的青石台阶上,酒馆老板和伙计吓得推开门,跪下给柳井庆沢磕头,“庆沢大爷,要不要给您叫医生,您伤得很重。”

  我从半空纵身跳到柳井庆沢跟前,左手一把掐住他的颈部咽喉,这次力气更大,他嘴角、鼻孔往外渗血,“大伯你心疼他干嘛?他吃饭赖账没?”

  酒馆老板吞吞吐吐,伙计搭话道,“恩,欠了一年半的,得有两百银元吧!

  我把柳井庆沢的羽织服翻了遍,翻出三枚金币,“大叔,全给你。”

  酒馆老板和伙计对我是千恩万谢。

  各店铺都紧闭门户,扒窗窥视往外看,百籁酒馆旁边的裁缝店老奶奶热泪盈眶,喊了句,“好,打的好,打死这个淫贼、恶霸。”

  百姓们一拥而出,把鸡蛋、瓜皮、果屑、菜根子等一堆杂物往柳井庆沢身上扔,鸡蛋皮都挂在我的头发上。

  “喂!我无辜,跟你受牵连,柳井庆沢你已恶贯满盈,跟我走,带去一个地方,那会成为你人生的终点。”

  他抖抿双唇,“哇,啦,呜的,”都不出人语了。

  我右手捡起青石台阶上的刀,刀把黄金蓝钢相间,稍有弧度的弯刃长65厘米,再看他腰间刀鞘亦是黄金蓝钢相间,将刀插入刀鞘后一并摘下,这不是妈妈曾详细介绍过的名刀‘秀雪’吗?

  我带着所有的疑问,拿着名刀‘秀雪’,拖着他的左腿走向甜壳林正门,百姓们不停呼喊,“弄死他、弄死他...!”

  待到甜壳林正门,凡霜国的十几个士兵见我拉着一脸血迹斑斑的柳井庆沢,吓得裤子全湿了,拽下手中兵刃落荒而逃,我大摇大摆走进甜壳林。

  回头望去,柳井庆沢脑袋在蓝色草丛上画出一条红线,就算我不杀他也活不成了,走过一排排竹阶树林,我一吹口哨,骨瘦如柴的嚎豺六兄弟从竹林中窜出,围在我脚下趴着委屈的低鸣,意思是,我两年多没来看它们,不乐意了,我放下柳井庆沢的左腿,抚慰了半天,嚎豺六兄弟才满意的坐卧一排等我训话,我又吹三下口哨,甜壳林的动物,什么萤火壁鼠、三角鹿、淡泊虎、穿山浣熊,烈燕、岩蜂等全来了。我揪着柳井庆沢的‘月代’小辫,“大家看他,眼熟吗?有没有捕获过甜壳林里动物?都好好认认。”

  动物七嘴八舌,大概的意思是,“十年前,炫彩蜗牛绝种就是他带兵捕获的,艳羊、竹犀、巨獒、仐角牛等近十种动物,让柳井庆沢捕获绝种。”

  我冲着柳井庆沢耳边,嚷了起来,“那些动物都捕到哪去了?”

  他费劲巴列的说了几个字,“卖了,吃了!”

  “啊!什么!我是多么热爱蓝色大自然甜壳林的和这里的动物们,那么多没见过物种,因为你和内博十哲贪图富贵而永远灭绝,说你吃了多少种?”

  “都,吃!”

  “不忌口啊!什么都吃,怎么不吃死你!名刀‘秀雪’你不是卖给了刀匠青山央実了吗?怎么又到你手中了呢?”

  “偷,杀。”

  “好,干得好,忘恩负义的东西,还有笔账,我耳闻,富抵镇的良家妇女和未出嫁的姑娘们,你都糟蹋过,有多少?”

  “2、30.”

  “说实数。”

  “7、80.”

  “柳井庆沢亏你曾是凡霜国丞相,拥有20万战力令的人,堕落到今日的你战力不足10万,小爷现在的战力是100万,要不是顾虑内博十哲会帮你,何必留你到今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