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黑巫师的种田日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重新燃起的意识

黑巫师的种田日志 金色纽扣 2516 2020.03.05 20:59

  第三行星某近地轨道,距离地面一千七百公里的高度,付上认真观察下方这颗行星的一系列参数,重力较之地球略强一丝,大气成分相近,水平大气压相近......

  正当付上打算做进一步的了解时,熟悉的噩耗再度传来。

  逃生舱动力系统故障。

  “快,减速变轨着陆!”

  在同步轨道以下,依靠微弱的宇宙环境干扰他得飘到驴年马月才能着地。

  匆忙之中没多做观察,付上立刻在星球表面选了一个地里位置相对平坦并远离生命活动痕迹的地域。

  随着付上一声令下,逃生舱开始缓缓降低高度坠入大气,数秒后小助理提示道:“预计八秒后完全失去动力。”

  面对突如其来的又一故障付上面不改色,他已经习惯了,不过,八秒钟,应该足够了。

  降落点已经选好了,按照规划好的路径,此时就算失去动力,只要不出意外,和目标位置仍旧不会相差太远。

  不对啊......

  付上盯着面板上不断变化的复杂数值,逃生舱高度在降低到九百多公里时又一点点的重新拉升高度,离脚下的星球越来越远。

  怎么回事?

  付上重新观测数据,这才发现逃生舱是以极小的夹角切入大气层,好死不死的卡在某一个‘合理’值,高速下重新弹回轨道,最终将在星球的引力下再次坠入大气层做自由落体运动。

  这将与他计划好的落点大相径庭。

  而这仍不是最糟糕的。

  动力系统丧失后逃生舱将无法减速缓冲,下落速度会越来越快并在达到某一固定值时撞击地表,十多吨的舱体,即便逃生舱的结构和材质能承受这样的撞击,付上也没有信心能在这样的冲击中活下来,如果没有保护措施,和站在坠落的电梯里几乎没有区别。

  尽管做了这么多尝试,最终还是难逃一死。

  “预计523秒后撞击地表。”

  冷汗自额头不断渗出,逃生舱动力系统故障比跳伞时伞包打不开概率还要低,但若是真的出了问题,绝不是轻易能解决的事。

  “先生,建议您尽快进入休眠装置,将为您提供两种逃生方案。”

  真的还有机会?付上甚至是毫不质疑,这是某个提前对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布下的死局,他甚至早就死在了启明号上的逃生舱内,可这一系列的故障,分明是百分之百的想要断送任何有一丝可能生还的机会。

  可是,横竖是死,但凡有一丝机会,他还是愿意尝试一次,已经没有比死亡更坏的结局了。

  想到这里付上迅速进入休眠舱内,封闭舱室。

  “方案一,启动舱内增压,将休眠舱作为缓冲装置,在休眠仓的二次保护下,根据您的身体素质,有百分之零点二的生还几率。”

  百分之零点二?

  百分之二十他都得吃保底,更何况零点二还没有保底。

  “方案二,将您的意识上传至主机,搜寻该行星匹配的生命体,可对三千公里范围内的生命体进行意识传输。”

  付上在脑海中搜寻片刻,从一块记忆碎片中准确的得到了这一项技术的相关条件,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单单是相关设备的体积,就比他的启明号还大,另外,这种核心设施,他的逃生舱可没资格搭载。

  “方案二成功的几率有多少?”付上咬牙问道,现在似乎不是计较这玩意是怎么冒出来的时候。

  “正在搜寻......”

  “匹配中......”

  付上的视网膜中霎时间呈现出一个个秘密麻麻的红色小点,每个点上方标注着成功的概率......

  “意识越虚弱的生命体侵占成功的概率愈高,另外基因重合度接近,身体相似度接近,都会提升成功概念。”

  “能辨别物种和性别吗?”付上吞了口吐沫。

  “抱歉先生,该计算过程需要三千八百秒,您的时间可能不够。”

  倒计时已进入333秒......

  这样话,虽然不能保证自己会不会附身某个奇怪的生命体,但根据成功率提升的条件来看,最容易被侵占的,总归不会是个雌性。

  “开始吧,选择成功率最高的一位。”

  付上深吸一口气:“另外,在我的意识上传之后,方案一同样执行。”

  “启动中......倒计时3......”

  “2......”

  事先忘了观察,现在拜托,这里一定要有类人型生命啊!

  “1......”

  付上眼前一黑,随即陷入无边的黑暗中。

  ......

  眼皮动了动,浓烈的倦意中付上仍不愿睁开眼。

  好像做了一个悠长荒诞的梦,梦里他变成了星际公民,经历一场荒诞的空难。

  然后呢,他好像是成功逃脱了?

  淡淡的烟味钻进鼻腔,顺着呼吸沉入肺里,付上咳了两声,真是没素质的人,为什么偏偏要坐在他旁别吸烟?

  不,不对,不是烟味,是烟味,是和木头起火时一模一样的烟味!

  付上抬头,猛地惊醒。

  熟悉的汽笛声与发动机的轰鸣诡异的消失不见,耳朵里如同有看不到的薄膜阻隔,鼓噪的音只是一味的吵闹,熙熙攘攘的却听不清是什么。

  眼前是灰蒙蒙的雾,像是从寒冷的室外突然走进了暖房,几乎是反射性的,付上左手去摘那副横在鼻梁上的廉价眼镜,右手探往怀中去拿擦拭用的布片。

  啊!!!

  他发出一声惨痛的呼喊,两手的手心钻心似的疼,剧烈的痛楚波浪般敲击着脑仁,那道阻隔的薄膜像是锤泡泡似的噗的一声破裂,耳内的声音渐渐变得透彻,朦胧的雾瞬间挥发殆尽,眼前的世界也变得清晰透彻。

  “烧死他!”

  “烧死他!”

  “让他下地狱!”

  ......

  是金色、灰色、褐色、黑色......的长发,五颜六色的人头张大嘴叫嚷着,皮肤或是光洁红润,或是枯裂褶皱,身着亚麻色的粗布衣服,也有华丽的织锦绸缎,年轻人,老人,小孩,男人,女人,贫农,富商......

  一睁眼,付上就看到了不同的人和他们不同的一生。

  此时,他有些迷惑,在以往固有的理念中,这些人的屁股既然坐在不同的椅子上,他们的所处的阶级,注定彼此间天生就是仇敌,为什么这一刻,他们是如此的,同仇敌忾?

  他们起身呐喊,怒吼甚至咆哮,神情狰狞,大张着嘴唾沫星子四处飞溅,那样子分明是恨不得吃某人的肉,喝某人的血,甚至令付上想到了某句熟悉的话——‘老子呀,我咬你几口才出气’!

  短暂的困惑后,手心里阵阵翻涌的刺痛拉回了他的思绪,付上这才注意到,不只是手心,全身上下,无处不在的伤创集体撕扯着神经,痛彻骨髓,密布的疼痛甚至令他无法分辨具体是哪个方位传来的。

  但这股几欲撕心裂肺的痛来的快也去的快,几乎是在他开始在意的瞬间便消失不见,有股细腻阴冷的寒流附着在脖颈处,身体变得麻木且毫无知觉。

  付上张大嘴,已经到了嗓子眼的第二声惨嚎硬生生憋了回去,讪讪的合上牙关,这才发现,左边的两颗后糟牙不翼而飞,腮帮子肿起一大片,火辣辣的疼。

  脚下堆砌的柴禾冒起灰色的烟雾,一小撮火苗扑腾着越烧越旺,距离如此之近,扑面而来的热浪下付上感觉自己的脸被炙烤的针扎般阵阵刺痛。

  穿越,星际公民,意识转换各种杂乱的记忆交织着纷纷出现在脑海,画面最终定格在休眠舱内幽蓝的显示面板,视网膜中密密麻麻的小红点,耳内飘荡着倒计时1的回音。

  付上张大嘴在升腾的热浪后大喘着。

  哈,还是,成功了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