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黑巫师的种田日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魂像

黑巫师的种田日志 金色纽扣 2072 2020.03.21 12:31

  元素精灵作为三元素亲和者的特有能力,比起血肉之躯其形态更容易引导元素,并且能够源源不断的吸收周围环境中存在元素,甚至是被对手施法后法术残留的元素。

  这种效果在和同属性元素亲和者战斗时效用尤为明显,自身挥霍掉的元素在极端的时间便能得到补充,倘若每次施法消耗的元素控制得当,一出一进之下,元素绵绵不绝,可谓是战场中的永动机。

  只不过勿奈无胭的年龄较小,自身大脑里容纳的元素体量远不足以支持她转化为元素精灵的形态,而德里克学院元素潮汐池子的爆炸,恰好为她提供了这一条件。

  嘭!

  仿若白昼的小光球升起,高压形成的冲击向外膨胀,爆炸边缘彻底被移为了平地,碰撞核心的沙子在高温高压下结晶,形成一片片类似玻璃的半透明物体,而中央制造出的短暂真空瞬间又形成一个向内倒灌的吸力,四散抛飞的物质重新内卷,一喷一吞,像是炸开的火光又按下了时光倒流的开关。

  待所有光烟尘的效果消散,勿奈无胭倒在其中,正缓慢从元素精灵的形态退出。

  得手了吗?

  佛瑞次飘在空中晃晃悠悠身形不稳,耳内响彻着虚幻杂乱的噪音。《魔法师的自我修养》第二节:当事态超出预估,全力一击以见分晓。

  在贯彻执行了这一点后,佛瑞次以单点时间内更胜一筹的烯元素输出,拼爆发成功拼赢了对手。

  第二节小节:无论胜败,当高飞远遁。

  走,这个时候怎么可能就这样收手走人。

  虽然全力一击之后会陷入一段时间的虚弱期,这个时候就应重新续接第一节的理念,干净利落的脱身才是最安全的选择。

  可他拼尽全力,不就是为了抓到稀有的三元素融合者么,现在,胜利的果实唾手可得,谁能放弃得了。

  控制着身体掠过满地岩浆,佛瑞次落在深坑边缘。

  还好,还好她笨了些,懵懂的孩童,这样的年龄还是很容易向她灌输理念,如果她再大一些,佛瑞次可能就直接放弃了。

  这样想着,却有声音直接看穿了他的心事,清晰的话音在耳边说道:

  “她可不笨,如果她躲开了,齐格不就死定了吗。”

  谁,谁在说话。

  刚刚经历了一场战斗舒缓下来佛瑞次猛的绷紧了神经,左右张望,是幻听吗?

  不是。

  他很快便发现了三百米之外的城墙上,只能看清模糊的轮廓的人影。

  “你,你,你不应来这里。”佛瑞次全身剧震,话音发颤,“长歌要塞绝不可能会被放弃。”

  “当然不会被放弃。”

  “那你是怎么......”

  “你是在指我的军队吗,没有,谁规定公主不能独行,我一个人,来回两天的时间足够了。”

  那声音轻蔑、得意,又自顾自的继续道:“其实我也不用来的,但考虑到梅兰亚托那老骨头年事已高,万一支撑不住岂不是要糟。”

  佛瑞次无助的向后退,心中的懊悔顺着血液流往全身,每一个器官和毛孔都在后悔之前的所作所为。

  “还有机会,只要再给我一点时间,再给我一点时间。”佛瑞次看着城墙后隐隐涌现的虚影,心中疯狂的咆哮,“迟一点,再迟一点。”

  佛瑞次双手背在身后止不住的颤抖,不知何时捏碎了一个元素水晶,星星点点的光芒飘荡。

  快了。

  就差一点,马上就可以发动下一个法术。

  “如果不打那一架,你应该还有机会逃走吧,佛瑞次。”二十多米高的魂像在城墙后漏出上半身,是一个虚化的西泽云珏。

  巨大的魂像缓缓睁开眼睛,做出和西泽云珏一模一样的动作。

  “不,不要。”佛瑞次心中哀嚎。

  西泽云珏拔剑,同步进行的魂像虚空一拉,一把燃烧着黑紫色火焰的巨剑凌空汇聚,直指头顶的展露的星辰。

  “现在,你死定了。”

  西泽云珏说着举起长剑,向前方所在,一剑斩下。

  她手中的长剑在不到零点一秒的时间里跨过了一米多的距离,而背后侍立的魂像,则需要在不到零点一秒的时间里,擎着手中巨剑,令剑尖跨过四百七十多米的距离。

  于是佛瑞次望着那道直插星穹的巨剑,眼前一花,便在无尽的恐惧和绝望中失去了全部知觉。

  “就差最后那么一丝啊。”空气里飘散着佛瑞次最后的意识。

  梅兰亚托的办公室,被表面凿刻繁密纹理的黑色铠甲所包裹的骑士,举剑下劈的动作就这样保持,粗看之下就是像是浇筑精美的铜塑,面甲上两处漆黑的眼眶,原本是向外散发着浓郁的黑雾,此刻正往外飘荡阵阵冰冷的白气。

  千人之中可以出一个元素掌控者,三十个元素掌控者中可诞生一位元素使,一百位元素使里则可能有一位进阶大元素使。

  以上,是漫长的元素史中按照人口内诞生的各个阶段魔法师的比例。

  位列大元素使已经站在人类力量的最上层之间,如果金字塔顶尖的力量这么容易被干掉,那这个世界的制度也不会像极地的冰雕那样屹立数万年而不倒。

  西泽云珏轻轻一跃跳下城墙,漫步在不存在的街道上,稍许后,踢开一块崩裂的青石,解下丝织的银白披风将勿奈无胭包裹起来。

  “殿下,您不该杀了他的。”姗姗来迟的梅兰亚托揉按着眉骨,身形佝偻,浑浊的眼睛已不复之前的清明。

  “我知道谁是指使者。”

  “所以这么做,只是为了保下他吗?”梅兰亚托看了一眼齐格所在的方向,又看了看手中的巫师手札,叹了口气,手中的笔记顿时变作一团坚硬的冰渣,随后化为细碎的宛若流沙般的粉末从梅兰亚托指间洒落。

  “元素潮汐炸了事......”梅兰亚托嗫喏着老脸泛红。

  “汉德伯爵通知我的时候,是我觉得还可以再等一等,责任,我来帮您承担。”

  元素潮汐作为只有元素使才有资格进入的场所,虽然佛瑞次是西泽云珏派来的人,可按照元素潮汐使用的一整套安全流程,如果严格执行的话,是无法出现这种事故的。

  学院内多年的安逸环境,管理上的疏懈,造就了这场灾难,就算没有今日的佛瑞次,只要背后的阴谋家愿意,也有其他人,依照漏洞轻松搞事。

  清冷的夜空下,银月从地平线升起。

  被银辉笼罩的圣德里克,最为激烈的战场的边缘,此时,付上被压在倒塌的房梁之下,已然是出气少,进气也少的奄奄一息状态。

  不管明天的太阳会不会对他升起,未来发展的事态如何,眼下,并不妨碍他向佛瑞次所在的方向用力屈回四指,只留下中间那一根。

  我躺赢,你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