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黑巫师的种田日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隐生的默契

黑巫师的种田日志 金色纽扣 2193 2020.03.10 16:49

  药店伙计梅德杰夫打着哈欠抽掉锁链时,发现一个高大的身影正伫立在门口,时不时地跺脚,显得焦躁不安。

  “杰夫,你这懒货,总算是开张了。”

  身影径穿着单薄的衣衫,杂乱的金发上落满了雾气凝结的水珠,带着一身清晨的凉气在梅德杰夫开门后第一时间挤了进去去。

  梅德杰夫使劲揉了一下惺忪的眼睛,这才看清来人是兽医莫托。

  “发生了什么事,医生,又是哪位先生的宠物受伤了?”

  在药店伙计看来,能让兽医大清早就跑一遭的,无非是又哪家贵族先生的坐骑、或是哪位小姐饲养的小可爱生病了。

  “都不是,快,去拿最好的伤药。”

  看着一脸焦急的兽医,梅德杰夫上下打量一番,说道:“伤药,哪个泥腿子能用的起最好伤药?”

  一边装草药一不时回头瞧一瞧兽医,梅德杰夫毫不掩饰脸上的好奇。

  既然不是贵族的宠物,而贵族也用不着兽医来看病,所以,会是谁呢?在单调枯燥的小镇,除了烧巫师这样难得一见的大新闻之外,人们全靠各种花边小道的消息来打发日常的枯燥乏味。

  因此,拉缇的每个镇民,都有一颗熊熊燃烧的八卦之心。

  而深知这一点的莫托自然不敢撒一些随便一打听就能拆穿的谎言,犹豫一下之后愤愤说道:“是家里的笨婆子,煮饭的时候划伤了手,该死的,还有一大堆活计等着她做呢!”

  说出这话的时候莫托自然知道结局,为了能够完美的圆谎,只能回去后只能给自家夫人来一刀,委屈一下她了。

  “真是抱歉医生。”梅德杰夫满脸同情的将装好的药物交给兽医,“小罗比一定还需要她的妈妈照顾吧,希望她能够快点好起来。”

  “谢谢,托你的福,杰夫,她一定会很快好起来的。”

  没敢用齐格给的钱,莫托从自己的钱袋子里取出两枚银币,付款后道一声谢,没做停留,在拿到药便又匆匆赶往裁缝铺子。

  “嗨,医生,这么早,是要给小罗比定做新衣服吗?恕我直言,那小子长得实在太快了,你最好亲自带他过来......”

  一进门,店里年轻的伙计亚克斯便笑呵呵的迎了上来,如果是在平常,莫托或许还有闲心和这个话痨闲聊两句,可是现在他满脑子都是黑巫师的‘手段’,并将所有自己能知道的最残忍事,都套在黑巫身上。

  “不是,听我说亚克斯......”

  “打算要什么布料,医生,最近店里新上了三款来自莫德瓦的料子,柔软的就像是少女的皮肤一样光滑,我保证,小罗比一定......”

  “可以了亚克斯!”

  “至于颜色,马粪棕您觉得怎么样,小罗比会喜欢这个颜色的,实在不行,还有霜叶蓝......”

  “闭嘴!亚克斯。”

  “医生,先不要着急,如果这些你都瞧不上眼,我们这里还有......”

  面对喋喋不休的年轻裁缝,莫托突然问道:“亚克斯,你摸过少女的皮肤吗?”

  亚克斯:“......”

  “好了,现在,听我说,有做好的衣服吗?要新的。”

  “您知道,我们这里一直都是定做......”

  “那就把已经做好的全都给我,记住,要男人穿的。”

  “可是......”

  “没有可是,亚克斯。”莫托说着将一枚橙金元牢牢的按在裁缝手里,贴近对方僵硬的脸继续说道:“快去准备我要的东西,至于其他人的衣服,告诉他们料子出现了一些问题,你在赶工重新为他们缝制。”

  “如果客人抱怨的话......”

  莫托说着又往裁缝手里加了两枚银币,“这些够了吗?”

  裁缝摩挲着手里钱币的质地和花纹,一张长脸顿时笑成了正方形。

  “当然医生,我的朋友,请先稍等片刻,东西马上为您准备好。”

  说罢便扯开嗓子朝着楼上吼道:“莫比,你这头懒猪,快点起来干活了!”

  一旁的兽医却是立刻拍了拍他的肩膀,阴沉的说道:“亚克斯,这件事,最好不要让太多的人知道。”

  裁缝眉头一皱立刻意识到了什么,握着手里沉甸甸的货币,马上保证道:“当然医生,我和你一样害怕麻烦。”

  “师傅,是有客人来了吗?”

  这时楼道上突然探出一个小脑袋。

  裁缝当即呵斥道:“滚回去莫比,你这头笨猪,谁让你起这么早的?”

  半刻钟后,莫托挎着大包裹离开了裁缝铺子,快步往家赶去。

  ......

  圣律所教堂。

  初升的日光穿过开阔的门庭,高耸的神像脚下,戴着扳指的白银使徒迎着光芒静静肃立。

  匆匆响起的脚步打乱了安静的空气,神色慌急的布道使玛林娜跨入教堂内,在白银使徒耳边低声说了什么。

  罗伦萨沉寂片刻后,仍旧闭着双眼,点了点头轻声吩咐道:

  “不要声张,暗中搜寻找就好,还有,对外宣布齐格已经在牢狱中被处死。”

  “冕下,我们人手不足,如果只是搜寻,这样的话,极有可能让他逃脱。”玛林娜面露不甘。

  “哦?你觉得,那位能够不声不响救走齐格的存在,是眼下身处拉缇的我们能够应付的吗?”

  “拉缇里我们唯一不能应付的就是......”

  说到一半玛林娜突然明白了白银使徒话里的含义,顿了顿,她还是坚持道:“我们可以向要塞的圣堂申请......”

  “玛林娜。”白银使徒突然睁开眼睛,注视着旁边的布道使,“无论如何齐格是在我们手里弄丢的,那位动机不纯的公主殿下随时可能倒打一耙,对外宣扬是圣律所之中存在隐匿的黑巫同伙救走了齐格。”

  “到时候,如果她要替罗安清理逆信徒,你觉得,那位隐匿的黑巫同僚,应该是你?还是我?”

  随着白银使徒的一番话,联想到昨日西泽云珏荒谬的缓刑理由,意识到这一点后玛林娜顿时面色惨白,懦懦的说道:“她、她有这种能力?”

  “既然她会被派遣到哀歌要塞镇守,证明皇帝和赐魂神殿都是信任她的。”

  “玛林娜,无论如何,她才是这里的实际掌控者,如果我们逼急了这位殿下,她随时可以给我们安个罪名,泽东下的事,难道你已经忘了吗?”

  忘了吗?当然没有,帝国最顶端的势力无法忍受圣灵神殿日益庞大的体量,以部分圣使徒宣扬‘君权神授’的罪名发动了一场血腥屠戮。

  玛林娜可没有忘记圣灵布道史上被撕下的黑暗一页,那场曾迫使圣灵神殿转移了宗教中心的战争,自此以后,圣灵的力量彻底从帝国权利中心退出,优秀血液的来源直接被砍掉了大半,传教也变得更加困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