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黑巫师的种田日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筹划总在深夜

黑巫师的种田日志 金色纽扣 2050 2020.03.09 09:18

  巨大的城堡竖立在半山腰,石砌的幕墙和高耸的塔尖在朦胧的月光下只是大概显露出模糊的轮廓,星星点点的灯火点缀其间,又接二连三的熄灭,深夜以至。

  沉重急促的脚步声在空旷的走廊里回荡,最终停在一扇厚重的大门前,然后响起轻缓的敲门声。

  “唔、谁?等一下。”

  “是你吗佛瑞次?你总是走的那么急,进来吧。”

  拜访者依言推门走了进去,看到西泽云珏正慌里慌张的往抽屉里塞什么东西,啪的一声匆忙合上,嘴里还嚼着什么拼命往下咽,空气里有淡淡的果脯味。

  “殿下,那件事已经办妥了。”

  换上了白色窄襟袍子的佛瑞次快步来到窗前的书桌,低头说道。

  ......

  半晌后,西泽云珏嚼完了嘴巴里的零食,向上指了指高悬在屋顶的巨大水晶吊灯,“太亮了!”

  佛瑞次站着没动,水晶灯里的火焰却慢慢暗了下来。

  “停!”

  西泽云珏话音未落,灯光的亮度稳稳的保持在这一程度。

  “安全吗佛瑞次,有没有走漏消息的可能?”

  西泽云珏身体微微前倾,大胸抵在雕刻精美的书桌上勒出深深的凹痕,她压低声音说道。

  “殿下放心,宵禁时向来安分守己的镇民绝不会出现,狱卒从头到尾也不曾看清我们的模样,没有人知道会是殿......是我做的。”

  佛瑞次又在心里默默补充了一句,‘而且,头颅被烧成焦炭的死人是绝不会走漏消息的。’

  至于会不会有人知道是公主殿下做的?镇子上的白银使徒不用脑袋想都能猜到是谁,可知道又如何,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他们连大声对西泽云珏说话都不敢,更谈不上登门质疑。

  “佛瑞次,如果我能多几个和你一样能干的元素使,也不会被派......也不用担心下次还能不能守得住。”

  作为帝国的公主以及一名沉魂骑士,无论如何她似乎都不该推诿和抱怨理应承担的军事职责。

  西泽云珏双手托着下巴,满目惆怅,抱怨的话说到中间又突然改了口,透过巨大的落地窗,她怔怔的望着天边的银月。

  环边银月之后,下个月该是断空黑月,头疼的事又要来了。

  “一切仰仗殿下的指导和重用。”

  佛瑞次微微欠身,头压得更低的了。

  “佛瑞次,你总是那么客气。”

  西泽云珏不再保持端正的坐姿,向后卧倒在铺着厚厚绒毯的椅子上,双手环抱在胸前,抬起修长的小腿习惯性的想要搁在宽大的书桌上,半空中却又硬生生的止住了。

  小腿上传来阵阵幻痛,礼仪嬷嬷握着小教鞭的严厉模样又出现在脑海。

  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她抛开脑海中不好的回忆,问道:“佛瑞次,那个半吊子黑巫真有你说的惊才绝艳的优秀天赋,胜你十倍不止?”

  “为什么我丝毫感受不到元素对他的亲和?”

  “殿下......这个问题您已经问了不止十遍了。”佛瑞次罕见的表现出无奈,“学习黑巫术只是他不甘于在泥沼中沉沦的证明,空有惊叹世人的天赋却欠缺一个展现的机会,现在,您完全可以给他这个机会,这对于齐格来说,完全是再造之恩,等他成长之后,您将得到一位能力更甚于我的忠诚部下。”

  “他曾在圣律所学习过?”西泽云珏又问。

  “是这样殿下,值得庆幸的是他并没有圣律共鸣的能力,暗元素并不是他的亲和元素,按圣律神殿的规定,在十二岁时仍无法达到要求的门徒会被劝退。”

  西泽云珏点点头,拖起圆润的下巴,思忖片刻后自语道:

  “关于吸收新鲜的血液,圣律神殿在这一点上向来做的很好,他们的身影几乎像星光般洒满了帝国的疆域,这些家伙收人从来不问出处,据我所知,圣律神殿的十位圣灵使徒有八位没有任何世家背景平民,其中两位更是被圣律神殿收养的弃婴,相反,我们可能疏落了部分偏僻角落里的艰难生长天才,此消彼长,这大概也是圣律神殿不断壮大的原因之一。”

  “如果他真的具备你说的那般优秀天赋......”

  西泽云珏又毫无形象的趴在桌子上,似乎在憧憬着什么。

  ‘这位殿下还真是好动’,佛瑞次心里想着,只是微微欠身,算是默认了西泽云珏的说法。

  “既然是这样。”西泽云珏一拍桌子猛的端正身姿,“佛瑞次,我们应该直接带他回来,这样的可塑之才,绝不是现在的我,所能损失起的。”

  佛瑞次扫了一眼没有发出多大声音却被按出掌印的铁制桌面,急忙劝告:

  “殿下,行宫里人多眼杂,诡乱的妄议可以出现,但绝不能让有心人抓到真凭实据,不然皇帝陛下和赐魂神殿那里,或许会给您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佛瑞次刻意咬重了‘麻烦’这一词组,余光用暗暗打量西泽云珏的反应。

  不出所料,在听到麻烦后西泽云珏两道细眉紧紧的拧到一起,食指按在桌缘,轻轻的敲打起来。

  半晌,西泽云珏凑到一起眉头仍旧没有舒展开来,转而看向自己的元素使。

  “佛瑞次,你觉得他有可能在圣律所后续的追捕中活下来吗?作为圣律神殿的三级分支,即便圣律所的人再弱,也不是现在齐格能够抗衡,他的水平,和凡人简直没有任何区别。”

  “或许圣律所的人不这么认为,殿下。”佛瑞次不动声色的暗示道,“毕竟,齐格是在他们的地牢中逃走的,要知道,那里可是防卫森严。”

  “哦?”

  西泽云珏面漏疑惑,紧接着眼睛一亮,起身来到窗边,透过窗外看去,圣律所拱形的穹顶在银月下泛着淡白的光,圣洁而肃穆。

  “明天我会向罗伦萨施加压力,齐格逃掉的事圣律所绝不敢声张。”

  佛瑞次闻言心中长舒一口气,今晚的承诺总算有了保障,只要黑巫逃掉的消息没有走漏,那么齐格便存在一定活动的空间。

  “如果殿下没有其他的吩咐......”

  “晚安,佛瑞次。”西泽云珏的声音在清冷的夜风中异常干脆。

  躬身退却几步,佛瑞次转身迅速离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