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黑巫师的种田日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沉船

黑巫师的种田日志 金色纽扣 2121 2020.04.04 19:23

  截止六天前传来的消息,已经连续有十五艘矿船沉入了白水河。

  可以说,哀歌要塞领主们的矿运船,不是在码头边被莫名燃起的大火烧成了灰烬,就是船底被击穿,沉入河底成为了鱼虾的栖息地。

  彼什威格站在船头,看着水面荡出的波澜,脸色阴沉到近乎能滴下水来。

  赶在断空黑月结束之前,若是不能如期将矿石运回,到时候河面冻结,矿石往后的所有环节全部得延期进行。

  彼什威格盯着水面,一个戴着高帽子暴跳如雷的矮人缓缓浮现,正挥舞手中的大锤,喷着口水破口大骂。

  “大人。”

  水面的幻影破碎,突然响起的呼唤惊醒了沉思中的彼什威格。

  “又是什么事?该不会是我们的船要沉了吧。”彼什威格不耐烦道。

  “不,当然不是。”仆人慌急道,“还有半刻钟会进入分流,我们先去拜访哪一家。”

  彼什威格摆手,“不用了,直接去要塞主城,让领主们都过来商议吧。”

  “对了,让两位先生准备一下,试着从送来的船只残骸上,探查一下到底是什么人在坏事。“

  沉船事件的整个过程无不显露着超凡者活跃其中影子,彼什威格这一趟行程特意带了两位元素掌控者,就是特意来解决这些隐匿在黑暗中不敢露头的胆小鬼。

  上次返回圣德里克同家族长辈们经过探讨,所有人一致觉得这件事不太可能是西泽云珏主导的,因为她麾下的军队,也是这条利益链中的一环。

  既然没有公主殿下的影子,那些未知的存在选择了和彼什么家族作对,就准备好迎接接下来狂风骤雨般的怒火。

  ......

  彼什家族位于要塞主城的一座庄园内,富丽堂皇的会客室。

  “兰德特家族的船全毁了,威格少爷。”沉稳的秃顶中年叹息道。

  “萨维家族同样如此。”面容刻薄的贵妇冷冷的说道。

  “帕索利也一样,不只是船,还有满载的矿石。”

  青年大字型瘫在椅子上,提不起一丝精神气,贵族礼仪什么的,在连日的惨重损失中,都见鬼去吧。

  见彼什威格的目光看过来,屁股沾在椅子边缘的管家连忙起身,“先生,德利家族好不了多少,五天前的晚上水手们被来路不明的超凡者踢下水,装满矿石的船被人运走,现在,仍找不到踪迹,船就像铁锅里烧开的水一样,蒸发的无影无踪。”

  “德利少爷呢?”主位上的彼什威格皱眉道。

  “少爷他前段时间返回了圣德里克。”

  彼什威格挥手,管家连忙告退。

  “莫索克子爵,说说你的情况。”彼什威格看向一直沉默不语的莫索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在沉船发生之前,你就停止了运矿。”

  “我的,呃我的。”莫索克擦了一把额头的热汗,“剩下的矿石,全被齐格买走了。”

  和那些拥有超凡者的权利贵族不同,身为普通贵族的莫索克毫无倚仗,他的荣誉继承先祖,但有些东西,只有先祖还活着的时候才有效果。

  “买走?我似乎不太理解您的意思,子爵大人。”

  彼什威格面上布满寒霜,三角眼来回打量框在椅子里的子爵。

  “威格少爷,齐格带着他的超凡者强闯我的领地,您知道的,我只是一介凡人。”莫索克摸出手帕继续揩掉额头不断渗出的汗液。“我向他提起过要塞领主们相互遵守的默契,可那位男爵,完全不放在眼里。”

  说起那位男爵,他人呢?

  “我算数不好,是四个人吗,好像少了一个人。”三角眼闪烁不断,彼什威格环视一众领主,“是有人藏到了椅子下面吗?站出来,让我看到他。”

  哀歌要塞,拥有土地的领主,共六位,算上刚刚离开的那位管家代表,场中只余四位。

  “大人,这位男爵好像还未到场。”仆人小声提醒道。

  彼什威格当然早就发现了没到的齐格,可有些样子还是要做给到场的人看的,例如那位男爵公然破坏大家立下的规矩,只有他一个人,怀着什么见不得人的心思不敢面对大家。

  “齐格吗?”

  所有人保持缄默。怀疑是一回事,可齐格毕竟是西泽云珏亲封的男爵,现如今西泽云珏处在前线,想要求告,也得黑月结束才行。

  “大人,要不,再去请他一遍。”仆人斟酌着小声说道。

  “不用了,明日我亲自拜访。”

  “大家还是商量一下矿石的事,已经损失的那些不计,剩余的,总要按时运回圣德里克,同那边定好的交货日期马上就要到期。”

  从圣德里克出发时,彼什威格筹集了三十艘矿船,算上哀歌要塞剩余的一些破船,不过五十艘而已,想要一次性拉完是不可能的。

  目前的数量,至少跑三趟才行,可按照节气的变化,不到十天断空黑月就会重新替换为环边银月,黑月结束之时,最多五天,白水河就会冻结,往返的时间完全不够。

  “没法子,冰封之后没有一颗矿石能顺利运往圣德里克,走陆路,就算矿石全都是能吃的粮食,也撑不到一半的路程”

  秃顶中年人说着从客位起身,“我们得做好最坏的打算,向殿下说明原委,明年的部分军备恐怕不能如约交付了。”

  “谁能承担得起这样的责任?”贵妇说着也站了起来。

  “若论责任,她的红眼男爵最应该被追责。”慵懒青年一跃而起,“时间会帮我们证明一切,自从那个瘸子来到这里,要塞就没安稳过一天。”

  “不要迷信时间,帕索利少爷。”贵妇深深环视了一眼在座的领主们,“它并不欠我们什么,我的叔父常说一切总会好起来的,只要时间还在向前。可自从他生病了以后,甚至没能撑过一个冬天。”

  “至于那位男爵。”斜眼瞅了一眼青年,贵妇继续说道:“他好歹是一位超凡者。”

  说罢便转身离去。

  贵妇妖娆的背影远去,青年跟在后面嘀咕一声,“萨维夫人不止是被劫财,估计身体和心也一并被劫了去,真不知道他的小儿子该如何自处。”

  看着纷纷离去的领主们,咔嚓一声,手里的琉璃杯被捏做碎片,彼什威格咬牙:齐格,一个小小的男爵,新晋的超凡者的背景,还真是有胆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