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黑巫师的种田日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聪明人只走捷径

黑巫师的种田日志 金色纽扣 2068 2020.03.18 20:03

  “果然,还是不行吗。”

  挪开捂住的眼睛,左右两只眼睛付上各自试了许久,眼珠子都快要瞪裂了,还是做不到清醒状态下令自主意识完全消失,以极度的兴奋的出神状去认知所谓的元素。

  明明前世很容易在看书、打游戏时很容易进入的出神——“集体心流”状态,现在则是彻底哑火了。

  “我对元素有十分的狂热,五分是对安全的需求,五分是对奇异的渴望。”

  这两点,无论哪一点都超越了前世安逸环境下对一些娱乐活动的热爱。

  那么,按照之前的羊羔比喻,出问题的并不是眼睛吗?

  如果是这样,合理的结局应该是可以进入心流状态但还是无法感受到源元素,而不是连心流状态都无法进入。

  苦思不得其解,付上决定换个姿态,离开椅子在书桌前左右徘徊,前后踱步。

  伸手摩挲着额头,靴子在来回踩动发出哒哒的声响,处在焦虑状态中的付上,巫师手札不知不觉间浮现在心间。

  这一次没有丝毫犹豫,念头出现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弯腰从床下拖出行囊,翻出了压在衣物最底层的巫师手札。

  “人不该脆弱。”

  坐回位置翻开封皮,第一行的字迹潦草,一股源自齐格记忆的熟悉感涌来。

  “除了力量之外,一切都是虚妄。”

  下方的字迹截然不同,似乎不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只不过从这两行字便能看出,巫师之路该具备的理念和精神,就真是一条路走到黑。

  揭过扉页寄语,来到了正文。

  展现在付上眼前的内容没有丝毫啰嗦,第一篇便直奔主题,从活人嫁接到死人的器官、骨头植入活人体内......一直到动植物大百科杂交,总体反映了剽窃他人他物力量的高级盗贼心思。

  草草翻看了实验的内容,巫师手札整体记录的实验精神付上算是认可的,实验设计的严谨,考虑的周到全面,具体细节是,在涉及到某一类人体实验时:

  研究人群准备充分:小孩至老人雄性至雌性各个年龄段的实验样本齐全。

  实验环境/地点的比较:万年冰封的雪上以及岩浆沸腾的火山口等等复杂环境进行对比......

  药剂量:内服、外用、药剂量输入大小、输入时间间隔......

  试验体的心理因素:平静中试验体的现象、恐惧时试验体的现象......

  ......

  字里行间流漏的亢奋和狂热,对中间理智稍存的研究精神付上表示钦佩,可还是避免不了实验手法粗糙,手段残忍到不忍直视。

  书上所写的内容,还真是应了扉页的那两句话。

  作为一本手札(实验笔记),除了大量失败之外也不乏部分成功案例,而其中的成功案例正是让付上惊奇的,不可思议的结合方式居然能够成功,果然这个奇怪的世界不能以常理度之。

  除了以上勉强算是能在自己建立的逻辑圈内达到逻辑自洽的实验外,另外也夹杂着大量稀奇古怪材料配方。

  粗略扫了几眼甚至已经不能说是古怪,完全可以用滑稽来形容,牛的后脚筋、处女的裙子、神像雕塑的一小块,蟑螂的左后退......

  付上不由啧啧出声:为了追寻力量,果然够疯狂,从精神到肉体的全面疯狂。

  一本不太厚实的巫师手札很快便翻到了最后一页,大量的实验内容对于改善目前的处境毫无帮助,就在付上以为这本手札的主人水平太次,力量水准远远不及大陆上形容的那般令人生畏时,粘着封皮的那一页边缘突然有干枯茎叶的一角漏出。

  小心翼翼的拆掉封皮,付上将那张压的极薄、干硬的植物叶子靠近油灯,辨识上面的蝇头小字。

  《巫师的自我修养》

  第一节:蠢货才脚踏实地,聪明人只走捷径。

  从轻松感知到元素开始......

  额外的音位?

  看到后续标注的用各个音素组成的发音,付上顿时头大不已。

  人类的嗓子实际上可以发出无穷种不同的声音,而语言之所以能被理解恰好是发出的声音是有限的,一个音位一个语声,任何一种语言只用一定数量的音位。

  付上目前所说的语言中有46个音位,满足了日常的学习和交流,但在此之上,还有额外衍生出的一百多个和文字没有丝毫关联的音位,其复杂的组成体系拥有不同的称呼和作用,例如圣灵神殿有一套音位是用来和他们罗安沟通,被称为神音。

  在付上看来,一个音位能有多个不同的发声便已经足够复杂了,算上多出来的上百个音位,这世界部分人类的语言天赋不可谓不强大。

  从书堆里掏出音素词典,付上按照组合给这些音位标注,没有任何含义,只是一段独立于习惯之外,读起来拗口的发音。

  为了能够流畅进行发音过程,像是用汉字给英语注音一样,付上直接拿地球的汉字给这几段音位做了拼音。

  “Жжжээлэфшча......”

  油灯昏黄的火苗起伏跳跃,嘶哑的嗓音在房间里阴森可怖,付上双手抵在书桌上越读越快,与此同时空气渐渐变得粘稠潮湿,湿润的仿佛能随时滴出水一般。

  不行,还是不行。

  如同行尸木偶般不断地,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发音,已经很接近了,一次次地隐隐握住那种感觉,可是不论他如何努力总是差那么一丝。

  压抑在心底的怒火升腾而起,付上不依不饶近乎咬牙切齿的重复,残留的神志逐渐在愤怒中迷失,为什么就是差那么一点!

  不行,再次一次。

  还是失败。

  失败失败,再试再试。

  直到最后近乎吼出来一般,付上神情狰狞,胸口伴随着沉重的喘息急剧起伏。

  “大、大人......”

  勿奈无胭轻缓的爬下床,像一只受到惊吓小动物,畏畏缩缩的靠近付上,伸出两只小手,小心翼翼的,握住齐格干硬粗糙,宛如死尸般冰冷的手。

  手心里的突兀出现的温暖迅速扩散至全身,身体一阵颤栗,付上声音慢慢低了下来,嘴唇呢喃,不知不觉间停止了发音,恍惚中,有什么东西在面前出现了。

  一滴豌豆般大小的水珠,滴答一声,砸落在书桌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