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黑巫师的种田日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有飞艇吗?

黑巫师的种田日志 金色纽扣 2368 2020.03.11 16:20

  就在付上惶惶不安准备先离开这里另做打算,敲门声响了。

  门外,跟在后面的莫托早已恢复了神志,惨白的面颊不断有冷汗渗出,他本意是寻求圣灵所的帮助,解除齐格对他施加的恶毒诅咒,谁知道途中却遇到了难以想象的大人物。

  在他向侍卫吐露真相后却被绑进了教堂,被带到教堂尽管见到了使徒,可什么都没做便浑浑噩噩的跟了出来,他甚至没记清楚自己到底有没有说出齐格的藏身之处,不过现在看来,这一队护卫显然是带着他直奔回家的。

  莫托对于接下来可以预计见的事绝望不已,黑巫师能否抓到还是个未知数,不出意外的话,当齐格发现自己被欺骗后,他们一家人将承受愤怒黑巫的所有怒火。

  “完了,全完了。”

  莫托心里哀嚎不已,此刻最为后悔的就是和齐格扯上关系,当初就不应该替他接好骨头,让他自生自灭才是明智的选择。

  可当时的齐格是不是已经成了黑巫,如果他不接的话,他能活到现在吗?所以,最应该后悔的是,他成为了一名兽医。

  如果能够重新选择,莫托一定会老老实实按照齐格的吩咐完成任务,可他实在太害怕了,回家的路上思来想去,始终觉得邪恶的黑巫最终会为了隐瞒行踪杀掉他包括他的家人,于是心下一横,转而想要去寻求圣灵所庇佑。

  “四周警戒,不要放任何人进来。”

  吩咐完后,佛瑞次没奢望房子里面会有人主动出来开门,一脚踹开院子的大门,拖着莫托往里走去,正好看到持着豁口菜刀的毅然决然的站在屋檐下。

  “~真巧。”

  看清来人的付上明显一愣,随即讪讪的放下菜刀,伸手打了个招呼。

  佛瑞次面无表情的将手里的包裹抛了过来,“换好衣服,现在就走。”

  因为没有干净的纱布和也没有洁净的水清洗伤口,付上只能黏糊糊的伤药直接涂在创口上,戴上皮手套,又取了一顶宽沿爵士帽压戴上,向前压低尽量遮住自己的眼睛。

  接下来的问题就是,要不要带上她呢?付上看着模仿他同样打扮的勿奈无胭。

  ......

  “你确定吗?”

  佛瑞次瞥了一眼紧紧抓着齐格衣角的勿奈无胭。

  相较于封闭的拉缇小镇,离开了这里,勿奈无胭就是唯一可能暴露齐格曾经是巫师身份的人,带上她,终归是个不稳定的因素。

  勿奈无胭显然是意识到了什么,不过她却会错了意,眼里带着泪花仰头看着付上,“大人,我吃的很少的。”

  少个锤子,我才和莫托说了几句话,东西就全被你吃完了,付上心里腹诽不已,语气却毋容置疑,“确定,走吧。”

  和逃脱的齐格扯上关系,圣灵所为了平息所有隐患,丢下她没有生还的可能,就算圣灵所会放过她,一个没有身份来源的小孩,除不怀好意的人之外没人会收留,而对于付上来说,这可是自己的第一个追随者,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虽然他自己同样是前路未仆,且大概率也是别人手中的一枚棋子。

  佛瑞次点点头,手中兀然间蹦出炽热的火焰,朝着兽医一家走去。

  杀光烧光,这应该是他接下来要做的事。

  “等一下。”付上制止道。

  “你该不会是想让我放过他们吧?”佛瑞次回头,目光里满是审视。

  齐格近乎泛滥的爱心,刷新了以往,他对黑巫师残忍恶毒的刻板印象。

  看着沉默不语的齐格,佛瑞次冷笑一声,手中的火焰散开,“也罢,我不动手,圣灵所也不会放过他们。”

  看着三个抱作一团已经吓傻了的平民,付上心里升起一股兔死狐悲的滋味,身份和命运都被掌握在他人手中,他的实际处境,比莫托一家也强不了多少。

  老莫对他鸠占的身体有些恩情,更是被自己亲手拉下水,在付上彻底被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同化之前,他还是有些不忍心。

  “医生,如果想要活下去,最好离开这里。”

  扔下一句安慰自己似的劝告,付上带着勿奈无胭离开了这里。

  繁忙的码头边,十多只巨大的双桅帆船泊在港中,付上跟随佛瑞次上了一艘货船,向四周观望,宽阔的白水河大大小小的货运船来来往往好不热闹,没想到贫瘠的小镇还有这样热闹的一角。

  仔细观察了一下各类船只,大多只是桨帆船,单层甲板,挂着拉丁帆,风力不足的时候需要人力推动,顺风航行时大多可以休整,在相对平稳的白水河上有较好的适航性。

  探查了一番土著们的造船水平,管中窥豹的付上大致对这个世界的技术有了一定的了解,原本通过对原住居民的生活工具的观察、纺织水平以及铸币的水平,付上本以为他们的技术水准应该停留在远古帝国时期,会以陆路运输为主,交通工具会更落后一些,没想到在部分技术的展现上已远远领先后罗马时期。

  当然目前也只是推测,毕竟只在小镇的一角,帝国的上层甚至是整个大陆到底处于什么水准,在亲眼见到之前付上不敢妄下断言,毕竟他们具有‘魔法’这种不可思议的先进生产力,虽然对其功能性不甚了解,但他还是很清楚,如果这帮人愿意,单单是在创造的可能性上,已经超出了地球人太多。

  “有飞艇吗?”付上指着天空问道。

  “飞艇?”佛瑞次嚼这黑巫师的说出来的新名词,不明所以道:“那是什么?”

  “可以飞在天空的交通工具。”付上形容的更具体一些,他想要了解这个世界在魔法一道上的营运水平到了什么程度,只是宣泄暴躁的力量还是已经融入,并成为生产力的一部分。

  “齐格,我不得不佩服你的想象力。”佛瑞次赞叹道,“不过单凭风的力量,可不足以让船飞起来。”

  “元素倒是可以,但我不觉得会有哪个元素使愿意举着船甘愿如骡马一般被人驱使。”

  “还有,收起你那不切实际的想法,据我所知,没有哪一类平凡生命能够随意飞往天空,当然,长翅膀的例外。”

  元素?佛瑞次已经不是第一次提到元素了。

  所以是他们的思维被牢牢的束缚在元素以内,还是掌握了元素力量的人类为了维持自己的统治,扼杀了所有‘’走歪路的异教徒’?

  而没有元素使干牛马一样的苦力活,也侧面说明了,具备这种天赋的人是非常的稀有的,稀有但仍能维持庞大的统治,要么它强大到令人凡人畏惧,要么强大到令所有人羡慕,前赴后继的追随前行者的道路......

  看到一脸沉思的付上,佛瑞次突然道:“齐格,你该不会是想把鸟类的翅膀移植到人类的身体上吧?”

  付上忍不住笑了笑,这家伙的想象力也不算差么。

  佛瑞次肃声继续道:“你最好收起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

  “我记得有黑巫师这么试过。”

  “在教会动手审判之前,便化作了一滩烂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