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黑巫师的种田日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魔法师的自我修养

黑巫师的种田日志 金色纽扣 2244 2020.03.20 12:58

  “呃......圣德里克的自贸区早有耳闻,今天恰好有时间,打算出去......看看。”付上转过身,不停的向后退,攥紧的手心已然被汗液浸透。

  “是这样吗?”佛瑞次不紧不慢道。

  随着太阳落下,那张亮堂堂的方正脸隐没在城墙巨大的阴影里。

  “回去吧齐格,那里的夜晚对你来说太危险了。”佛瑞次压着步子,缓缓向付上逼近,“毕竟,瓦特告诉我,你连元素的门槛都没摸到,不是吗?”

  “是这样,不过那又如何,在行动上,我拥有一定的自由,殿下不曾吩咐过,你无权约束我。”付上反驳道。

  佛瑞次冷着脸在原地站定,“难道你忘了,一个月的时间,还剩下六天。”

  “阁下。”付上强自镇定道:“不如您亲自告诉我,绿血虫和绿色荟萃的的区别。”

  短暂的安静后。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佛瑞脸上的肌肉一松,平静道:“告诉你也无妨。”

  当二十四小时盯紧齐格的眼线向他汇报齐格去寻找了魔药师,他便意识到齐格得知了自己的异常。

  虽然早有预料,可佛瑞次还是希望,双方都能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齐格老老实实的回到学院过完最后的几天,而他的计划,也能不出一丝纰漏的完美执行。

  “绿色荟萃是为了能够让你通过测试,之所以会说做是吓人的绿血虫,除掩饰之外,我希望你能更听话一些。”

  “作为计划中必不可少的一环,圣德里克沦陷后,你会成为那只可怜的替罪羊,再上一次火刑架。”

  “我可没看到自己的必不可少,就算没有我,你的计划还是完成了。”付上说着继续后移,尽可能的和佛瑞次保持最够反应的距离。

  “不,齐格,您恐怕误会了。”佛瑞次嗤笑,“你真的认为,圣德里克陷入混乱就会迫使那位殿下回援吗?”

  “任何一个有脑子的人都知道,大火燃起的时候,如果两头都想救,结局只能是拥有两座一模一样的废墟。”

  “那位殿下不会回援,六天,她明明有足够的时间可以这么做的。”兜帽下佛瑞次的嘴角勾起阴谋家特有的笑,“这就是赐魂神殿和帝国上层对她的质问,因为她的无能,帝国南部最值钱的城市化作废墟。”

  “而使圣德里克化为废墟的根源,偏偏是她亲手,从圣律所手中救下并派往德里克学院的——黑巫师。”

  直至此刻,付上一直以佛瑞次为残垣之盟成员的身份揣测他的动机,完全被推翻。

  “你不是残垣之盟的人?”

  说到此处,这位往日严肃刻板的元素使身后爆出一团火焰,瞬间拉近距离,狞笑着探手捉住付上的喉咙,在付上弱小无力的挣扎中,便要挖去他的双眼。

  然而进行到一半的动作,如同突然被切断电源的机器般,僵在原地。

  “您、您好像忘了,《魔法师的自我修养》第一节。”勿奈无胭扑闪着大眼睛,弱弱的说道。

  《魔法师的自我修养》第一节——在得胜之前,先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佛瑞次低头看向从左下腹斜插进去的小手,在那个部位,一节结肠被这个小女孩握在手中。

  脖颈如同生锈般迟滞,佛瑞次咬着牙目光转向付上:

  “齐格,没想到你还能给我这种惊喜。”

  “不过......”感受那只试图在他身体内燃起火焰的小手,“你的跟班似乎学艺不精,作为一名优秀的元素掌控者,连一些基础的常识都不清楚。”

  付上用力扳着仿佛铁石般焊接在脖颈处的手掌,斜眼看向身侧的勿奈无胭,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走......”

  嘭!在佛瑞次面前,空气中部分气体的分子混乱度急速飙升,一个圆形的气团炸开,在佛瑞次的精准控制下,所有力道全部向着勿奈无胭倾泻而出。

  反观矮了整整一半的勿奈无胭,无以计数的氧气共价键断裂崩解为游离的氧离子,重新组合为v形分子式的臭氧,臭氧退回氧气的状态继续崩解,整个过程在极短的时间尺度内循环数遍,于是在电子跃迁绽放出的一片炽亮中,两团不同方式引导气体内能剧烈增幅的气团撞击到一起......

  下一秒,佛瑞次踉跄着后退一步,勿奈无胭凌空倒飞出去,砸在街面的墙壁上弹落地面,滚了两圈后不省人事。

  看着倒地的勿奈无胭,佛瑞次捂住伤口哂笑道:“小家伙,看来你也一样忘了呢。”

  一道火舌从佛瑞次肋下掠过,娟娟喷血的伤口处无数血管碳化凝固,外流的血液迅速止住,从消毒到止血,一次性到位。

  “齐格,到你......”

  “嗯哼。”

  佛瑞次的后半段话生生憋回嗓子眼,身体弓成了虾米状,即便是烈火焚身也能保持风轻云淡的元素使,在这普通力道的一击之下却是脸色涨红,五官扭曲。

  此时远处的城门吱吱响起,太阳坠入地平线,通过门洞扩散的悠远回音响彻整个街道,要关门了。

  “齐格!”

  看到付上抱起勿奈无胭一瘸一拐的,挣扎着奔向城门,佛瑞次双目爆出无尽的怨毒,大吼道:“你这只只配生活在臭水沟的肮脏蛆虫,为什么不肯受命运的安排。”

  付上不理会他,只是盯着远处的宽阔的门洞,用所有的力气,向前挪动。

  轰!空气受热膨胀带起特有的劲风声自背后传来。

  感受到身后翻滚的热浪付上压低身形,这一刻他竭尽全力爆发出所有的源素,摆脱目光施法的必要条件,瞬间在身体表面形成了一层极薄的水膜。

  一闪即逝的火焰擦过,付上完好无损的身形出现,蹒跚着继续向前。

  “烯元素魔法免疫?”亲眼见到眼前这神奇一幕,佛瑞次陷入了短暂的错愕。

  不,绝不会,齐格只是普通的凡人,这一点,没有人比他更清楚。

  酝酿着再次开始施法,这一次佛瑞次稍微加了点力道,却也没有继续使用纯粹的火焰攻击,转而使用膨胀的冲击波。

  排山倒海的巨力压来,躲无可躲,付上抱着紧勿奈无胭硬挨了这一击,全身的骨头如同散架了一般,瘫倒在地一动不动。

  靴子踩在石板上的脆响慢慢拉近,佛瑞次的脚尖踏在眼前。

  “告诉刚刚那是什么?在审判来临之前,我会让你少受一些痛苦。”

  “什么都不是,因为你太快了,咳咳。”付上咳着血泡泡,远处的城门早就关闭,拖了这么久,他还在等待那一丝近乎不可能出现的转机。

  “太快?”佛瑞次思索了一下不知所云。

  “呵呵,你要是再有文化一点,大概就会知道液体暴沸后会形成的天然隔热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