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黑巫师的种田日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思虑周详的侍从

黑巫师的种田日志 金色纽扣 3051 2020.03.08 16:00

  佛瑞次脱下兜帽,一张棱角分明方方正正的面孔显露出来。

  “我没想到你会答应的这么果决。”

  招募的过程简洁了点,甚至可以说是潦草,但对于付上来说,毕竟是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说是绝处逢生也不为过,难道他还敢讨价还价,甚至是等别人,三顾茅庐?

  撇撇嘴,付上忍着腮帮子的剧痛,“能为殿下效劳是我的荣幸。”

  力量的背后必然是坚定的信仰,不管是信仰祖先还是信仰主,这是地球人的心灵力量的来源之一,而在齐格的记忆中,在这片土地上信仰则是更甚。

  例如,今日打算处死付上的那位使徒,作为圣灵座下的门徒必然有着异常坚定的立场,即便是将这位使徒绑在火刑架上烧死,也绝不可能迫使对方改变自己的信仰。

  在佛瑞次看来,一个没有信仰的人绝对和忠诚挂不上钩,他似乎在怀疑付上张口就来的效忠能够维持多久,像齐格这样的野生巫师,只要条件允许,改换门庭不过是家常便饭,今天可以为了保命效忠西泽云珏,相同的情况下,明天就可以为了更大的诱惑而损害公主殿下的利益。

  “希望你心里真的是这样想的。”

  佛瑞次说着伸手按在身前的坚硬的圆木上,就在付上好奇他想要做什么,是不是打算徒手碎木时,赤红的光芒从佛瑞次手中爆出,整根圆木霎时间便被包裹在熊熊烈焰中,近距离下高温很快将整张脸映照的通红发热,付上不由得退了两步,想象中的大火扩散开烧掉整间牢房的事被没有发生,佛瑞次精准的操控手中的火焰,在不引发任何余热扩散的情况下只是将手中所按着的柱子烧成脆生生的焦炭。

  第二次,这是付上来到这个世界所见到的,可冠以‘魔法’之名的奇妙力量的第二次,第一次是那位酷似拜月教主的使徒丢出的粉色光团。

  光团可能只是一团带有颜色被凝聚起来的空气团,而眼下所发生的情况下,火焰还能操纵?

  付上直愣愣的望着眼前的不可思议,火不能凭空产生,作为依托物质产生的等离子体,能被看到完全是剧烈的燃烧反应高温电离产生的可见光,是一种现象,而佛瑞次的一番操作对于付上来说不亚于无中生有......

  难道说燃料存在于......他将目光转向佛瑞次完好无损的粗厚大手。

  啪嗒,佛瑞次轻轻一推,烧焦的木头块块碎裂散落,敞开的缝隙恰好容一人侧身通过。

  佛瑞次侧过身,给牢内的黑巫师让开通道。

  按捺住绝处逢生的激动,付上慢悠悠的挪出牢房,他本以为双方谈好之后会再次约个时间,偷偷摸摸的放他离开,完全没想到迎来的当场自由。

  佛瑞次递过巫师手札,付上伸手去接,这才发现上面还搁着一个墨绿的小瓶子。

  “这是?”

  付上拿起瓶子问道,墨绿的液体在瓶内盘旋转动,宛若活物一般。

  “既然你已经决定效忠殿下,为了保障我们彼此间的信任,我认为喝下它还是很有必要的。”

  ‘我认为’?

  这他么是你私自加的条件?

  西泽云珏没想到或者不屑去想的事,他的侍从考虑倒是异常周全。

  付上咬咬干裂的嘴唇,没有任何犹豫,掀开瓶盖将酸苦的液体一口吞下,目前的他,没有选择的余地。

  见付上毫不犹豫的喝掉了药剂,佛瑞次满意的点头,“很好,从现在起,每个月我会按时给你缓解药剂。”

  “公事繁忙,如果我不小心遗忘了,记得找我来拿,当然,你肯定是不会忘记的。”

  “绿血虫会顺着你肠胃进入血液,慢慢的在你的脑内汇聚,超过一定数量时你会感到绞痛并伴有幻觉出现,至于具体的滋味如何......”

  佛瑞次漏出回忆的神色,“虽然我没体验过,不过就已知的案例来看,发病时在得不到缓解药剂的情况下脑液会从耳内还有眼眶中渗出,服药者无一例外的扣出了自己的眼睛,想来遭受的折磨不会比火刑好受多少。”

  佛瑞次拍拍付上僵硬的肩旁,“另外,关于这本书上内容,你最好放弃继续学习的念头。”

  说完后率先进入上方的通道,付上对这位满脸正派的侍从恨的牙痒痒却无可奈何,叹了口气,一瘸一拐的跟了上去。

  两人穿过曲折破旧的阶梯,佛瑞次手中凝聚出火焰装的长剑,一路上将所有东倒西歪昏睡中的侍卫脑袋烧成冒烟焦黑骷髅头。

  并为自己的行为解释:“殿下不该将仁慈留在这种地方,她遗漏的细节由理应由我来补上。”

  空气里弥漫着蛋白质的焦糊味,跟后面的付上强忍着恶心一言不发,捂住嘴堵住胃里的翻江倒海。

  如果明天小镇的头条新闻是黑巫师齐格越狱,那么这些稀里糊涂被夺走生命的狱卒其残忍的死法都会被扣到他头上,而这座监狱的归属权有属于圣律所,看管不利另黑巫师逃掉的黑锅也得由圣律所来背。

  “这家伙。”

  付上跟在后面看的心底发凉,如果说火刑架上的齐格是经过‘公证’的审判后才被处以死刑,至少底层的民众还有所谓的规则和保障,可佛瑞次如同吃饭喝水般随意干掉一个个狱卒,这令他感受到弱小的人在这个世界真的就像路边的蚂蚁般,可以被经过时毫不在意的踩死。

  “虽然没有认出我们,但圣律所会从其残留的记忆中得到我和殿下的形体轮廓,走路的声音,甚至是连他们自身都忽略的......体味。”

  似乎是感受到了跟在身后人在不断的拉大与自己的距离,佛瑞次耐心的解释道:

  “殿下是纯粹的沉魂骑士,而我对烯元素的掌控还停留在最宏观的操作上,我们都不是优雅的人,难免会做一些粗鲁的事,在我这样的程度上,如果对元素的操纵能够再熟稔一些,就可以直接屏蔽掉他们的感知,这些残忍的事就不会发生......不过,说到残忍。”

  顿了顿,佛瑞次回过头来,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付上,“这不是正是黑巫师擅长和喜闻乐见的吗?”

  ‘阁下似乎对黑巫师喜闻乐见的事似乎有些误解’,这是付上心里想好反驳的话,嘴上却没吭声,毕竟他对黑巫师的了解仅限于齐格零散的记忆以及大众在谈到这一职业时的态度,是不是真的如佛瑞次所说的那般不堪,目前没有发言权,还需要后续了解。

  唯一可以庆幸的是佛瑞次还知道何谓‘残忍’,如果他能一边闲庭信步般杀人一边还觉得这很正常,和这样的人共事,付上要考虑的就是如何投一个好胎了。

  古旧矮小的建筑林立,一轮巨大的银月悬在天边,碎石子铺就的宽阔街道上两道影子被拉得细长,清冷的夜空下两人一前一后,隔开数个身位。

  “你可以走了。”佛瑞次说着拇指轻轻一弹,红灿灿的东西反射着银月的光芒隔空飞来。

  红色的小物件掉到地上发出叮当一声脆响,付上蹲下去瞅了瞅,是一枚圆形的红色金属硬币,在齐格的记忆中找了找,观察图案,只发现类似的物件,都属于货币的种类。

  佛瑞次瞟了眼遍体鳞伤的付上还有他那身几乎像破布般挂在身体上的布料,说道:“是红索尼,你可用它买一些伤药。”

  “还有,换一身体面的衣服。”

  无知到这种程度的底层民众吗,付上埋怨一声齐格,急忙将地上的大面值钱币收了起来。

  “还有一件事。”

  已经走远了的佛瑞次又回过头,“记得明天下午按时到达码头,如果不是担心圣所私下将你处死,殿下也不会决定今晚救你出来。”

  付上捏着手里的钱闻言一阵无语,我连脸都不敢露还怎么上街花钱,感情你们什么都没打点好,只负责救我出来?

  这和把囚犯从牢房里救出,但仍将他留在监狱不是一回事么。

  付上已经能想象到明天早上张贴到大街小巷的缉捕令,圣律所为了保持自己的威信必然疯狗一样四处搜寻逃脱的黑巫师,务必要重新将他送到火刑架上以给镇民一个交代,而齐格作为一个半吊子黑巫师学徒,本就完全无法应对这种规模搜捕,更何况,现在身体里换了对此一无所知的付上。

  “不用担心,会平安离开的。”

  佛瑞次安慰似的扔下最后一句话,留下不明所以的付上,一抬头,只见对方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付上回顾左右,空荡荡的街面上四下无人,店铺房屋背着月光的角落阴影重重,空气里安静的能听到自己微弱的喘气声,他不由得打了寒颤,坡着脚一瘸一拐顺着记忆中的路径快步往家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