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黑巫师的种田日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不应放弃的新生

黑巫师的种田日志 金色纽扣 2251 2020.03.08 10:00

  靴子踩在冰冷的石板上,哒、哒的脚步声在黑暗中由远及近,付上摇摇摆摆的站了起来,他没心思去探究来人是想干什么,新的死法还是新的逼供。

  既然没有逃走的可能,趁着还有力气,一头撞死也好少受些痛苦。

  早死早超生,算起来他已经连续穿越了两次,没准下一次就穿成王子、或者领主呢。

  向外退却几步,踉踉跄跄的冲向墙壁,砰!付上头晕眼花,脑门剧痛,一颗包迅速鼓了起来。

  连撞死的力气都凑不全。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那样做。”

  墙壁上的火把被点亮,女人的声音,年轻的声音故作威严,假的非常明显,稚嫩的女声故意粗着嗓子说话,付上之前听到过。

  面对突兀出现的光源,付上低下头用手遮着眼睛,待适应了光亮后再缓缓发下手。

  牢门外侍从举着火把立在一旁,火光只照亮了半张轮廓分明的脸颊,袍襟缝隙间散漏的银白色长发,是不久前以天气为借口留了他一命的公主殿下。

  此刻公主和他的侍从是同样的着装,全身上下收拢在黑袍中,付上不认为是这身装扮是时下的潮流,更多的可能是他们摸到地牢这件事见不得人。

  如果需要,公主殿下大可以派人将他带到面前,而不是亲自屈尊来这腐臭阴暗的地牢。

  “死亡的感觉如何?不好受吧!”

  根据齐格遗留的记忆,眼前这位驻守在军事前哨拉缇小镇的公主殿下,西泽云珏说道。

  这话实在太客气了,按这就身体原主人齐格遗留的观念,他接触过的大人物们应该将下巴抬起三十度,用鼻孔对准他:臭虫,灵魂塞到地狱的感觉如何?

  眨了眨眼睛付上没有说话,心里暗道:在座的各位,像乳猪一样被架在火上烤谁能好受?

  ......

  空气突然陷入长时间的安静,这是牢门外的公主殿下没想到的,在来之前,想象中的齐格在见到她之后,无论是异常软弱的讨饶或是表示不屑强硬的回怼,西泽云珏都想好了对应的说辞。

  可是现在——你一声不吭算是怎么回事?真不想活了?

  西泽云珏皱了皱眉,她不能指望一个没受过多少教育的贫民拥有有问必答的礼貌,于是她的目光转向旁边的侍从。

  旁边的工具人说话了,声音里带着一丝别不识好歹的怒气:“齐格,你知道,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我......”

  付上动了动嘴唇,尝试着发出一个音节,是这里的通用语没错。

  你们他么的想干啥?付上想着,用异常嘶哑的声音道:“不知道,我能为殿下做些什么。”

  在火刑架上过于慌乱,一时之间没有发现,现在开口说话之后,这才发现他的嗓子在发音时像干枯的如同两块树皮相互摩擦,刺啦啦的比重感冒患者破音的嗓子还要严重。

  可嗓子却感受不到任何不适,从齐格的记忆中也未搜索到任何关于嗓音的讯息,只晓得齐格平时是一个极度沉默寡言的人。

  “齐格,你还愿意继续学习魔法吗?”

  公主殿下目光掠过地面上歪歪扭扭的图像和符号,注视着付上严肃的说道。

  继续学习魔法?我学的不是巫术吗?

  付上瞪着眼毫不避讳的直视面前的公主,莫非他还有什么可以利用的剩余价值?

  顿了顿付上说道:“我可没有什么魔法天赋。”

  他偏过头,西泽云珏认真的表情让他觉得这位公主殿下似乎想要招揽他。

  错觉错觉错觉,付上按捺住心里的跃跃欲试,毫无疑问这是个活命的机会,但按齐格遗留的思维惯性,这帮大人物门只想着榨干他们眼中愚民每一丝残存的价值,就像榨油一样,剩下的渣子还可以喂养牲畜,就这么仍在火刑架上烧死了实在可惜,还是以圣律所的名义。

  “我学的是巫术,黑巫术,殿下。”

  后半句付上没说出来,不过提醒的意味很明显,‘黑巫术,这片土地明面上公认的邪恶黑暗存在’。

  如果此刻在大门外招揽的是某个和黑巫一样臭名昭著的邪灵,付上可能早就爬下来效忠了。

  而作为帝国的公主,毫不在意身份这样偷偷摸摸的过来招揽他,能有什么好事?

  齐格黑巫师的身份注定上不了台面,只能是阴暗角落里做些见不得光的事了,而这可能也正是这位殿下所需要的。

  “你学的是什么并不重要,至于你是什么身份也不重要。”西泽云珏满不在意的说道,接着从宽大的袍袖中取出一本书,棕色的封皮,封皮上有四个大小不一的矩形叠加在一起。

  西泽云珏晃晃手中的书:“魔法和巫术的本质都是一样的,都是以元素为基础,齐格,你能在没有任何指导的情况下看懂上面的内容并且融会贯通,我认为除了无与伦比的学习天赋之外,没有其他的可能。”

  “有其他可能么,佛瑞次?”西泽云珏说完扭头问旁边的侍从。

  “没有,殿下,听他的声音,显而易见是服用诚实秘药后的副作用,既然圣律所打算处死他,他身后理应没有指导的巫师,对圣律所而言,唯一残留的价值,是公开处死以获取更多镇民的信仰。”

  “这样的天才处死实在是太可惜了,是吗?”

  “是的,殿下。”

  “那么你的回答呢?齐格。”

  两人一唱一和后,黑牢里再次安静下来,唯一散发光源的火把在四处窜动的阴风中摇曳不定,三只巨大的影子投在墙壁上张牙舞爪。

  “服从您的安排,殿下。”

  假装犹豫了一下,付上一口应下,别管对方是想要他做什么,能被利用总归不是一无是处的废物,这证明他还有机会活下去,总之是没有比烧死更坏的结果了。

  “真的?”突兀出现的惊喜女声另付上一愣。

  “嘛!”西泽云珏接着发出一个语气词掩饰,咧开的嘴在半秒内收拢,然后咳咳嗓子,继续很威严的道:“很好,看来这一趟没有浪费我的时间,将它处理掉。”

  西泽云珏将手里的巫师手札交给了身旁的侍从。

  “明天下午会有前往圣德里克的军需运输船,你和佛瑞次一起出发,前往德里克元素学院学习,当然,你们只有一年的学习时间。”

  “时间很短,尽你所能,齐格。”

  “毕竟它们没有留给我多少时间!”语气沉重的说完最后一句,西泽云珏转生隐没在黑暗中,脚步声渐行渐远。

  这......这就好了?这么干脆?

  不考验一下我的人品或者签个契约什么的?

  狭小的地牢中剩下两个人,侍从佛瑞次和不知所措的付上相互瞪眼,虽然看不清佛瑞次兜帽下的面孔,但付上还是知道他在盯着自己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