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黑巫师的种田日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自以为是的感官

黑巫师的种田日志 金色纽扣 2214 2020.03.11 09:00

  “我们没有那样做,她没有证据,她不能就这样随意污蔑我们。”

  在白银使徒例证后,玛林娜的言语已经有了慌乱。

  “有些事不需要证据,就和泽东下发生的事一样。”看着一脸不安的门下,罗伦萨微叹一声,挥手道:“下去吧......”

  “可是......冕下,如果齐格再次出现在小镇里,拉缇民众对我们的信任......”

  玛林娜在来之前便充分考虑了越狱的齐格可能带来的恶劣影响,现在,她还想坚持一下。

  罗伦萨摇摇头,“如果那位殿下真的打算通过这种手段对付我们,对她来说,同样是一个不可清洗的污点。”

  “另外,死在罗安怀抱中的齐格是不可能复活的,出现的,只可能是他失散多年的同胞兄弟,或是践行齐格意志的传人。”

  明白了白银使徒的意思后,玛林娜对着神像深深弯腰行礼,和来时一样匆匆离去。

  她还是打算尝试一下能不能抓到齐格。

  只是人还未走出教堂,却又僵着身形,如同上了发条的机械人偶一般,一步步的原路退回。

  “今天天气看起来不错呀,似乎是个审判的好日子,不过,我刚刚听说,齐格逃走了?”

  听到声音的时白银使徒便预料到麻烦上门了。

  果不其然,随着接连不断的的金属甲叶摩擦声响起,西泽云珏出现在教堂门口,还是一身老套的厚重铠甲,银白的长发随意披散着,在质疑的话语中那张精致的脸上却看不到半点怀疑,完全是对‘听说’消息的笃信不疑。

  此刻,白银使徒罗伦萨收起脸上的无奈之色,抱胸行礼,“完全没有的事,殿下,齐格已诚心忏悔,昨晚便回归了圣灵罗安的怀抱。”

  “真的是这样?可我路过打算进来拜访一下罗安的时候,它虔诚羔羊似乎不这么认为。”

  西泽云珏招手,立马有带着面甲全副武装的护卫出现,将一个五花大绑的男人拖了进来,扔到地上。

  跪倒在地的男人抬头环视四周,一眼便认出了神像脚下的白银使徒,顿时眼泪鼻涕齐下,哭嚎着爬到罗伦萨脚下:

  “救我,使徒大人,求您,救救我和我的孩子,齐格就在......”

  “孩子,不要急。”

  罗伦萨快步上前,没等对方的话说完,便满脸慈祥的伸手按在兽医的额头,随着柔和的粉色光芒亮起,兽医惊慌失措的双眼顿时变得空洞而呆滞。

  “齐格已经死了,至于他生前带给你的恐惧,圣灵会用时间来抚平这一切的。”

  兽医茫然的点点头,一秒前还在哭嚎的他此刻异常平静。

  罗伦萨惋惜道:“看来齐格虽然结束了他的恶行,弥留的阴影却始终尘蒙在民众的心头,玛林娜,送这个可怜人回去吧。”

  “是的,冕下。”

  一直在旁边安静侍立的布道使努力忍住冲到莫托家里搜寻的冲动,耐着性子扶起牵线人偶般的兽医,向教堂外走去。

  “殿下。”

  沉默的佛瑞次突然站了出来,“或许我可以帮忙拿一些行李。”

  “当然。”西泽云珏点点头。

  于是佛瑞次从另一位侍从手里接过莫托买来的东西,快步上前扶住莫托的另一侧肩膀。

  “对了,现在好像是贸易季,来往者众多,拉缇近来可能不够太平,我的护卫恰好可以为玛林娜布道使的安全负责。”

  西泽云珏话音刚落,门外两排侍列的骑士咔嚓一声猛的提剑,迅速改换队形环成半圆将玛林娜圈在中间,面甲后透出的十几道冰冷目光纹丝不动的盯着这位金发布道使。

  向来只和喜欢跪着说话的平民打交道的玛林娜哪里见过这种阵仗,一时间两条纤细的腿都有些站不稳,心里衡量着她那两个勉强撑场面的圣灵术能打几个。

  贸易季来往的大多都是些普通的商人,没人有兴趣也没人敢去打一位布道使的主意,心里这样想着,可看到人堆里身形僵硬的玛林娜,白银使徒无奈道:

  “突然想起,还有一些更重要的事需要玛林娜去做,至于这个可怜人,就拜托殿下了。”

  西泽云珏眼里闪过亮光,面上却装作毫不在意:“放心吧,在我的领地上,断然不会令这样一个人可怜人再次受到伤害。”

  目送西泽云珏一行人离开,凑过来的玛林娜欲言又止。

  罗伦萨回身看着巨大的神像,抬手道:“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

  ......

  “奇怪,为什么还没有回来?”

  莫托家中,看着陶制水罐里滚开的热水,付上不时抬头向外张望。

  难道是店铺营业时间比较晚吗?付上暗自猜测着将热水倒入盛有凉水的巨大木桶中,然后踹了一脚还在舔盘子的勿奈无胭,指了指水桶。

  勿奈无胭放下盘子,老老实实的翻了进去,齐格带上兽医的皮手套,他要亲自动手,清除身边无时无刻不在散发恶臭的源头。

  本打算跳进去一起洗的,可考虑到身上的伤口,付上还是终止了这个念头,他现在只能期盼莫托带回来的伤药能够有效,伤口最好不要发炎。

  在这个拥有魔法的世界中,齐格的记忆里能够加速伤口愈合的法术不是没有,不过那远不是付上这个阶层所能接触到的,有钱也不行。

  半晌后,正搓的起劲的付上突然发愣,问道:“你是女的?”

  勿奈无胭睁天空一般的眼睛,粉嫩的桃心脸盯着付上,无辜的点点头。

  付上直起腰深吸一口气,他要正视自己的身份,巫师可不是炼铜术士,二者天壤之别。

  摘下手套丢入水桶里,付上指着墙角缩成一团的妇女,“你,把她洗干净。”

  在莫托的老婆抖成一团为勿奈无胭搓澡时,付上又打了一盆水准备清洁一下面庞。

  当齐格面孔倒映在水面上时,付上略微惊讶,在形体轮廓上,这张脸比前前世那些削骨的男明星强了几分,虽然每个人、每个时代的审美风格都存在不小的差异,可付上还是对齐格的面貌充满信心,上上辈子要是有这么一张脸,他也不用卖命的社会底层挣扎。

  唯二美中不足的大概是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原本一对灰色的眼珠子在齐格的一次试验中有一只变成了血红色。

  擦了一把脸,还未等到莫托回归,付上心里隐隐生出一丝不安,问道:“镇上的铺子一般什么时候开张?”

  听到莫托肥胖的莫托夫人声音发颤的回答是太阳升起的时候,付上意识到事物的发展应该已经脱离他的掌控了。

  莫托的老婆自然知道按照正常的行程耗时莫托这个点早该回来了,之所以迟迟未归,她恐惧的事的大概已经发生,她的丈夫中途改道去寻求圣灵所的帮助,他明白这么做意味着什么,等于直接放弃了她和孩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