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黑巫师的种田日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齐格男爵

黑巫师的种田日志 金色纽扣 2114 2020.03.21 21:10

  走廊上响起清脆的脚步声,西泽云珏双腿修长,而身高只到他肩膀的年轻财务大臣,穿着一身大红袍的特洛德德,不得不迈着小碎步紧紧跟上。

  “殿下,既然您不打算问责齐格,最好是......”

  “怎么,你觉得,是应该杀了?还是驱逐?”

  单听那不悦的语气,迎上通道里的冷风,特洛德德后背瞬间爬满了一层鸡皮疙瘩。

  自从佛瑞次事件之后,这位殿下看谁都像是卧底,往日里的信任持有几分,现今的怀疑则同样对等。

  “不,我是问,您打算如何安排他。”

  自小在这些王公贵族群里混大的,特洛德德哪能不识这点眼色。

  “嗯,赏他一百个红索尼怎么样?”

  特洛德德闻言两脚一软,差点扑倒在地。

  “殿下,您的红索尼......”眼光不时观察西泽云珏,特洛德德小心翼翼的说,“已经不到两百个了。”

  “哦?”西泽云珏一愣,站定,侧头问,“南边有龙吗?”

  特洛德德:“......”

  政务大厅门口,内务官双手叠在胸前,西泽云珏刚出在拐角处,远远的便弯下腰来。

  “事情办的怎么样。”

  杀了佛瑞次,保下齐格,将所有的黑锅背到自己身上,那位被隐瞒起来的三元素亲和者,西泽云珏势必要得到。

  “殿下,那位小姐对齐格的依赖......”内务官面露难色。

  特洛德德快步上前,推开沉重的大门。

  “这样的话,想要将她留在身边,就只能将齐格一起留下了。”

  西泽说着径直走入,心里想:或许当初就应该‘误伤’一下,连齐格一起干掉。可这样的话,万一勿奈无胭闹起来就不好办了,而且,齐格早已宣誓效忠于她,此种的做法,违背母亲曾今教导的理念。

  内务官和特洛德德紧跟着进入大厅。

  “另外,关于她的姓氏,查清楚了吗?”

  “殿下......”内务官的脸色愈发难堪。

  “好吧我知道了。”

  摆了摆手,西泽云珏在宽大的书桌后来回踱步,顿了顿,吩咐道:“叫骑士长和政务官过来。”

  “您稍等。”内务官连忙抚胸接下这个任务。

  “对了,叫他把哀歌要塞的地图带上。”西泽云珏提醒道。

  陷在宽大柔软的椅子里,西泽云珏拿起桌面上的一本诡奇画册盖到脸上,清晨的阳光照在瀑布般垂落的银发上,脖颈雪白的肌肤晶莹剔透。

  此刻,在特洛德德的眼中,安静下来的西泽云珏才像帝国的公主,聘婷秀雅、清艳脱俗,否则就是北疆长大,不通人事,只会打砸的野丫头。

  特洛德德不由感到惋惜,自己不会作画,要不然皇帝看到了一定会感到欣慰。

  皇帝欣慰了,他这两年才不算白干。

  没等多久,内务官带着骑士长和政务官到来。

  “进来!”

  西泽云珏丢下脸上的画册,翘起二郎腿。

  进来的只有栗色长发的女骑士长荼蘼菲菲的和满脸胡子的政务官。

  在西泽云珏的书桌上将哀歌要塞的地图铺开,政务官静静的侍立一边,耐心等待。

  粗略扫了几眼,看着地图上被标记的满满当当的有主之地,西泽云珏敲着桌面沉吟片刻,问道:“最近,领民们都很安分吗?”

  三人一怔,不约而同的彼此对视。

  政务官主动上前一步,抑扬顿挫的说道:“殿下,在您的治理下,领地内方兴未艾,蒸蒸日上,领民们生活安康,相互爱戴,都在歌颂您的仁慈、伟大。”

  “喔......”西泽云珏眉毛拧在了一起。

  特洛德德察言观色,将齐格的事联系到此处,转念一想,越过政务官。

  “殿下,菲特子爵前段时间当街打杀了皮货商人父子......”

  “哦!”西泽云珏眼睛一亮,语速飞快的说道:“杀人抵命,快把他吊死。”

  “殿下。”政务官神色一变,和特洛德德并排靠前。

  “菲特子爵的爵位来自圣德里克的军事家族菲特,处死他您必须先向帝国中央授勋殿报备,证明菲特子爵有罪,剥夺他的爵位后再由政事堂下达执刑命令,此外,菲特子爵杀掉的只是两只贱民而已,罪不......”

  至死处以罚金还未出口,西泽云珏便不耐烦的打断道:

  “就说他私通黑巫师,拒捕。”

  政务官愕然:拒捕也不应该吊死,乱剑砍死才合适啊。

  “快去吧!”

  “如果他儿子还想继承爵位,就一起吊死。”

  走到门口时,政务官黑着脸,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嘀咕,“这位来自北疆的殿下,做事毫无贵族风范呢。”

  待政务官远离,西泽云珏盯着斜上方的天花板沉思,“德德,难道栽赃嫁祸,随意杀人掠夺,不属于贵族风范吗?”

  特洛德德:“......”

  “嗯,现在有位置了,关于留下齐格的事,让他来做子爵怎么样?”

  “殿下,您能授予的,只有男爵,而且这样直接授予,似乎不太符合......规矩。”

  特洛德德便秘了一样,硬是挤出了‘规矩’两个字。没用啊,他内心对自己大吼道。

  西泽云珏无所谓的表情,“那就这样了,只要哀歌要塞需要我,就没人能把我怎么样。”

  “这位殿下,早就知道自己的重要性,完全是有恃无恐。”有了前车之鉴,特洛德德内心想到。

  “哈,他们一定都觉得我有恃无恐。”西泽云珏轻笑。

  “殿下。”特洛德德摸了一把脑门上不存在冷汗,“臣下刚刚想到,今天的税务还未处理。”

  “去忙吧。”

  如蒙大赦的特洛德德退下,西泽云珏的目光看向场中挺拔玉立的女骑士。

  “殿下,您尽管吩咐。”女骑士异常自觉,颇有气势的娇叱道。

  西泽云珏看着这位和自己一同离开故乡伴随至今的骑士,目光柔和,“关于新封的齐格男爵,以后,你就是他的助理骑士。”

  “啊?殿下,您......”眼中是明显的不愿意,荼蘼菲菲想了想,“您的安全向来是由我负责的。”

  “我的安全?”西泽云珏面色古怪,“伸出你的手指头数一数,我在战场上救你的次数,菲菲,数的过来吗?”

  骑士长霎时羞红了脸,看了看自己手,想说什么,支支吾吾却又说不上来。磨蹭半晌后,喉头哽咽,眼眶泛红,泪水打转。

  “行了菲菲,我只想你保护好她,齐格身边的那位小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