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黑巫师的种田日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傻子领主

黑巫师的种田日志 金色纽扣 2327 2020.03.24 14:34

  用过早餐,付上吩咐男仆小羊:“通知各个管事,召集领民们到我的庄园门口集合。”

  想到其中可能会有人因为一天没有工作而饿肚子,于是付上补充道:“每个家庭只需派出一位代表,参与者可免费得到一斗小麦。”

  “男爵大人。”小羊恭声道:“仓库被搬空了,仆下昨晚带来的,都是磨好的精细面粉。”

  “而且......”似乎是担心男爵大手一挥直接分面粉,“面粉的贮备并不是很多,新的采购还没开始。”

  “这样吗?那就先从管事们手里支取小麦吧。”

  只要是领地上存在的,付上都可以无条件占有七成,至于未经开采的资源,他是百分之白的拥有,如果领民们开荒,经过他的允许后产出需要上交七成,即便是山里采摘的野果,按规矩摘十个也要交七个,只不过在这一方面略微宽松。

  至于领地的管事们,收获只需要上缴五成。

  除此之外,还属于世代相承的农奴,为庄园主人的私产,西泽的律法规定拥有爵位者才能豢养私奴,有超凡者的影响成分在里面。

  付上继承的这片领地,因为西泽云珏只说要吊死子爵,里面便拥有了一定的操作空间,其家人都被政务官网开一面,于是子爵一家带着财物和农奴举家迁移,现在,付上周围的近千亩地,处于荒废状态。

  午后,庄园口门口聚集了三百多人,以老人和小孩为主,无一例外的,脸上带有惶恐和不安。

  贵族召集他们从来没有过好事,无非增加新的赋税,或是工程征调,再就是领地上出了什么事故,需要找人来担责。

  看到当自己出现时所有人齐刷刷集中过来的目光,很好,不需要他刻意强调。

  “所有人,以各个村子为主,分开。”

  付上站在椅子上举着五个手指头,大声强调。很快,忐忑的人群规规矩矩分作大小不一的五堆。

  安排了五个读写流畅的仆人,每拨人群被要求以村子为单位排队登记。

  要求详细记录各个家庭的人口数量,成员年龄健康等状态,工作内容,是否存在手工艺者,近三年的土地产出量......

  登记完了,就可以去五个苦着脸的管事那里领取一斗小麦,另外,每个人到场的人,可以喝到领主大人额外提供的一碗糖水。

  “他在搞什么?”

  付上身后,二楼的房间,透过窗户看着纷攘农名的荼蘼菲菲皱眉道,“将这些时间用来修炼不好吗?”

  “好像是在统计什么......”旁边的魔法师回道,看到一旁还在发小麦的粮车,继续猜测,“可能是想改善一下领民的生活条件,聚拢人心?”

  荼蘼菲菲下巴微翘,“一群未经训练的凡人而已,能有多大的作用。”

  “这......恐怕只有齐格男爵才知道。”

  “你不舒服吗?”

  荼蘼菲菲转头看向身旁的魔法师,无精打采,说话声音偏低,时不时的闭上眼睛。

  “昨晚没休息好,骑士长阁下。”

  “只是昨晚?”

  荼蘼菲菲疑惑不解,在她的认知里,元素使用者们通常都是精力旺盛,即便是三四天不休息也不至于像现在这般,简直就像是全力以赴的经历了一场恶斗。

  “是这样的骑士长阁下,晚上休息的时候,我怀疑房间里有......”

  “他在干什么!”

  魔法师话说到一半,只见一旁的女骑士长满面愠色,愤愤离开房间,急促的下楼声响起。

  被打断后魔法师顺着对方刚才的目光看过去,只见庄园的野地里,男爵捏着土块翻看,而他旁边的勿奈无胭,正乐滋滋的用糖水和泥巴,相反,男爵不但没有阻止这种及其不雅的行为,反而在一旁指导着关于形状的塑造,周围的四个女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手足无措。

  “齐格男爵,请你停止这种荒谬、无趣的游戏。”

  冰冷的声音响起,付上头顶的光亮一暗,回头看去,荼蘼菲菲面若寒霜。

  “你们还在等什么,还不快帮无胭小姐清洗干净。“

  勿奈无胭手、脸、衣服上沾满了泥点子,女仆们正要过去,空气里的热陡然拔高三分,勿奈无胭面露凶相,于是几位女仆看着付上和荼蘼菲菲,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荒谬吗?”付上侧头问。

  手里拿着一个烤干的泥娃娃,勿奈无胭摇摇头。

  “无趣吗?”

  “很有趣大人。”

  勿奈无胭举着少了一条腿的泥娃娃,举起来朝荼蘼菲菲炫耀。

  “怎么样骑士长阁下。”

  付上拍掉手里的泥土站了起来,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镜,充满挑衅。

  “你......”

  看到完全不往自己这边站的勿奈无胭,荼蘼菲菲气结,顿了顿,“我会把这件事向殿下如实转告。”

  “可以啊,只要我们的公主殿下能管得着。”

  听到那不屑的语气,荼蘼菲菲下意识的想要反驳,却又无言以对,于是一对拳头捏紧又松开,鼓囊囊的胸口起伏速度加快。

  “她不会捶我一拳吧?”

  看到这个多事的女人明显气的够呛,付上提高警惕,不经意间,往勿奈无胭身后退了一步。

  哪知,就这样憋了一会,对面的女骑士眼角有晶莹溢出,紧紧咬住嘴唇,很努力的不让眼睛里打转的泪水掉下来。

  付上顿时头大不已,盘算了数次怎么都没想到会是这种结局,快速将勿奈无胭提溜起来送到女仆手里,“帮她清理干净吧。”

  经历了这场短暂的小风波,登记已基本结束,于是付上大声宣布今天的事就到这里,所有人可以回去了。

  付上话音一落,呆望的领民们先是一片死寂,紧接着喧哗不止开始相互沟通。

  什么,回去?

  回去是什么意思,是有什么深层含义吗?今天领主的话怎么这么难懂呢!

  “我说错什么了吗?”

  付上不明所以的看向凶神恶煞的大卫。

  大卫连忙走了过去,重新确认了一遍他的意思,点点头,和其他管事一番交流后。

  “你们这帮蠢物还在等什么!还想再来一斗麦子吗?”

  “叫你们回家,回家懂吗?是腿折......呃不,是没有腿吗?赶紧滚回家!”

  管事们吆喝谩骂,将赶马的鞭子抽打在车辙上,地面上,发出脆响,溅起尘埃。

  又喝又拿本以为终于到了揭晓正事的时候,没想到,居然真的结束了。

  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年长的疑心不减,都觉得这个新来的黑心领主在图谋着更大的什么,而年纪小的,只觉得领主是大傻子,平白无故送吃的,真傻,要是每天都这样就好了。

  将所有的登记资料汇总,人口年龄等列作一排,数字详细注释,果然,做成表格一目了然,看起来也最为舒服。

  太阳落山的时候,和往常不一样,天色渐渐变暗,万里无云,却没有一颗星星出现。

  付上放下笔,朝外看去,他所好奇的断空黑月,在愈发浓郁的暮色里,很快便出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