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我只想平静的生活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第一次站桩

我只想平静的生活啊 肥酋且咸鱼 2376 2021.04.08 13:24

  俞羡生知道正面询问,极容易遭到老妈的火力洗脸,所以他决定来个七百二十度托马斯回旋战略。

  俞羡生放下筷子,油腻的说道,“妈,您亲爱的儿子今天在学校被欺负了啦”

  养育了十几年儿子的洛妍,自然知道俞羡生又在耍宝了,她淡定的夹了口菜,然后夸张地陪演,“呀!儿子,你被谁欺负了,明天我就去学校找老师评评理。”

  妈,你这说这话的时候能先放下筷子吗,这就是我在你心中的地位吗,俞羡生一头黑线的看着浮夸的老妈。

  “我被武道老师欺负了”

  “嗯?”洛妍疑惑地嗯了一声,看着儿子示意继续讲。

  “我上课摸鱼被发现了,老师抓到我,说我在浪费自己的武道天赋,就对我施行了加量不加价的锻炼大礼包,而且还说以后会重点关照我,妈,你说我该怎么办啊!救救孩子吧!”俞羡生用春秋笔法把下午的事情描绘了一遍,同时还巧妙地,既询问了母亲对的看法,又把自己摘了出来。

  俞羡生内心得意,他都佩服自己的聪明才智,妹妹也投来了干得漂亮的眼神。

  老妈听完,总算明白了儿子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她不慌不忙的夹了口菜,出乎意料地说道,“谁叫你上课不认真的,以后认真锻炼,上课不要偷懒就行了”

  兄妹俩闻言,先是不可思议的对视了一眼,然后皆是喜上眉梢,认为老妈是同意他俩选武科了。

  “锻炼一副健壮的身体,以后出来社会上班就不会总生病了”,姜还是老的辣,洛妍这话犹如泼了一盆冷水,瞬间就把兄妹俩的热情给浇灭了。

  “好了,好了,快吃饭,菜都要凉了”,现在是大夏天,菜哪有那么容易凉,洛妍的意思兄妹俩也明白,就是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

  兄妹俩丧气的对视了一眼,知道今晚的试探到此结束,结果依旧令人失望。

  ----------------------

  夜晚,回到房间的洛妍从抽屉的最底层拿出了一张相片,那是兄妹俩小时候他们一家四口的合照。

  洛妍看着已有些泛黄的照片,相思难抑,她眼角酸涩,泪水渐渐湿润了眼眶,迷朦了视线。

  痴痴的凝视许久,洛妍强颜欢笑的自语,“世宁,你的儿子怕是也继承了你的习武天赋了。他们也都长大了,我本不应该这样阻止他们自己选择人生的,但我害怕啊,害怕有一天像失去你一样,永远的失去他们。”

  一滴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流出,划过脸颊滴落在照片上,洛妍急忙擦干眼泪,慌张的拿纸巾将照片上的泪痕小心翼翼地擦拭干净。

  窗外的夜空很晴朗,一轮皎洁的圆月高悬,今夜有多少人在望月,月又照见了多少相思的人。

  隔壁的房间内,俞羡生在床上辗转难眠,师长的期望与母亲的意愿,还有自己对武道的向往,三者之间在脑海里交错繁杂,扰乱了他的心神。

  他真的很迷惘,自己的未来将去往何方,我究竟该选择遵从老妈的安排以后老老实实当个平凡人,还是遵从自己的意愿选择不可预料的武者人生。

  俞羡生虽然是一条咸鱼,但他骨子里却莫名的抗拒着那种一眼可以望到头的生活。

  他不是那种追求波澜壮阔人生的勇士,他也不是那种喜欢徘徊在死亡边缘的疯子,他只是讨厌那种人生经不起一点波折的无力感,事实上他经常在梦中体悟死亡,也正是如此,他更是厌恶那种面对死亡时连一丝挣扎的余地都没有的感觉。

  他喜欢的是那种可以自己选择的平凡生活,而不是被生活所平凡。

  思绪如乱麻,理不尽剪不断。

  “ε=(´ο`*)))唉”,算了算了不想了,船到桥头自然直,走一步看一步吧。

  不过在这之前,我的想个办法解决邓老虎这个麻烦,不然以后的日子怕是要水深火热了。

  明天试试那种方法吧!应该不会出什么茬子吧...

  想着想着,阵阵困意袭上眼皮。

  清晨,俞羡生连续两天早起了,昨晚睡觉前他就调好了七点的闹钟。

  无声地出门后,他一路小跑了将近二十分钟,来到了附近的公园内。

  公园内,树上的鸟儿清脆的唱着歌,处处都是含苞待放的花蕾,点点晶莹剔透的水珠在温柔的阳光透射下,闪闪发亮。深吸一口清新的空气,仿佛都能尝到丝丝甘甜。

  周末来公园的人还真不少,俞羡生转了一圈愣是没找着无人之地,只能找一块相对人少的地方,准备尝试独自一人练习无极桩,也就是邓老虎教授陈昊三人的基础桩式。

  无极桩只是一种最为基础的桩式,危险程度也比较低,所以在社会上广为流传,网上有一大把免费收费的课程提供给群众学习。

  公园里就有很多的老大爷们在练习,但他们只是单纯地站个形体,活动活动筋骨,放松放松心情,不追求身体的淬炼。

  按理说初学者在没有师者教导的情况下,独自练习站桩是一件官方都不推荐的操作,那为什么俞羡生胆敢这般作死呢?

  练习无极桩有两大难点,第一是入门难,炼肉初期气血少,不容易感知,第二,气血精细操控困难,容易导致岔气。而这两点的俞羡生恰好都有把握解决。

  上面这两点有一种人可以避免,那就是精神力强的人,俞羡生就是这种人。

  或许梦境的原因,俞羡生的精神力远超同龄人,旁人在自身气血不到一定量时,感知其存在都是困难重重。而俞羡生在炼肉刚踏入前期时,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感知到自身的气血,但不能精细的操控。

  然而,昨天在经历了梦境之后,俞羡生的精神力又猛地增长的一节,这大概是9527最后的馈赠吧。

  俞羡生没有立刻开始站桩,他先是静立不动感知自身手部的气血,随后如履薄冰的调动气血流动。

  很快他欣喜地睁开双眼,果然他如今可以做到精细操控气血了。

  一切准备就绪,俞羡生开始了首次站桩。

  他先自然站直,两脚横开与肩同宽,头正身直,双目垂帘向斜下方斜视,舌顶牙龈,周身放松。之后两腿微曲,身体重心放于涌泉穴,双手由身体两侧向前旋转,手心向后指尖向下,两臂略有弯曲,弛而不松。

  无极桩意在无极,简单地说就是高度放松,意形合一。

  慢慢的俞羡生开始放松,从头顶到脖颈、脊椎、盆骨、双膝、脚踝,节节放松,节节对正,最终双脚稳稳地扎根于大地。

  吸气呼吸之间,空气中的灵气溶于气血,壮大气血,意念驱使血气缓缓流动,淬炼身体,使身体气血上限不断刷新。

  然而气血每运转一厘一分,都在极速消耗,空气中的灵气相对于消耗的速度完全是杯水车薪。

  俞羡生一边小心翼翼的运转气血,一边时刻观察着自身血气的余量。

  不知过了多久,俞羡生感知到身体的气血值快要到了警戒线,当即起身双手于胸前,掌心向下按压,结束的第一次的站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