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长生的我只想苟到无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2.消息!

  苏秦当然不是要行什么苟且之事!

  虽然他不诩自己为正人君子,但也不会做出那等趁人之危的事来。

  之所以给玉娘下迷药,只是担心抱她的时候突然醒来,让两人都尴尬,而且还污了自己的清白!

  将玉娘在床上安顿好,盖好被子后,苏秦走出厢房。

  忽然他看向某个房间,看见打开的门缝后探着一双大眼睛,见他瞧过去,吓得连忙缩了回去。

  苏秦笑了笑,觉得玉娘这女儿也是可爱至极,便不再吓她,重新回到客厅,开始守夜。

  哮天闭着已经趴客厅与前院的大门边上,每当街道外走过巡逻队,它的耳朵都不由自主的竖起。

  ……

  第二日。

  苏秦微眯的眼睛睁开。

  此时天色熹微,正是练武的好时候。

  院子里,苏秦忘我地练习着靠山拳,一滴滴汗水从他的头顶流到下巴,再低落至脚下的青石板,浸湿一片。

  最后他收拳而立。

  “练完了嘛?快过来擦一擦汗吧。”

  玉娘不知何时已站在槐树底下,提着一盆清水,上面飘动着一块白色毛巾。

  “谢谢……”苏秦也不客气,笑着拿起水盆里的毛巾拧干,将毛巾覆在脸上,一股芳香从毛巾上传来。

  这股香味,让他不由自主吸了一下。

  一旁的玉娘脸瞬间红得像个熟透的水蜜桃。

  等擦完脸上的汗水,苏秦瞬间发现了玉娘脸上的异样,他看了一眼毛巾,怔了一下,“这个毛巾?”

  “嗯,因为家里已经没有新的毛巾了,所以我就把我的……”

  玉娘后面的声音如蚊声一般,几不可闻,但苏秦哪里还不知道。

  一想到刚才自己吮吸毛巾的行为,哪怕是已经炼过皮的苏秦,脸皮也不由微微发热。

  “你这院子里的井水不错,居然还挺香……”

  他假装镇定的将毛巾放回水盆。

  玉娘转身提着水盆离开,匆匆留下一句:“饭已经做好了,可以进屋吃饭了。”

  “唉……这还真是……”苏秦微微一叹。

  他也知道玉娘为何没有用她弟弟的毛巾给他洗脸。

  也许在她心里,她也认为她弟弟还活着的几率已经不高,那家里她弟弟的东西自然也就成了遗物,自不会再拿给客人使用。

  吃饭的时候,苏秦终于又见到了玉娘的女儿,虽然如今才十岁,但已经出落有致,长得跟陶瓷一样精致。

  是個不折不扣的美人胚子。

  在玉娘的介绍下,知道了她叫黄雪,不过玉娘都叫她雪儿。

  “雪儿,这是你苏秦叔叔,快叫苏叔叔。”玉娘摸着雪儿的头让她叫苏秦叔叔。

  “苏叔叔。”雪儿清脆地叫了一声,此时她似乎已经没有像昨天晚上那么怕苏秦了。

  “真乖!”苏秦脸上笑眯眯,心里却在mmp。

  ‘老子才二十岁啊!就被一个十岁的少女叫叔叔!’

  他与玉娘相差也是十岁,也没叫玉娘‘婶’啊!

  吃完饭,雪儿跑到院子里,好奇地看着哮天,在得到苏秦说不会咬人之后,就围着哮天转个不停。

  揪揪耳朵,抓抓尾巴,摸摸头,玩得不亦乐乎。

  哮天慵懒地趴在地上,翻了个白眼,不过脸上却也是一脸享受。

  玉娘见到这一幕,脸上露出由心的笑容,忽然她看向苏秦,吞吞吐吐,不好意思道:

  “昨晚,是奴家失礼了……既然直接睡了过去,让苏哥儿你在客厅坐了一宿。”

  苏秦表示不碍事,随后趁机询问起玉娘昨晚所讲的更多细节。

  很快就得知,当初前往青阳府支援的,除了云山府军外,还有一批城内的武馆武师。

  因为当时情况紧急,都是直接从还在城内的武馆武师里征召,没有召回在外的武馆武师。

  “好像你们武馆的大师兄和一些弟子也随军了……不过逃回来的人里,好像都没有武馆的人!”

  玉娘皱着眉头,努力地回想着,有些东西都是她听他弟临走之前随口一提的。

  而他弟没有消息后,她的消息渠道,也几乎断了。

  苏秦心中微微一动,聂峰要是死了,陆涛就必须寻找新的亲传弟子了啊!

  他当然不是想成为陆涛的亲传弟子,而是如今的形势,陆涛能找得到合格的亲传弟子嘛?

  而且这个弟子还必须已经炼骨大成,可以直接开始炼脏!否则很难压得住一众对炼脏秘籍早已蠢蠢欲动的弟子!

  若是找不到,届时一乱……自己未尝没有获得炼脏秘籍的可能!

  ‘得早做准备,先想办法弄清楚如今靠山武馆里是个什么状况。’

  苏秦马上就想到了方老,靠山武馆里的事,就没有能瞒得过方老的眼睛的,大事小事他都一一知晓。

  连当初自己只告诉聂峰和陆涛突破炼皮的事,他都很快就知道了。

  ‘正好我夺命散也快用完了,可以补充一下,这次大乱还不知道会维持多久……为免出什么意外,这次先买上六百包!’

  苏秦跟玉娘说了一声,自己要出去一趟,办点事情。

  他从桌子上站了起来,就要往外走。

  “你还回来嘛?”玉娘忽然抓住他的手,一脸的楚楚可怜。

  此时的她,再也没有了以前的肆意玩笑,只剩下小女人的柔弱。

  在这世道,她已经失去了最大的依仗,她一个女人家,又如何能抵挡外界恶意?

  她担惊受怕太久了,有苏秦在,能安心很多很多……

  “放心,在云山城的战乱结束之前,我暂时就先住你家。”苏秦拍了拍玉娘的芊芊细手安慰,让她放宽心,“我只是出去打探一些消息,晚点就回来……我会让哮天留下来保护伱们的。”

  现在苏秦也不敢回桃花巷,否则肯定会被人发现。

  这种特殊时期,他这样没背景的武师极有可能会被直接强召入伍!

  躲在玉娘这里反而是最好的选择,也能更好保护玉娘。

  “嗯,那晚上我把饭做好,等你回来。”

  得到答案的玉娘大松了口气,脸红地收回了手,低头抿着红唇,睫毛微颤,让人忍不住想疼爱一番。

  压下心头杂念,苏秦深吸一口气,“那我先走了……对了家里还有粮食嘛?”

  “还有一点……可能够吃个……十天左右。”玉娘微微吞吞的说道。

  原本是够吃很久的,不过苏秦与哮天的到来,让家里的余粮瞬间变得捉襟见肘。

  尤其是哮天,他们三人加起来才吃得和它一般多。

  苏秦自然也想明白了这一点,拍了拍手道,“那我到时带些回来。”

  “我去给你拿银票……现在这世道,银票可能很快就不值钱了,只有银两才能保值。”

  玉娘匆匆跑回房间,很快就拿着一叠银票走了过来,“你拿这些去买,能都花了,就多花了吧。”

  “好。”苏秦也不推辞,接过银票粗略扫了一眼,大概有五百多两。

  看着玉娘面不改色的样子,暗叹一声云山镇的酒馆是真赚钱啊!

  苏秦接着从自己的包袱里又拿了些东西,随后来到院子里。

  此时雪儿正骑在哮天背上,用手摸着它光滑的皮毛,哮天不为所动,静静的躺在地上。

  苏秦微微一笑,让哮天留在这里保护玉娘他们,来到院门前拿出一个人皮面具往脸上一罩,身高陡然变矮了几公分。

  这才出门。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