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大佬教你谈恋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蜀道难

大佬教你谈恋爱 雪言依依 2147 2020.10.01 13:17

  天公不作美,淅淅沥沥的小雨伴随着运动会的开幕式的展开而到来。

  空气里弥漫着泥土青草混合着的清香,远处是亭亭耸立的香樟树林,凭借着微弱的阳光在红白相间的塑胶跑道上投下淡淡的阴影。

  伴随着一声哨响,开幕式正是开始。

  从高一开始,每个班走方阵,经过主席台的时候还要喊出班级的口号。

  每个班势如破竹的口号洋溢着少年的青春洋溢,久久回荡着在人们的耳畔。

  开幕式因为下雨,持续地并不是很久,运动会的第一项目是从下午开始,所以剩下的时间所有人都回了教室。

  顾清感觉走方阵的时候淋了一会儿雨,鼻塞更严重了,人也有点昏昏沉沉的,跟容雪说了一声去了医务室。

  回到教室,同学们因为运动会的到来变得无心学习,除了几个沉迷学习无法自拔的人,其他人都大胆地拿出一些违禁物品开始闹了起来。

  班长江亭枫不太爱管事,再加上今天老师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就继续埋头算题了。

  祁琛回到教室已经距离再操场上解散过去了半个小时,一落座,徐添便凑了过来,一脸笑眯眯地问:“阿琛,这个小学妹不错啊,坚持了那么久你就不考虑考虑?”

  话音刚落,祁琛懒懒地一掀眼帘,勾了勾唇,微眯着眼,“嗯,是不错,你想试试?”

  “开什么玩笑,”徐添后退半步,下意识看了一眼容雪,后者正带着耳机趴在桌子上睡觉,瞬间心里松了一口气,“人家小学妹的心里可只有你一个人。”

  “话说回来,阿琛,算算时间,你这次的空窗期是时间最长的一次了吧,怎么,打算重新做人啦?”

  陈松刚刚挂下电话,闻言,说:“阿琛,你最近跟你的小同桌走得还挺近的。”

  “说什么呢?”徐添一把搂过陈松的脖子,说:“阿琛什么时候吃过窝边草啊。”

  的确,他历任女朋友都不是一个班的同学,至于原因呢,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上课打游戏怕被打小报告。

  祁琛听着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修长的手指正在飞快的点着手机屏幕,下一秒,游戏显示出NO.1的字样,随即摁灭了屏幕,薄唇轻启,淡淡道:“给她惹了点麻烦,不想欠别人的。”

  两人闻言愣了一会儿,随即了然。

  他们了解祁琛,在外人看来,他可能只是一个有钱的花花公子,再外加一个学霸的标签,但事情往往不想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顾清站在门口,也不知道应不应该进去,刚刚祁琛的话还在脑海中迟迟没有散去。

  明明是自己想跟他撇清楚关系,可是听到他的话,心里还是感觉怪怪的,有点不舒服。

  她抬起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刚刚在医务室吃了药,现在有点犯困,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但她还是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才进去。

  一落座,什么话也没说就趴在桌子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祁琛的视线落在那单薄的身影上,眉头微微一蹙。

  顾清平时睡觉,都会朝着他的这一边,大多数时候是无意识地转过来。

  可是今天不一样,似乎是在潜意识里面拒绝这个情不自禁地动作。

  祁琛看了看女生被雨水打湿的头发,将它散了下来,同时把头顶的电风扇给关了。

  此时班里的同学都已经睡了,没有人在意最后一排的小动静。

  他拿起纸巾,轻轻地擦拭着女生淡栗色的头发,小心翼翼地仿佛在进行古董鉴赏,生怕一不小心打碎一个无价之宝。

  顾清睡了很久,在睡梦中想起小时候一杯杯水被人泼在身上时感到的刺骨凉意,不禁开始微微颤抖,眉头蹙起,耳尖,脸颊都泛起了红晕。

  在梦里,她很害怕,但是看不清那些人脸,只知道,逃不了也不想逃,似乎在等着永远都不会出现的人。

  倏地睁眼,淡淡的消毒水味萦绕在鼻尖。顾清看着头顶的天花板,窗外冲破云层的阳光照在病床上,仿佛将心里那片黑暗驱散了一点。

  “醒了?自己发烧不知道吗?本来就够笨了,现在是想让智商奔着负数去吗?”祁琛的声音有些沙哑,面无表情用嘲讽的语气吐着字。

  顾清的思绪这才清晰起来,看着坐在病床旁边的男生,突然鼻子有些发酸。

  不知道有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了,自己生病醒来的时候身边会有一个人陪着,被人担心而不是面对对方的愧疚。

  “我哪笨了?”顾清嗓子哑哑的,带着浓浓的鼻音,软软的声线带着撒娇的意味,不过这并没有打动祁琛,后者淡淡道:“不笨,把蜀道难背出来我就承认你不笨。”

  “……”

  “嗯?”

  “我笨……”

  祁琛轻笑一声,放缓了语气,“小同桌,我说过,你不需要一个人逞强,你听进去了没有?”

  话音落地,顾清抿了抿唇,过了良久,才听见她轻轻点了点头。

  清脆的铃声打破了医务室中的寂静,顾清拿起手机接了起来,是叶雪梅的电话。

  “喂”

  “清清啊,这次国庆妈妈有点事不能回家了,你一个人在家里好好的啊,有什么事给保姆阿姨打电话,我马上就要登机了,先挂了啊。”

  顾清还没来得及回答,电话那端传了一阵忙音。

  她仿佛习惯了一样摁灭了电话,脸上没有一丝波澜。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要不要听?”祁琛眼眸含笑,却不达眼底,用哄小孩的语气轻声问道。

  “嗯。”

  “从前有一个小男孩,长得特别好看,不管是学校的老师同学还是附近的邻居,都喜欢他,可是他的父母却不一样,”祁琛颔首,微眯着眼,继续道:“他的父亲是一家企业的大老板,平时工作忙,经常不回家,他的母亲呢是一个上流社会的名媛,当时两人结婚的时候都说男方高攀了,可是后来,女方的家庭没落了,那个男人就在外面又找了一个女人,”说到这里,他嗤笑一声,“后来那个女人就疯了,一天天寻死觅活,最后竟然当着那个男人的面把他们十一岁的儿子从三楼上推了下去,然后自己也跳了下去。”

  “不过,那个小男孩运气好,只在医院躺了三个月就醒了过来,那女人就没那么好运气了……”

  祁琛眼神不聚焦地看着远处,眼底一片凉意,面无表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