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大佬教你谈恋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祁文军

大佬教你谈恋爱 雪言依依 2257 2020.11.26 22:24

  祁宅——

  祁琛刚下了飞机就被祁文军的助理小林接到了祁宅门口。

  打开门,一股浓郁的咖啡味扑面而来,祁文军一个人穿着身西装坐在沙发上,家里打扫卫生烧饭的阿姨还没有到工作时间,听见门口的动静,他放下了手里的黑咖啡,皱了皱眉头,当祁琛站在他跟前的一瞬间就扬起手来

  啪——

  一个红色的巴掌印落在了男生冷白的皮肤上,格外的刺眼。

  祁琛仿佛没有感觉一般,用手背擦了擦嘴角的血渍后勾了勾唇,漆黑的眼眸看不清情绪,随即垂下了眼帘,双手插在口袋里,一言不发,父子之间形成一种无形的对峙。

  祁文军见状更是生气,大叹一口气冷冷道:“还知道回来?”

  “不是你让我回来的?”祁琛眉毛一挑,面无表情道。

  “我让你什么时候回来?你看看现在几点了?”祁文军露出腕上镶满钻石的手表,强压着愤怒,用力地在表面上戳了两下,发出叮叮声。

  祁琛看见那块手表,仿佛有一万只蚂蚁在心口爬过,既难受又恶心,神情愈加冷漠寡淡。

  外面的人都说,源进企业的祁总祁文军与夫人徐淑媛大学相识、相恋、相爱,最后终于走进结婚的殿堂,情深似海、相敬如宾、举案齐眉,即使如今妻子变成了植物人,在病床上躺了那么多年,依旧陪伴在她身边。不仅要一个人抚养孩子,还要管理公司,尤其是在腕上的手表,从来都没有摘下过,因为那是他和他妻子的定情信物。

  祁文军在外扮演者一个好丈夫、好父亲的形象,却始终没有人知道在那层善于蛊惑人心的皮囊之下究竟是怎样一颗腌臜的心。

  手表,那才不是什么定情信物,不过是他虚荣,又担心在妻子生病期间打扮的珠光宝气惹人非议而找的说辞。若真是伉俪情深,又怎么会在妻子一入医院便带着各种不同的女人回家呢?

  祁琛那时还小,经历了那件事之后整日梦魇缠身,却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来身边,却每日见着他与那些女人如胶似漆,半天舍不得分离。

  好丈夫,好父亲

  简直是莫大的讽刺!

  听着祁文军的话,祁琛轻嗤一声,“所以呢?您是要凌迟还是五马分尸啊?”

  “你……你瞧瞧你说的都是些什么话,我在你这个年纪我……”

  “你在我这个年纪怎么了?是已经傍上哪个有钱女人了还是已经傍上好几个了?”

  话音刚落,祁文军再次扬起了手,却迟迟没有落在男生的脸上,因为他的手已经被他的儿子给牢牢握住了。

  他微微扬起脸,发现小时候那个总是缠着要他抱的小孩子如今已经比他高了将近一个头,被他禁锢住的手丝毫动弹不得,只是男生小时候眼眸中的亮光已经完全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冷漠,看自己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一般,或许连陌生人都比不上吧。

  祁文军想着,手已经被松了下来,眼前的男生嘴角还带着没有擦干净的血,俊美的脸颊上一抹红印愈加明显,祁文军叹了一口气,坐回了沙发上。

  祁琛站在一边没有动弹,也没有说话,他用舌尖顶了顶破开的嘴角,一丝疼痛弥漫开来,血腥味充斥着口腔,却让他觉得莫名有一些心安。

  “今天晚上有一场慈善晚会,你准备一下,”祁文军咽下了早就冷掉的咖啡打破了空气中的沉寂,“既然现在回来了,那就不要出门了,省得到时候又找不到人。”

  话音落地,也不管祁琛有没有答应,接了通电话之后“砰——”的一声关上门径直走了出去。

  整间屋子又变得空荡荡的,这是祁琛从小生活的地方,可是越是长大,他越排斥这个地方,除了当年那个阿姨,可是她也在某一天彻底地消失在了自己的生活中,取而代之的是一位沉默寡言的阿姨,除了在必要时期,从来不会有过多的交流。

  生活似乎就是这样,永远不会让安逸永存,磨难才是常态,美好只是我们的可遇不可求,倘若遇见了,那便是幸运,倘若没有,那也只能承认自己没有那缘分。

  ……

  祁琛回到了房间,先洗了一个澡,随后从冰箱里拿起一罐啤酒仰头喝了起来,棕色的液体顺着嘴角划过男生精致的下巴,顺着上下滑动的喉结到达在衣领下若隐若现的锁骨,最后不见了踪迹,如此这般勾勒出一道性感的弧线。

  ……

  窗外微风徐徐,雨丝顺着风的轨迹在河流中、雨伞上留下淡淡的水渍,泛黄的落叶打着旋飘下来,在行人疾步踩踏下发出哧哧声,街道上买早餐的小贩早就扯开了嗓子开始吆喝,人们行色匆匆,各自走着不同的路,过着各自的人生。

  顾清醒来的时候已经临近中午了,国庆即将即将结束,她也打算回家了。

  收拾完行李,正好接到了秦宇的电话。

  他熟练地拎过行李箱,放进了出租车里,自从上次被交警给拦下来之后秦宇开车都有些心有余悸,所以干脆打车了,也省得没有地方停车麻烦。

  “顾清”

  “怎么了?”

  “经过这几天,要不要再考虑考虑出国的事情?”

  闻言,顾清默了两秒,试着开口道:“我……”

  “你先别急着回答我,毕竟这件事也不是你一个人可以决定的,不过如果你有这个兴趣,以后的路……我也可以帮帮你。”

  “好。”

  秦宇挂了电话,盯着远处微微有些出神,原本想说的那句“以后的路有我陪着你”在雨水的洗涤下不见了踪迹。

  ……

  到了机场,天气仿佛京剧变脸一般,令人捉摸不透,刹那间又电闪雷鸣,广播里果不其然将这次航班给推迟了。

  ……

  祁琛一个人呆在家里,打了一会儿游戏,又跟陈松徐添他们聊了几句,便百无聊爱地扔下了手机,穿着浴巾躺在沙发上,闭上眼睛却一直不敢入睡。

  这个家里给他不好的记忆太多了,他平时不愿意回忆不敢回忆的都会在梦境中如洪水猛兽一般向他涌来,如尖刀割破心脏一般,让他无处可躲,正能咬着牙硬生生地去接受它们一次次对自己的凌迟,忍受万蚁噬心的痛楚,经历一次次的鲜血淋漓,终究是逃不过。

  微信消息提醒,祁琛为蹙了蹙眉,闭着眼睛用手在沙发上随意四处摸着,终于在找打了手机之后打开了屏幕。

  刚刚睁开眼睛的时候眼睛有点糊,他用力闭了闭眼,点开了微信。

  ……

  顾清一个人坐在座椅上,旁边是一位大叔已经等得昏昏欲睡了,她忽然想起昨天与祁琛的相遇还有最后的不了了之,拿起手机给他发了几个消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