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大佬教你谈恋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动手

大佬教你谈恋爱 雪言依依 2086 2020.09.17 20:55

  刚刚的场景又出现在她的眼前。

  又被丢下了。

  顾清闭上眼,夹杂着雨后青草气味的微风拂过耳畔,脑海里浮现出爸爸临走时的背影,妈妈拎着行李箱出门的情景,还有一幕幕离别的场景。

  离别总是带着苦涩,是一个人离开另一个人,一方呆在原地看着另一方转身离去的背影,而她,似乎永远都是站在原地的那个人。

  小时候,等过,盼过,期待过,

  而如今,明知不可能而为之,却再也不敢表现出来自己的希望。

  因为,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不想再触及那种感觉,即使只是一瞬间。

  黄毛不要命地把手伸到顾清的面前,试图去摸她的脸,还未触及到,手腕就被一股力道给摁住了。

  女生力气小是一个大问题,所以顾清在抓住对方手腕的同时就抬腿将对方扳倒在地。

  转眼间,黄毛一脸错愕的倒在了地上,看着面无表情的校服女生,后面的一帮小弟面面相觑,似是下定决心般,一起冲了过来。

  祁琛到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一个穿着校服的单薄身影动作利落果断,招式标准,处处打在对方的痛处。

  半晌,一群社会小混混已经全部瘫倒在地上了。

  女生单薄的身影在夜风的吹拂下看起来愈发脆弱。

  倒在地上的黄毛似是不服气,一只手捂着胸口,另一只手举着棍子就要往背对着她的女生身上打去。

  刹那间——

  “小心”

  顾清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中,抬起头男生滑动的喉结和精致性感的锁骨。

  “啊——”

  一声惨叫,黄毛脖子似乎被一只无形的手扼住一般,音节卡在了喉咙处。

  祁琛打架挑的都是对身体伤害最少但是最痛的地方,黄毛倒下之后随即脸上布满了冷汗你,却一声也发不出来。

  顾清将视线落在男生狠厉的脸上,脑海里转过很多念想。

  他怎么会在这儿?

  沈念雨去哪里了?

  ……

  但是莫名的心里有点开心,淡淡地,仿佛喝过中药之后吃的一颗蜜枣,苦涩的舌尖弥漫着丝丝甜意。

  “我的末班车开走了。”

  话音落地,祁琛眼眸中的狠厉冷漠化的烟消云散,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笑意。

  嘴唇勾起,十分无奈,“这个时候你就想到这个?”

  “……”

  “花前月下,英雄救美,我们不应该谈谈另外的吗?”祁琛微微收紧了臂膀,以一个占有者的姿态将女生环抱在自己的怀里,脸上痞痞的笑,说着不正经的骚话。

  华灯初上,路灯已经亮起,飞蛾以赴死的姿态冲向发着明黄色的光源。

  “你……说什么?”淡淡的红晕浮上女孩白净的脸颊,说话开始磕巴,大大的眼睛眨了眨,仿佛盛满乐漫天星辰,看得让人心都化了。

  祁琛见好就收,眉毛一挑松开了手,一阵空落落的情绪顺着脊髓,充斥满了跳动有节奏的心脏。

  “没什么,回去吧。”祁琛状似无意的拿出手机,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熟练地点了点,随即塞回了口袋里。

  没有了公交车,顾清只能走回家了。

  祁琛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跟在她的身后。

  不一会儿,身后传来了警笛声。

  顾清想起刚刚祁琛玩手机的场景,顿时了然。然,刚刚那群人的出现依旧不得而知,但是心里的第六感告诉她,这件事祁琛早就知道,而且,这还跟沈念雨有关系。

  “顾清”祁琛双手抄在口袋里,校服拉链拉到了最顶端,遮住了精致瘦削的下巴,声音也有点闷闷的,碎发挡住了风流的桃花眼,看不清楚情绪。

  顾清转身,对上男生的视线,嘴唇紧抿着,脸色略显苍白。

  祁琛沉吟片刻,“无论在什么时候,你都不需要那么逞强的。”

  今晚的场景不管是谁遇见,都是一种不好的回忆。看着女生倔强挺直的身板,祁琛心里蓦的一疼,似乎有一根针在胸口缓慢的扎进去。

  顾清贝齿咬紧了粉嫩的下唇,后者失了血色。湿漉漉的杏眼微微泛红,却依旧没有让眼泪的滑落。

  调节了下情绪,顾清微微颔首,蓦的勾起一抹笑,声音软软的,带着闷闷的鼻音,“我到了,谢谢你送我回来,不过……以后不用了。”

  话毕,转身,离开。

  祁琛看着女生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中,黑眸微垂,眼窝深邃,眼眸划过难以言说的情绪。

  良久,男生垂眸轻笑一声,微摇了摇头,呢喃道:“真倔强啊。”

  ……

  顾清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深呼吸。

  不需要逞强

  他说不需要……

  她虽然看上去性子软,但更多时候那是自己的一个保护层。

  如果没有了保护层,将自己暴露于人前,就会受到永无止境的伤害,就如……很久以前那样。

  被人喜欢也是错,不被喜欢也是错。

  似乎一个人活着,就是一个错误。

  吵闹声充斥着耳朵,好多人推搡着,顾清觉得身上很疼,脚也不知道被踩了多少次,然而印象最深的并不是当时的无助,害怕,而是后来在老师办公室,参与这件事的所有人的家长都到了,只有她——老师的电话一遍遍打,得到的回答都是一阵忙音。

  后来的事情她记不清了,似乎是老师送她去了医院,最后到了家里,也只有保姆阿姨在家里做饭。

  当时老师的眼神顾清到现在都历历在目,同情却又无奈。

  过了很久以后,顾明华才知道了这件事,看着他满脸的自责愧疚,顾清说不动容是假的,但她当时毕竟是一个孩子,她也会害怕。

  自那以后,顾明华送她去学了散打。只是不久以后,她就转学了。

  被欺负的事情这也是自那以后的第一次,竟然又是因为同样一件莫须有的事情。

  ……

  周一,清晨。

  顾清睁开眼,被窗外的一抹阳光晃到。

  昨天不知不觉中睡着了,醒来的时候才发现窗户没有关,连被子都没有盖上,一个喷嚏适时地响起。

  “阿嚏——”

  她揉了揉发酸的鼻子,这是感冒的前兆。

  周一是运动会的开幕式,不过也有几个项目。

  顾清报的八百米和一千五在后面两天,原本今天都想要请假的。

  不过因为容雪的跳远就在今天,答应了要去给她加油,就放弃了请假的想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