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误入灵界大佬们纷争中的少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逐月照君

误入灵界大佬们纷争中的少年 子厄 2205 2020.03.11 23:31

  柳音被李居安抱着坐在马上,脸上的红晕愈发深了,只是这骑着灵能马虽说快了那么些,但那毕竟只有一些罢了。

  身后的那些人紧追不舍,在他们高出了一个境界的灵能下,灵能马与他们之间的距离竟只能勉强维持,甚至慢慢有了缩短的迹象。

  哦,这迹象并不是因为李居安不够持久,而是后面的人开始嗑药了。

  真·嗑药:在吃下去之后明显能够感觉到他们释放的灵能汹涌起来,甚至速度都开始加快。

  幸好李居安的灵能足够稳定,灵能马也在他逐渐的运用过程中变得更加凝实,虽然说这匹灵能马长得有点歪瓜裂枣的,但是好歹还是能够维持一会儿这样子。

  这次李居安就没办法避开筑灵岗了,铁定得朝着筑灵岗跑,不然在外头怎么凉的都不知道。

  你以为李居安就这么能够跑掉了吗?

  “你们今天休想从我们月下八兄贵手下逃脱,若是我们八人齐出都让你们跑了,那我们都不用在黑市混了!”

  “甲灵术·重弩!”

  “刺灵术·长箭!”

  (李居安:别喊这么好听啊!你不就是从背上拔了根刺么!)

  哦豁,凉凉——

  八兄贵中有一个刺猬灵,反手一拔就是拈弓搭箭瞄准了马背上的二人。

  高速狂奔打移动靶,对刺猬灵来说还真是个挑战,毕竟它当初都只是一个打固定靶的小渣渣,靠着一手指东打西的神奇箭术入了当初七兄弟中老大的眼,拉他入了伙。

  “我要你死!看我爆你头!”

  第一箭直愣愣穿过了马屁股甚至没有带起一丝波动。

  “第二箭,看我中你心脏!”

  第二箭倒是往上移了那么一丢丢,但是射偏了,擦着李居安的手臂过去之后一去不回头~

  “哇呀呀呀呀呀,第三箭看我取你狗命!!!”

  “啥?我没有养狗哦!你可能取不了它的命~”

  “噗嗤——”

  李居安感觉自己的肾传来了一阵透心凉......

  “卧槽!还真中了!”

  “哎呀呀呀呀疼哎呀疼哎呀疼,疼疼疼疼疼!”

  这是李居安在失血过多晕过去之前嚎着的两句话......

  李居安一晕,灵能马直接溃散,柳音因为被李居安抱得死死的,倒是没有受到什么伤,倒是李居安又是被射中又是一路失血外加从马上摔下来,眼瞅着就剩进的气没有出的气了,八兄贵也是纷纷围了上来。

  柳音结好印,做好了殊死一搏的准备......

  结果一生的俊俏无比的男子踩着空气就飘了出来。

  “啊呀啊呀,看来小生来得不是时候呢,只是八位男子欺负一位弱女子,传出去怕是不好听吧~”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小生只是一山间狐灵罢了,看此处如此热闹,便过来看看~”

  八兄贵互相看了看,瞬间暴起,围攻向那身份不明的男子。

  “路过,谁信呐!”

  “坏人死于话多,这个道理我们八兄贵早就晓得了!休想拖时间!”

  “就是!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是他们的救兵!”

  ......

  “哎呀哎呀,怎么有些时候说真话反而没人信呢~”

  “狐灵术·叠风!”

  “狐灵术·刃卷!”

  “一路走好哦亲~代小生向诸位亲人问好~”(真·问候亲人)

  却见那八人无一不是被狂风吹了起来,然后被吹向天际。

  “拜拜咯~”

  柳音的内心无比绝望,她可不相信在灵界会有无缘无故会去救其他人的家伙,而且看他刚刚这一手,显然比那八个蒙面的灵要强,甚至强了不是一星半点。

  “哎呀哎呀,可真是位美丽的姑娘呢~”

  柳音闻言攥着的手紧了紧,难道自己还是要死在这里么?

  没成想那人却是蹲了下来,仔细看了看李居安,然后渡了一点灵能过去。

  “呵呵呵呵,原以为只是有些熟悉的气味,却是没想到还能在这儿见着故人,姑娘,速速送他去求医吧~”

  “小生来此还有要事,就先行一步了~”

  眼瞅着那不知名的高手离去许久,柳音可算是松了口气,架起来李居安,先给他做了点止血措施,然后带着他往筑灵岗走去。

  要是李居安自己还醒着,给自己来两口奶估计就能活蹦乱跳,只是看这情况,估计没个两三天是醒不来了。

  想想也是好玩儿,除了来到筑灵岗那几天奠基之后李居安的课应当是满满的,可他不是翘课就是昏迷,一个月的考证培养期可能就这么给他浪过去了。

  ......

  “阎君,别来无恙啊~”

  “逐月先生!您怎么有空来小老儿我这里做做客?”

  “休提,此番前来便是为了那天山之事,本当更早些许便可来此言明,却是在路上见着了一位故人,打点了一番,耽搁了些许时间~”

  “哦?居然有能入得了逐月照君眼的老友?”阎王似是打趣又似是试探着问道。

  “往事休提。”

  得,没有拖长音了,逐月照君不高兴了......

  ......

  “俺滴肾呐!”

  李居安做了个梦,梦到自己的肾被捅了,吓得他眼睛一睁,一定神,发现自己的肾还真的就被捅了......

  刚坐起来李居安就感觉自己床边压了什么,转头一看却发现是柳音趴在自己床边睡着了,夕阳的余晖洒在少女的半边身子上,距离近得仿佛能够看到她微微翕动的睫毛......

  等等!床!

  自己为什么会睡在床上!

  李居安突然发现了关键性问题,自己不是吊床么?

  为什么会有正儿八经的床垫在自己下面?

  这确实是自己的寝室啊,转转头都可以看到远离自己十万八千里的两棵树上挂着的那张床来着,可自己睡的又是谁的床?

  柳音的?

  那自己又晕了多久了?

  柳音最近都怎么睡的......

  思绪开始飘飞,李居安开始想象起了一个少女不忍心少年伤重还睡着吊床,于是让出了自己的床,整晚无法安睡的美丽故事......

  然后柳音就被李居安的动静给弄醒了,一抬头就对上了李居安的视线。

  少女的脸刷得一下又红了,柳音可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最近脸红了有多少次,为昏睡的李居安擦脸的时候脸红、换药的时候脸红、喂粥的时候又脸红......

  “那个那,那我先去给你弄点吃的......”

  少女落荒而逃。

  ......

  “哎哟,老大,咱们这是到哪里来了?”

  “你问我我问谁!谁晓得那个小白脸这么厉害啊!”

  “老大老大,我们得想个办法回去啊!不然不好和那位交差!”

  “催催催,催什么催!问老六去!我方向感没他好!”

  “六哥六哥......”

  “老大快看那边!凶灵啊!!!”

  “愣着干嘛!跑啊!!!!!!”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