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仨是朋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我仨是朋友

我仨是朋友 古月xw 3247 2020.11.22 04:04

  周健在承包商与建设单位之间联系的很活跃,他很擅长这类活动。刚毕业的时候,他只是小心地跟在领导身后,察言观色,适时地介绍和搭话,参加一些场合的聚会,话不多,怕别人烦。

  逐渐地,周健在领导们不方便说话的时候,提醒一下对方,提示一点点,对方也就马上恍然大悟。在领导眼中,周健小心谨慎,不越格,总能细心地体会自己的意思,办事儿认真细致,从来不讨人厌。所以,在领导们聚集的无论是公还是私的一些场所,总有周建的影子。

  领导的一举一动,周健都会因人而异地领会的完全而准确。什么时候起身,什么时候落座,喝什么茶,在什么场合下喝酒,喝什么牌子的酒,爱吃什么菜品,吸不吸烟,有什么特殊癖好,周健慢慢地都了解的一清二楚。

  钟琳深知,这样的比秘书还要亲密的下属是得罪不得的,需要更小心地交流。

  做为娟子的丈夫,周健是合格的。通过娟子,钟琳很快就与周健一拍即合。钟琳也很快进入了周健的人际圈子。

  今年的项目投标,钟琳是下了功夫的。

  通过周健,钟琳成功地在几个东阳市大的改造重建项目中胜出,拿到了建设权。恒兴房地产建筑公司就是招牌,是恒兴集团建筑的核心。程光本来也有希望拿到这些项目,只是人们普遍把程光的公司就看做是钟琳的恒兴集团,再加上周健的一通交流,不费什么力气,程光的工程就顺理成章地到了钟琳的手里。

  程光大怒。

  那时候,工程的发包是很容易的,也非常赚钱。程光明白,钟琳在工程在手的情况下,可以向其它的建设单位转包工程,期间钟琳自己就可以大捞一把。而程光要是不接受钟琳的下包工程不但自己的房地产公司今年的工人们要跑光,公司的业绩也就付之东流了。钟琳在这样的前提之下,岂能善罢甘休?总公司揽到了工程,自己的建设部门却不动工?换人,买断公司的所有不动产。一条路,没得选择。

  程光开始慢慢地接受了钟琳的下包工程,不紧不慢地布置工地,开始了新的建设目标。但程光也开始琢磨着怎么样摆脱总公司或者说是钟琳的束缚。

  很快,周健就走入了程光的视野。

  娟子结婚办婚礼时,程光曾经见过周健。虽然以前没有打过交道,但印象还不错。在以后的日子里程光因为办理批文和打探消息,也偶尔在市里的房建部门和主管部门见过他。

  程光打听到是周健给钟琳透露了项目信息,周健并且说了不少不利于程光的话,也接受了钟琳的好处,却把程光的礼物拒之门外等等。

  不久,周健就在自己家的楼下被几个来历不明的人狠揍了一顿。周健心里也明白,挨揍与程光肯定有关系。虽然肋骨折了几根,但周健并没有报案。周健请了假,从医院住了几天,又在家修养了半个月也就上班了,对别人说是自己不小心摔到沟里摔伤的。单位的人也没在意,大多数人并不知情。

  在家休息的十几天里,钟琳和方方,月辉都来看望周健。别人还可,独有钟琳明白这与今年项目的承包一定有关,而且程光脱不了干系。

  “好好养伤吧,”钟琳临走时对周建说:“别想别的了,你会好的。”

  钟琳知道方方与程光比较亲密,就找了月辉来在她的总公司办公室谈了话。

  “月辉,你应该知道,你姐夫是得罪了那些工程没有得到发包的人了,”钟琳说道,“我们公司的情况你是了解的。今年的工程,要不是你姐夫,我们公司基建这块也就喝了西北风了。我知道你和方方的关系,所以找你来,想个办法。总不能这样算了把?不然的话,明年怎么弄?后年呢?房地产正是红火的时候,我们早早晚晚都要自己来掌控,别人的手终归是不听我们使唤的吧。”

  月辉是聪明人,当然明白钟琳的意思。这种事儿,钟琳没找别人,直接找了自己,找别人分分秒秒就办成的,何必找沉默寡言的月辉?还不是观察月辉能不能融入钟琳的核心?月辉不是已经在做着深化合成的产品了吗?

  “不用你干别的,”钟琳点了一支烟,“找个适当的人,看着程光的作息,有什么规律,他都经常去哪里,都干着什么,让我知道就行了。别的你不用管。”钟琳吐出一口烟,看着月辉。

  一个炎热的傍晚,程光与同行喝了几杯酒,在东阳市郊的环城公路上与一辆运输建材的重卡相撞,程光当场身亡。

  “他在路上画龙一样地左晃右晃,我刹车不及,就撞上了。”那个青年重卡司机惶恐地说。

  撞车的时候,重卡在道路上压着中分线。

  尸检表明,程光的血液中有超标的酒精。事后调查,同在一起喝酒的都是同一个公司的同事也有经理级别的,因工程顺利,公司发了奖金,就小聚庆祝了一下。不想程光出了事故。

  程光出事儿后的几周,恒兴实业总公司就任命了何明贵升任房地产建设公司的经理,何明贵是在钟琳创业初期就跟随钟琳的,对钟琳来说,他是久经考验了。

  这一年接下来的日子,对钟琳来说是再顺当不过了。到了年底,所有工程大部分完工,没有完成的也不过是些收尾的工作。月辉的医药化工公司也一如既往,生意做得很顺,恒兴集团可以说这是大展宏图的一年。

  自从何明贵接任了恒星房地产公司,钟琳又继续运作了东阳市河东区旧房的改造,这是一个重点改建项目。为了能把这个项目顺利实施,钟琳可谓煞费苦心。

  “方方,咱们公司目前最大的障碍是拆迁工作,”这一天,钟琳找来了方方和何明贵,“别的还好说,拆迁的补偿款咱宁可多给出些。问题是这些住户有个别的不打算搬家,明摆着让咱们拆迁不成,狮子大开口。你有什么打算?”钟琳问方方。

  因为大部分居民在接到通知后,都签署了拆迁补偿协议,但也有个别的住户漫天要价,甚至有的住户根本就不谈价格,这让钟琳很伤脑筋。这种刁民,很难对付的,钟琳想。

  “既然已经有了拆迁的通知,先同他们商量吧。那些无止境的要拆迁款的还算好对付,主要是还有几户没提出拆迁款的问题,就是死活不搬。我们只能硬拆了。”方方说。

  “具体的呢?”钟琳继续问方方。

  “先准备几套旧楼房,把不想搬走的住户拉出去,全程录像。再把里面的电器家具等运到旧楼等候,人到了,拆迁户家属全赶入旧楼,然后把拆迁的房子用铲车快速推掉。只能这样了。无限等待,没有封顶的拆迁款上限,没完没了。既然有了拆迁通知,就硬干吧。”方方转脸对钟琳说,关于这一点,他早想过了。

  “要是出现拆迁队伍与住户打起来怎么办?要是发生流血,甚至死人怎么办?你想过了没有?”钟林还是不放心。

  “那也没啥。”何明贵说,他是个精瘦的中年汉子,“方方也说了,就全程录像,有了证据打官司也不怕。我跟下边的人说好了,不要跟人家拆迁户动手。拆迁户要是动了手,就要忍耐,不能打起来。耍赖和蛮横就上去几个人,扔到屋里去,我们在门外看着,别让里面的出来。尽量隐忍别闹出人命。”何明贵吸了口烟,“大不了兄弟们多辛苦几天,多给他们点儿辛苦费啥都有了。”何明贵说。拆迁工人的工时费每人每天五百元,相当于每人的半个月工资了。

  钟琳考虑了一会儿,同意了。

  钟琳指示恒兴房产建筑公司,首先在河东区那边弄了十几套低楼层的楼房,根据每个拆迁户的住家人数,分配给拆迁户有的是两室,有的是三室。每一户拆迁户都分配了人,人少的五六个人,住户人多的十几个人,都是经过筛选的年轻力壮的工人。拆迁的时候,选择了夜深人静时分。先撬开了门锁,进去把住户的居民或背或扛弄入准备好的面包车,控制住人之后,另外负责搬运的工人就把各种电器和家具搬运上了卡车,不值钱的其它物品,比如被褥,做饭的家什等都不动。面包车随搬家的卡车一起,把拆迁户住户的人和物运到相应的旧楼房,根据拆迁户的人数,楼内已经事先准备好了床和被褥,拆迁户的住户被推入楼房入室后,门外这些工人们负责堵门看管,防止拆迁户出门闹事。

  拆迁户的住户人和物品刚刚被搬家,准备好的铲车一拥而上,瞬间房子就拆了。这一大片的住户,大都是很多年前修建的平房,低矮,面积小,年老者居多。

  拆迁户的房子被拆了,大多数人只好忍了。钟琳给每户基本三千元临时补偿,住旧楼也免费居住直到新的住所确定,补偿款都有所提高。大部分的住户都签署了补偿协议。

  但也有几户拆迁户,告到了省里,有的还扬言要再向上边儿去告。钟琳慌了,连忙又组织人对上访的几户拆迁户进行围堵,各个车站,什么汽车站火车站飞机场等,都派人去解劝,忙的不亦乐乎。

  百密一疏,还是有上访户把钟琳给告了。东阳市接到了省里的通知,要求重签补偿协议对拆迁户合理进行安抚,化解相应的矛盾。于是这几户拆迁户得到了相应比较高的补偿款。事情终于平息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