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嗨张先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怎么回事

嗨张先生 凌亓 2200 2019.06.01 15:10

  紧接着,花清清的身体逐渐变软,许稚美扶起她,一步步的带着她往步梯上走,花清清模模糊糊的看着眼前的步梯,一下就明白了许稚美的目的,她想反抗,可是身体却没有力气,终于,在许稚美把她推下去的那一刻她失去了意识。

  洛宣由于不太放心,一直跟着花清清来到了丽人酒店,他在她们谈得热闹的时候,偷偷的走到步梯旁躲起来,可是他没有想到许稚美竟然这么大胆要谋害花清清,在许稚美推下花清清的那一刻他一时没反应过来,等他急忙伸手去接时,花清清就已经被撞伤了头。

  许稚美看自己的行为被人发现了,连忙慌乱的坐电梯下去了,她一路飞奔,刚走出丽人酒店没多久,就听到了救护车的声音,“不行,我不能再在这儿了,万一凌亓哥哥来了怎么办!”许稚美赶紧开着车一路狂奔回家,许晋东看许稚美一脸慌张,赶紧跟了上去。

  “稚美,你要干嘛去?”许晋东看到许稚美在收拾行李,心猛地一慌。

  “爸!”许稚美一看到许晋东眼泪就止不住了,“我好像杀人了,我看到花清清身上都是血,万一她死了,凌亓哥哥一定不会放过我的。”

  “什么?”许晋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到底怎么回事?”

  许稚美就跟他讲了她怎么威胁花清清,又怎么配合张凌亓、穆小天等人做心理检查。

  “胡闹!”许晋东一把推开许稚美,“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别说你没有精神疾病,就是有,我也不可能让它成为事实!”

  “爸!你救救我吧,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我当时一定是鬼迷心窍才会推她的,我现在要赶紧去国外,我不能待在国内了!”

  许晋东眉头一皱,瞪着许稚美,“什么?你把人弄伤了竟然想逃跑?告诉你,做梦!”

  “爸,”许稚美的哭的更厉害了,“她要是真死了我怎么办,这可是会坐牢的啊?”

  许晋东转身,“你觉得我会让你坐牢吗?稚美,爸闯荡了一辈子,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你现在又没有得知她确定死亡,只要她活着,一切都好说。”

  “可是凌亓哥哥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了,我这些年辛辛苦苦的等待不都白费了吗?”

  “许稚美!我看你简直就是疯了,天下有那么多好男儿你不选,怎么就偏偏非张凌亓不可!”

  许稚美擦干眼泪,“爸,之前你不一直支持我的吗?是你一直跟我说我和凌亓哥哥最合适的啊。”

  “那是之前,现在凌亓已经和那个花清清结过婚了,这已经没办法改变了。”

  “不,只要我努力,他们一定还会离婚的,到时候凌亓哥哥依旧只能是我的。”

  许晋东叹气,“稚美,别再执迷不悟了,我现在去打听情况,你就在家,哪儿都不准去。”

  “爸!爸!”许稚美眼睁睁的看着许晋东关上了她的门,她愤怒的踢倒了行李箱.......

  医院里,花清清已经处理过伤口,正安静的躺在床上,张凌亓推门进来的时候洛宣正在帮她掖被子,“嘘!”洛宣示意张凌亓安静,他起身,让张凌亓跟他去外面说。

  “这是怎么回事?清清不是你看着的吗?”

  “你先冷静,是你告诉清清许稚美已经没有危险,清清才会去赴她的约的,但是没想到.......”

  “你是说她是被许稚美害的?”张凌亓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洛宣。

  洛宣把事情的大致经过讲给他,张凌亓又生气又懊悔,“许稚美,我要去找她!”

  “别了吧,”洛宣拉住他,“还是等清清醒了之后看她怎么说吧!”

  张凌亓垂眸,默默地点燃了一支烟。

  “这里是医院,还是别吸烟了吧,反正现在清清已经没有大碍了,我去买点水果,你快进去陪她吧,不然等一下她醒来身边没人她会怕的。”

  张凌亓看着洛宣远去的背影,内心无限的感激,他走进病房,握起花清清的手,温柔的看着她。

  “凌亓!”张凌亓回头,许晋东正站在门口,一脸的愧疚,张凌亓走过去,“真对不起,我是来替稚美道歉的。”

  “那你应该等清清醒了,亲自跟她道歉。”

  “对,我知道,我是来看看她情况怎么样了,稚美也是吓坏了,一个劲儿的催我来道歉。”

  “没什么大碍了,希望你回去告诉稚美一声,以后请她离开我的生活,我不想再看到她。”

  “这......”许晋东很为难,这话他不知道该怎么跟稚美说。

  “许叔叔,如果您不方便的话,那我就给稚美打电话,亲口跟她说。”

  许晋东沉默良久,“那就麻烦你跟稚美好好说,我怕她接受不了,毕竟那么多年了,如果要是真有什么事了,请你一定要请清清放稚美一马,稚美还小,人生还很.........”

  张凌亓打断许晋东,“许叔叔你放心,会的。”等张凌亓送走许晋东,洛宣也刚好回来。

  “你看着她,我出去有点事。”洛宣点点头。

  “凌亓哥哥,你找我什么事?”许稚美心里怕怕的,但脸上还是强装淡定。

  “想喝点什么?”

  许稚美一看张凌亓还是笑眯眯的看她,就以为他还不知道,“凌亓哥哥随便点就好,我都行。”

  “那你给清清点的什么?”

  张凌亓话一出,许稚美整个人都愣住了,长达一个半小时的谈话中,张凌亓拿出了他作为一个法学院的高材生该有的一切理论知识,许稚美不断的流泪,张凌亓又打电话叫来一位记者,三人签署了几张协议,就果断离场了,两天后,许稚美就登上了去往美国的飞机。

  花清清醒后又是第一眼看到的洛宣,内心不免失落,“你怎么在这儿?”

  “显而易见。”洛宣拿着削好的苹果给她。

  “凌亓呢?”

  “他说他有点事,刚出去。”

  “哦!”花清清啃着苹果,心事重重。

  “关于许稚美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能怎么办呢?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对我来说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可是现在已经步入社会了,只要你愿意,是可以追究她的法律责任的。”

  “别了吧,其实她心里应该也挺苦的,爱了那么多年的人,突然跟别人结婚了,放谁谁也受不了。”

  洛宣眸光一暗,苦笑,“这又不是你的错,爱情本来就是莫名其妙的啊。”

  花清清长呼一口气,笑着看洛宣,“你说以后谁能当你女朋友该多幸福啊,又帅、又能挣钱、又会做饭还温柔体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