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花繁蝶乱英雄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逃出生天

花繁蝶乱英雄路 初十笙 2306 2019.06.04 07:59

  司空玄武安排书童负责带着众人去司徒府庄子上等他。

  自己煽动国人涌进司徒府一边斩杀士兵,一边寻找司徒老夫人、夫人、绥表妹和无华表弟。

  可惜到处都是血光和火光,根本就没有办法分辨出来人们的容貌。

  天黑了,成堆的尸体也被焚烧起来,在士兵和国人之间筑成一道火墙,整个司徒府后院就要被火龙吞没,士兵想突破国人在前院的围堵。

  司空玄武看到女人们全部被绑到西苑,这个唯一幸免于火灾的小小院落,他顺着回廊的阴影走进去,寻找老夫人、夫人和绥丫头,可惜什么也没找到。

  等他从西苑出来后发现耆老们已经和士兵达成协议,士兵可以拿走五车财物,但要放过司徒府的主子、家臣和奴隶。

  就在他们协商的时候,落葵所在的柴房已经摇摇欲坠,感觉到自己手脚的麻绳被解开的她,睁眼看到一只小狗,小狗舔着落葵的鼻子,一直冲她大叫。

  迷迷糊糊的落葵看着四周的火海,早已放弃活下来的希望,小狗咬着她的脚踝拽着她往外走,落葵匍匐着避开噼里啪啦掉下来的火苗,跟着小狗往外爬。

  门槛尚未着火,落葵忽然自己升起希望,她爬起来跨过门槛,小狗带着她从火势较小的回廊下一直走到花园边。

  落葵就这么悄无声息的从士兵身后走到火墙前面,她看到黑压压的一队步兵,感觉自己是羊入虎口,突然又蹿出一只大狗,往东苑方向走,落葵下意识地跟着大狗走到小溪边。

  此时东苑和前院之间的围墙已经坍塌,大狗蹚过小溪,爬上坍塌的石堆,然后消失不见,落葵也蹚水过了小溪,爬上石堆走进前院。

  又有一只白色小狗从黑暗中出现,它悠闲地在原地转圈像在等落葵,落葵跟着小狗从前院正房后门进去,绕过屏风隔断,穿过正厅走出屋子,顺着前院的回廊一直走到东边的角门。

  走出敞开的角门,另外一只白狗在前面跑,落葵跟在后面,这只白狗也是奇怪,每跑一段路就蹲在地上不动,等落葵快赶上来又开始跑,反复几次后彻底不见。

  墨色的夜晚,陌生的地方,落葵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但她一点都不害怕,她甚至很庆幸,感激这几只狗把她从地狱救出来。

  “落葵?”黑暗的角落传来一声疑惑的声音。

  “你是谁?”落葵望着空洞的黑色角落。

  “是我!”一个模糊的矮小瘦弱的笼括渐渐走近。

  “小少爷?”落葵吃惊地问:“你也死了吗?是狗灵把你带到这里的吗?”

  “你死了吗?”显然司徒无华很吃惊。

  “我是被烧死的。你呢?”

  “我可能是被淹死的。”司徒无华有些犹豫不定的说。

  “我们一起走吧。”司徒无华牵起落葵的手。

  那一瞬间落葵觉得死并不可怕,至少有人牵着自己,陪着自己,原来两个人在一起可以变得坚强,变得有勇气坦然面对一切苦难。

  司空玄武偷偷告诉耆老们,没有找到司徒老夫人、夫人、少爷和姑娘,耆老们当下就炸开锅,他们截住士兵装财物的车子,挨个查看幸存的人,确实没一个司徒府主子。

  “明人不说暗话,我们定的是君子之约,如今没有司徒府的主子,家臣也不剩几个,你们不能拿走五车财物。”耆老们嚷嚷着让士兵卸车。

  士兵们没有抓到司徒老夫人和姑娘,自知理亏默不作声,想到司徒府着火像战火一样,方圆几十里都应该能看到,再耗着天就要亮了。

  若有救兵赶来不好脱身,卸下三车财物,带着打晕被装作伤病的司徒夫人离开。

  天亮了后院一片废墟,明火已经扑灭,但是到处冒着黑烟,感觉随时可能复燃,国人都在祈祷上天降一场大雨,可偏偏又是一个大晴天。

  司徒家臣和耆老们商量好,他们住在前院的厢房里,把财物全部锁到完好无损的西苑,只留下二十几个家丁和婢女,其他全部回到庄子上种田。

  司空玄武见司徒府已经安置好,他又查看一遍没有老夫人、夫人、绥表妹和无华表弟的踪迹,猜测他们应该是逃出去了,就一人顺着司徒府后门往庄子的方向走去。

  绥表妹从墙头摔下来,擦破一点皮,紫妺和丹丫头会一些防身术,也都成功逃出来。

  三人害怕夜里野地里有禽兽,一直躲在距离司徒府不远的街口,直到天亮才开始往庄子上走。

  司空玄武在路上遇到绥表妹,他在心里想昨天分别时不觉得,现在想想差点就是永别。

  不过半天而已,再见却是沧海桑田,俩人默不作声,都在心里祈祷能在庄子上见到亲人。

  书童和落叶守在路口,一见他们回来长舒一口气。

  “司徒老夫人,夫人,小少爷来没?”绥表妹激动地问书童。

  书童摇摇头,绥表妹一下子被击垮,昏倒在司空玄武怀里。

  紫妺和丹丫头守着绥表妹,躺在一间简陋的窑洞里,司空玄武将庄子上的人全部集结起来,详细地描述了司徒老夫人、夫人和无华的外貌特征。

  庄子上的人联合城里的国人一起寻找,整整一日却无丝毫收获,夜里绥表妹偷偷跑进祠堂,跪着祈求祖宗庇佑。

  “姐姐,你也死了吗?”

  猛地一声吓得绥表妹瘫倒在地上。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借着月光绥表妹看清楚是司徒无华和落葵。

  “我们被狗灵带到祠堂,姐姐也是吗?”司徒无华毫无感情地说。

  “天呐!为什么,你还这么小,你不能死,你要死了,我怎么跟祖母、父亲、母亲交待!”绥表妹眼泪汪汪。

  “你不能在这里。”司空玄武偷偷跟着绥表妹走进司徒府的祠堂,他担心绥表妹被人发现进祠堂会受处罚。

  “快把灯吹灭,你会惊扰弟弟的魂魄。”绥表妹紧张地说。

  司空玄武不解地将手里的灯盏往前照着。

  “落葵?无华?”

  司空玄武不由自主地喊出来,他惊喜地看到他们还活着。

  “嘘嘘!”绥表妹很害怕司空玄武会惊吓到无华的魂魄显得很紧张。

  “你们饿吗?渴吗?”司空玄武不由自主地走向前来。

  司徒无华和落葵立马紧张地用手挡住灯光,因为在他们的意识里,他们此刻已经不是活人,会被灯光灼伤的。

  意识到这一点后,司空玄武迅速吹灭灯光,放下灯盏,从袖子里取出两个饭团,恭敬地放在条案上供奉。

  司徒无华和落葵敏捷地从条案上拿起饭团,狼吞虎咽地吃下去。

  第二天中午绥表妹和司空玄武又避开人眼,偷偷跑进祠堂,他们两个站在院子里太阳下,司徒无华和落葵站在屋子里阴影下。

  四人就这么看不清对方地商量着,定下来要尽快安排祭祀仪式,让他们能够安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