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花繁蝶乱英雄路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扑朔迷离

花繁蝶乱英雄路 初十笙 2008 2019.05.14 22:39

  落葵醒来发现一个五六岁的小孩站在旁边,她有些恐惧又好奇地问:“表少爷呐?”

  小孩摇摇头,头上的两个羊角辫轻轻抖动,落葵微笑着说:“你叫什么名字?”

  小孩脸一红转身跑开,落葵四处查看原来自己在东苑的柴房,警惕的落葵隐隐感觉危险来袭,她走到窗口偷偷看着外面,一个人影都没有,心想自己太过于杯弓蛇影。

  落葵伸伸懒腰,摸摸被司空玄武掐紫的脖子,慵懒地打个哈欠,回想起半年前在司徒府的情景。

  那时候落葵是最低等的婢女,跟一众婆子一起为府上的仆从做饭,早上一顿干饭,晚上一顿稀饭,农忙时还得从府里走到庄子上,给下到田里的仆从送饭。

  从早到晚忙个不停,还要被没吃饱的仆从打骂,为了能讨个好点的活计,落葵没少偷懒在后院闲逛,碰到衣饰新点的婢女就凑上去套近乎,往往碰壁无功而返还被人奚落,那段时间简直暗无天日。

  这一切苦难遭遇直到认识朱丫头才停止,那晚下着雪异常寒冷,但二十几个仆从挤在一张通铺上,整个冬天都没有条件洗漱,臭气弥漫整个房间根本无法入睡,披着单衣的落葵穿上新发的草鞋,开心地跑到院子里玩雪,突然一股淡淡的香味扑鼻,她寻着香气走到一间灯光昏暗的屋子,里面有个穿着红色衣裳的女人在翻找东西。

  “姐姐找什么呐?”

  “啊!”显然红衣女子被吓一大跳,她紧张地问:“你是谁?”

  落葵看女子衣着光鲜面容姣好,猜测一定是可以帮到自己的人,走上前来说:“我是落葵,厨房里的小丫头。姐姐是谁?有需要我的地方,我可以帮助姐姐。”

  女子一天不知能听到多少套近乎的话,自然明白落葵的意图,她拉着落葵的手端详半天说:“我是老夫人跟前的大丫头,你管我叫朱姐姐吧,今晚的事不准说出去,日后自有你的好处。”

  朱丫头果然没有食言,隔三差五就会在晚上约落葵出来,虽然落葵次次都需要帮她盯梢,但报酬还是不菲的,可惜的是不管落葵怎么求她,她都不帮落葵调到老夫人跟前伺候。

  一个月前落葵突然被抓,顺带着连朱丫头给的财物也被发现,落葵求助无门任凭谁都不相信落葵会跟朱丫头有交情,愣是被认定为贼要在脸上刺青,不甘心的落葵偷偷用石灰涂满全身装成将死之人,就这样落葵被丢到乱葬岗,也就从司徒府逃出来,她又回到打小捡起自己的地方,春楼,让自己温暖又痛恨的地方。

  落葵感觉越来越热,好像是被放在火上炙烤,想到火突然闻到烧焦的味道,她跑出柴房发现东苑前面的一排正房冒着浓烟。

  落葵大步穿过竹林逐渐听到人们救火的呼喊声,就在她跑到池塘的这点时间里,整排房子已经被大火吞没。司徒少爷在哪里?这个问题从刚看到浓烟到现在越来越迫切想知道答案。

  “你原来在这里。”

  落葵回头看到司空玄武正在观察她,吓得赶紧跪在地上求饶。

  “跟我来。”

  落葵乖乖跟在司空玄武身后,心里暗暗叫苦这是又要去哪个犄角旮旯被虐啊!

  “没长眼吗?”停下来的司空玄武被跟在身后的落葵撞到生气地骂她。

  “少爷,我不是故意的。”落葵被司空玄武一把推开连连后退三步才站稳,她低头看着他的脚尖怯怯地说。

  “无礼莽撞,包藏祸心,以下犯上,说你为什么要缠上我?”司空玄武头疼地问。

  “我,我能有什么办法。”落葵脑子转得飞快,虽然不知刚才为什么司空玄武没有把自己掐死,但对于一个贵公子来说一而再的容忍应该不现实,如果这次再不说点啥把他糊弄住,估计是在劫难逃。

  “少爷长得这么好看,我一见就欢喜得忍不住跟上来,再说少爷衣饰光鲜又愿意买我做婢女,我自然诚心服侍少爷,这怎么能说是缠着少爷。”落葵捏着嗓子委屈哽咽地说。

  “你!”司空玄武年少气盛惯见刀光血影尔虞我诈,第一次见姑娘站在面前低头告白,一时语塞脸红心跳加速,又看落葵黑瘦低矮面容模糊哭笑不得,转念一想不觉厌弃落葵,更厌恶自己竟然会被一个黑丫头给搅得乱七八糟。

  停顿好久落葵都没听到司空玄武的声音,她偷偷挑眼往上看,什么都没看到,大着胆子微微抬头发现自己面前空无一人,洋洋得意的落葵笑着说:“跟我斗,嫩!”

  美滋滋的落葵回身转头看到一脸茫然的司空玄武犹如五雷轰顶,扑通一声跪下去使劲磕头饶命。

  握着匕首的司空玄武怒不可赦,他拿刀尖对着落葵脖子的右边,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他清楚这个卑贱的婢女一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也一定认识司徒府的朱丫头,因为就在刚刚将她救下来的是司徒无华,虽然司徒无华说他是个孩子见不得杀生,但偏偏那个时候出现在柴房,一切都太过巧合。

  司空玄武恍惚看到一个身影,他掐下来一朵红花,用力掷去,花枝轻轻摇动,那人是想要杀落葵?

  感受到刀尖冰凉的触觉,落葵一动都不敢动,比僵硬的身体更加僵硬的是脑子和舌头,刀尖划过刺骨的疼痛让落葵彻底失声,她缓缓地用手接着一滴一滴殷红的鲜血,绝望地盯着司空玄武,直到他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

  “这是我第一次见奴才戏弄主子的,真是一出好戏。”舅公不知从何处冒出来。

  落葵机械地转头看着眼前模糊的人影,悲痛哀绝地祈求:“救我,救救我。”

  “你不会死的,来人,把她给我抬回去。”舅公端详着落葵的小脸蛋,啧啧叹息道:“本来就丑,如今右边耳朵被削掉一半,更是面目可憎。”

  等人全部散尽后舅公自言自语说:“诺大一个司徒府,就这么几个出挑的主子奴才,到处都是我的眼线,你以为这府里能有我不知道的秘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