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终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地底涌流

终然 夜听烛曳 4305 2020.09.16 17:34

  幽暗地底,伸手不见五指,没有一丝光线,终年湿润寒冷的空气下,是座深不可测水潭,四面八方连接着地下暗河,流水奔涌,翻腾不息,无论灌进来多少,始终填满不了寒潭,水位与上方岩壁保持着不变距离,好像在潭水里更深处,有什么东西再源源不断地吸取着冰冷水流。

  呼!呼——扑通!

  像是悬崖边坠落的巨石,呼啸声轰鸣,一团碧蓝罡气包裹着漆年,在寒潭砸出冲天般浪花,速度丝毫不减,直直下沉。

  “我算是知道了,是拙剑白刃还是神兵利器,不出鞘比划比划,永远也不知道锋芒,对上通渊界那群异族异种估计还够看,可一旦碰到真正高手,就什么也不是,可笑的是,三万斤莽力通劲再加上成仙根基的星宿元神,更又龙化之躯,就认为修士之下武道无敌,太自负了。”

  “若能从头再来,一开始就应该敛藏锋芒,不当出头鸟,断然不会引来五人五鬼围攻,届时寻觅时机,等待那雷霆手段,未尝不能全身而退,落到这个局面。”

  漆年打坐冥神,把最后的五雷洗髓丹吞服,分出大半精神调养气血生机,剩下的精神,全部聚集在龙魂法剑之中,运用法决沟通无主龙魂,以防随时不测。

  原来,就在他意识彻底沉寂的刹那,体内突然涌出股碧蓝罡气,好似团柔软水流,立即把自己裹成个茧子,保护的严严实实,否则仅凭下坠时与岩壁的碰撞,就足以把他擦个头破血流,全身残疾。

  碧蓝水罡蕴含极为庞大的生机之力,效果比任何灵丹妙药都好,药物需要经过血液运输,然后再经过时间沉淀,才能把药效发挥出来,然而,罡气,本就是法力,无孔不入,对于肉身处于第三个地步的漆年来说,法力早已炼到如血如肉般,精纯的罡气没有掺和一丝的杂质,是修复肉身的大补之物。

  可惜是五行之一的水罡,若是星罡的话,不止是肉身,这等精纯的罡气,包括元神都可以恢复如初。

  生机之力将漆年从生死边缘给拉了回来,肉身的所有伤势,包括损失的生机,彻底痊愈,唯一不足的,还是元神,好在并没有让精魄沾染其上,只是神念消耗过多,需要长时间休养,这段时间内,一切神魂术法都使不出来。

  感觉到体内凭空出现大量的生机,意识重归现实,漆年有些怀疑是不是临死前的回光返照,当看到那团水罡,就明白了,是郡主府上那盏茶水救了自己。

  “除了天工宗的《天工阴阳五行》大神通,没有一种神通法门可以把罡气转变成纯粹生机之力,供人补充,这团水罡隐藏的好深,在我身体里面都没发现,这就不是神通了,仙术仙法!郡主高明,莫非是早就算到我有今天。”

  下坠的感觉依然还在持续,就感觉好像不是掉进水里,仍是在空中坠落,元神审视着星空识海,参照着星辰轨迹,发现从跌落深洞,到现在,已经过了小半时辰,以如此掉下的速度,这岩洞跟水潭着实深得不可思议,远远超过了三千丈。

  活着就是大幸,这种幸运,再也没可能出现,水罡精粹恐怕就是自己最后不知道的手段,救得了一时,救不了一世。

  目前的情况,相当于就是把你从万丈深渊中,拉了一把,让你清醒过来,然后放手,再让你继续掉下去。

  “庞大的水压能把玄铁碾成张纸片,即便再使用龙化术法,也不能抵挡,这罡气消散之时,就是葬身时候。”

  龙化之后的半龙身躯,皮肤表面的鳞片虽然是要比玄铁还要坚硬,但支撑的是人,不是铁器之物,是血肉之躯,千丈的水压,岂止是千力的力道?十万斤,乃至百万斤,顷刻之间就要被压爆。

  漆年感觉到碧蓝水罡正在慢慢消散,抽丝剥茧一般,慢慢融进寒潭之中,好不容易活下来,马上就要葬身于此,现在的心境岂是一个心急如焚能够形容,于是也顾不得休养元神了,满脑子想着怎么才能够活下去,求生的欲望从未有过的强烈。

  绞尽脑汁想出了所有能够活下去的法子,尽数展现在脑海、

  “躲进须弥戒,不行!专门储藏物品的空间灵器,滴血祭练之人无法进入其中。”

  “把无主龙魂寄宿在体内,肉身完全龙化,堪比上品宝器,也不行!在这等水压之下,一样还是会碾成肉渣。”

  ······

  诸多念头浮现,转眼就被自己一一否决,包括拿归海灵玉瓶抽水,这种想都不用想,根本不切实际的念头,也都出现过,眼看见水罡变得越来越薄,像是快要破裂碎散的蛋壳,慌乱渐渐转为平静,同在梦境之中,接受风暴葬仪样,无比淡然镇定。

  再次感受到,身陷滔天伟力的漩涡之中,凡人地步是有多么的脆弱不堪,肉身武功再高,也有所能达到的极限,神魂元神再玄,也操控不了天地罡力,终究是那转瞬即逝的晶雪,仅是短暂存在。

  “嗯,那是什么。”

  昏暗的水底,突然出现片朦胧光亮,如若雪雾般灰白,纵横不知道多广,望不到头,仿佛另是方世界,水罡没入其中后,下坠速度开始变得缓慢,遭到了极大的阻力,同时受到了挤压,原本是护住周身一尺距离,此刻缩小到贴合身体,像是穿了件罡气衣服,比玄铁要坚硬上千倍,身体困在里面丝毫不能动弹。

  越来越无奈,漆年只能任由水罡缓缓下潜,同时脑海飞速旋转,搜索这灰白雪雾的来自,饶是他博览群书,丹、器、阵、妖兽、功法神通都有涉及学习,也找不到一点的头绪,超出了认知范围。

  水罡的可以抵挡上百万斤压力,将其视为无物,下坠速度丝毫不减,然而钻入灰白雪雾里,却像是陷进泥潭之中,实在难以想象,看似跟雪样飘轻,实则有多么骇人重量,只怕一丁点就能够把人压死,即便是位修士也承受不住。

  噹!

  雪雾消失,灰白朦胧的视线还没淡出视野,漆年再次感到下坠感重新席卷上来,比之前所体验到的更为强大,更像是在飞,约莫百丈距离,整个人拉成道碧蓝光束,仅是片刻后,耳畔传来道清脆的破碎声,水罡从漆年身上剥落,如水银般凝聚,渐渐浮现出位女子样貌,在自己面前悬浮。

  “见过郡主,郡主洪福无量,万寿无疆。”

  漆年当即弯腰拱手,着了个道喏,才发现自己也漂浮状态,不过身体外依然被层薄薄罡气笼罩,这灰白雪雾之下,正如同漆年感觉的那样,的的确确又是方世界,应该是称做虚空更为贴切些,无边无际的黑暗里,除了自己跟漆清盏化身的水罡虚影,见不到其他任何东西,之外一点的颜色。

  身体弯到一半,就被法力摄住,止了礼节,脑海之中传来漆清盏的声音,分不清是男是女,缥缈至极,但听过之后,心中掀起万丈波澜。

  “用不着行礼,在宗人府剥了你的生籍,现在你只是仙门弟子,不必拘泥如此礼数。”

  所有情绪混杂,充塞满整个心神,眨眼间,黯沉的眸瞳里闪过一抹厉色,漆年依然把礼数尽到位,双手礼闭,身子站的笔直,宛若剑锋般陡峭,气势节节攀升,完全不避忌讳,严声低沉说道。

  “圣皇,不······这件事,母亲大人跟二哥知道么,再有宗人府内,所有直系皇族,从出生之时,便摄取丝神魂,融入长明灯中,人在,灯燃;人死,灯灭,神魂于芯火重生,按规矩,若要定论生死,需得灯灭,再验得遗骸遗物无误,才可明言。”

  “吾乃堂堂大仪皇子,朝殿百官之上,御前亲封年侯。大郡主!你说是为了佛流大势,逐我至无极仙地,应允了,但剥我生籍,却是为何!莫非也是为佛流大势!若是包藏私心,就是沦为鬼修,神魂也要上得未央道宫,叩见混元圣人,看看是圣人论定,还只是你的意思!”

  漆年语气不平不淡,把武道法门之中蕴藏着龙威融入了进去,心中浑然没有畏惧。

  要是在以前,漆年断然不敢如此放肆,可生籍都被削了,比杀了他还要难受!哪里还在乎什么狗屁的忌讳,没有出口言骂,就已经算是涵养还没忘。

  若是真的死了,就会照他说的那样,神魂于宗人府中自己的那盏长明灯上重生,往后只得走鬼修路子,大仪明文条律禁止夺舍之术,包括皇族的人也得遵守,但转鬼修就转鬼转,地位身份依然还在那里,如今人没有死,却被改成了死,那还活着的这个自己,还是不是大仪皇子,谁又说得算,难道非得闹到未央道宫,去惊扰圣人。所以这种玩笑开不得,以大郡主的身份,也不会去开这种玩笑。

  过去里,只有三世祖时期,一位谋叛逆反的亲王,活着被削去了生籍的,放逐至下界,如此待遇,便是首例,而如今的情况跟这位亲王几乎没有差别,漆年想不明白是为什么,也不想去多猜测,只想问个理由。

  “知道了又如何,是不是出于私心,等以后亲自去问父亲,你的那盏长明灯已经毁去,神魂无法于上重生,还是绝了自裁念头,不多废话,前面就是你的机缘,等将你送至后,这道法身就会彻底湮灭。”

  十分随意的语气,比起在禁天郡府里听到时,更多了些憎恶,漆年鼓着眼珠子,紧咬牙口,狠狠盯着漆清盏,目光仿佛落入迷雾,重重阻隔,只叫愈发模糊,看得水罡法身如若缥缈烛火,似真似幻,感觉所有都只是场梦,自己在年侯府里还没有醒来。

  但下刻,五脏六腑翻滚的难受,以及脑袋里充斥的嗡鸣,让漆年认清这不是梦,速度比金翎大鹰快上十倍,百倍,人被拉成了道长长的线,穿梭在无边无际的黑暗,意识念头定格在刹那之间,身体那种难受感,既是一瞬,亦是永恒。

  完全没有时间概念,对于漆年来说,只是个眨眼功夫,浑身上下所有的难受感就消失了,只是还略有些不舒服,回过神来定眼一看,四周哪还有漆清盏的影子,依旧是茫茫虚无。

  殊不知,在他头顶,一粒比芥子还要小,不足微尘亿万之一,净白无暇的灵光,没入天门,融进了神魂。

  顿时,识海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

  “怎么回事,识海居然在扩张,不好!现在元神虚弱的要紧,这般下去,识海要脱离元神掌控!”

  漆年只觉得脑子突然清明,思维不由自主地活跃,意识漫无目的地胡乱飞游,随后脑袋又像是由内而外横切了刀,撕裂般疼痛,元神就看见识海不断在扩增,十二万九千六百颗星辰之外所在,完完全全不再自己掌控范围。

  每扩张一分,精神便消耗一分,元神抵挡万魂鬼王精魄燃烧之力,神念早就用了七七八八,哪里还能再支撑着这般无休止扩张识海,越来越虚弱,三寸光芒小人渐渐没了光亮。

  “十二万九千六百颗星辰乃是整个识海根基所在,元神抽调不得,到底是东西什么,机缘机缘,以元神泯灭,神魂消散作为代价,这机缘不要也罢!”

  漆年盘腿凝神,手掐法决,全身心投入元神,运转《黄道星图》观想大法,努力控制识海,但是依然鞭长莫及,仅有十二万九千六百颗星辰所在区域还是自己的,向外扩张衍生出的虚无空间,别说操控,就连触及,都无法做到,神念飞过去,像是撞在了堵无形的墙壁上。

  神魂存思地步,就是开辟发掘出自己的识海,从那时开始,识海便是一直处在扩张状态,伴随着神魂境界越高,空间也就会越大,传闻之中,那些无上大能的识海,连天上星海都能够容纳进去,并还能自成方世界,居住生灵。

  眼下那十二万九千六百颗星辰区域之外的识海,倒是有了这种味道,自成方世界。

  “嗯?原来我的神念只是个引子,此等伟力,绝然施展不出,也供应不了,有人在我识海里面!漆清盏?不对,此人无拘无束,性情缥缈,对于我这种小角色,不会这么麻烦,大费周折,那么是谁!”

  元神虚弱到只剩下模糊体型,就立即停止了神魂消耗,漆年立马运转念法,稳固星宿元神,但这是地底,不知道下了多深,丝毫感应不到天上众星,只能凭借自己精神慢慢恢复,也就是休息,全身心放空地沉睡。

  可意识到识海里潜伏着一人,岂能睡得安稳,不给揪出来,往后什么事都干不了,像是心里塞了块石头,堵得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