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离线挂机十亿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四叔啊,我这几年的杀人额度严重不足

我离线挂机十亿年 轻衣胜马 2836 2019.11.24 20:40

  清晨。

  缕缕阳光照射进来。

  书桌上,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

  琳琅满目。

  “还有别的更高级的么?”

  “府里关于修行的那些相关典籍……就这些了。”

  “行了,你也应该累了,下去休息吧。”

  “老奴没事。”

  老仆一直站在边上,一张疲倦的老脸上,尽是老怀安慰。

  近二十年来,还是他第一次看见这位主子如此用功。

  就算再让他在身边再陪上几天几夜。

  他也丝毫不会介意。

  李元辰没有说话,无力摇头。

  其实这句话他一晚上已经说了近十次了。

  只是眼前这个连洗髓修为都没有的老者根本不为所动。

  似是铁了心的要和他这个合神三重一直耗下去。

  “算了,我看的也差不多了,都收走吧。”

  他微微无奈。

  就算没有看完,他也不打算继续看下去了。

  在这偌大的青州,李家也算小有富贵,可惜也就仅仅只是如此。就算李家倾尽家产,只怕也就只能买上一本像样的神通秘法。

  再找下去也不会找到自己的想要的东西。

  最多加深一下对修行的理解和认识。

  “看来关于无形劫火的事情,只有去长离剑宗了。”他细细感应,身体除了肉眼可见的强大,那些无形劫火或许还有另外一些妙用,将来遇上天劫或许用的上。

  他必须早做准备。

  “公子您打算什么时候前往青州城?”

  “一会吧。”

  李元辰想了想,不想再耽搁。

  如今他的修为距离合神四重最多也就半盏茶的时间。

  拖下去与等死无异。

  还不如早早进入长离剑宗,学习一些神通术法。

  “那老奴马上去给公子安排一些护卫。”

  “不必了。”

  “公子……”老仆欲言又止。

  “怎么了?”

  “老爷离开的时候可是千叮万嘱,叫公子小心四姥爷。如今他就在府里,这些年来他可是同老爷一直争锋相对。老奴听说……他最近同其他一些氏族走的很近。”

  “不妨事。”

  李元辰摆了摆手。

  他知道对方想说的是他父亲的族弟李业承。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不过一些氏族内部的斗争。

  他再熟悉不过。

  就算是大内皇庭,九子夺嫡这样的剧本,他也不知道看了多少个版本。

  这种家族之间破事情,他又岂会不明白。

  不要说李府,就算那大胤王朝的权位之争。

  在真正的修行强者看来,大概也就过过家家酒。

  一巴掌的事情。

  说话之间,远远走过来一个素衣小厮。

  走到门口也不近来。

  “什么事?”

  “四姥爷想请公子过去。”

  “行了,我就过去。”

  李元辰摇头一笑。

  先前斩杀那四人的时候,上面显示的是李氏恶徒。

  想必是自己府里暗中蓄养的高手。

  他又岂会不明。

  只是如今,他实在是不想搭理这些世俗繁事。

  在紫霞岭上面,只是斩杀了四个洗髓境的小喽啰,他的修为便是直接大涨。

  比起修行的那零点零几经验,斩杀经验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这种人,就算再多,对他来也说也只是近乎蝼蚁,他也懒得再动手了。终究是自己继承了原主人的身体,若是再在这李家大杀特杀,这李家怕是散一半,直接凉凉,倒是可以先留着观望观望。

  “公子?”

  “行了,你去给我准备一些换洗的衣衫,我去去就回。”

  各色亭楼阁宇,假山池水。

  “贾老三那边还是没有消息么?”

  李业承就在一湖水边,悠闲的投鱼喂食。

  “没有,音讯全无。”

  身后,一名中年男子恭恭敬敬。

  “看来贾老三那边……”

  李业承眼神微眯,他刚想说些什么,望了不远处的廊道一眼,一摆手道,“行了,他已经来了,你们先下去吧。”

  说完,神色一缓,远远的招了招手。

  “贤侄,这边。”

  廊道上,一道人影缓缓前行。

  灵台三重境么?

  李元辰远远打量一眼,不远处的中年人,四十出头,一双眼睛有如巨鹰,整个人虽然神色内敛,浑身却透着一股爆炸般的力量,给人一种雷厉风行。

  这种气质一看便是作风狠辣。

  一瞬间,他的脑海似是无数残碎记忆显现。

  其实小时候,他的这位四叔,对原主人还算很不错。

  很快,他便给出评价。

  算是一把好手。

  只是四十出头便于灵台彰显,成功迈入灵台三重境。如此修为,在这偌大的青州,绝对可以算是一把好手。也难怪,在整个李府,比他父亲还要更有威望。

  当然,这也仅仅只是现在。

  按照原主人的筹谋,一旦“他”入了长离剑宗。

  情况瞬时完全不同。

  在世俗眼中,那些深山大岭,福地洞天的修道者门,都是无上仙师。据说就连当今大胤国主,也是长离剑宗门下。

  关键时刻,光是抬出长离子弟四个字,便是重逾万钧!

  也正是如此,每年这个时候。

  那些氏族子弟,一个个挤破脑袋,都想往里面冲。

  就算只是成为最底层的外门弟子,一旦回到世俗,也是呼风唤雨!

  “元辰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李业承面色和气,有如春风。

  “昨晚。”

  “听说你受了点伤?”

  李业承细细打算李元辰几眼,眉头直接皱起。

  就在昨天,他还收到飞信传书。

  李元辰受了重伤。

  命不久矣。

  只是如今,李元辰好生生站在他的面前。

  跟个没事人似的。

  生龙活虎。

  “怎么会,谁告诉您的?”

  李元辰笑了笑。

  “贾老三他们几个,怎么……你没有遇到他们几个么?”

  李业承轻描淡写,脱口而出,仿佛只是随口问问,只是简简单单闲聊一下,关心一下自己的晚生后辈。

  “您是说那四个人么?原来……他叫贾老三。”

  李元辰“哦”了一声,似是恍然大悟,想了起来。

  “怎么?你见过他们?”

  “见过,见过。”

  李元辰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李业承神色微变,转瞬过后恢复正常,望着毫发无伤的李元辰,心头更疑惑了,他顿了顿,一句话终于了问了出来:“那……那他们人呢?”

  “哦,我一时顺手,杀了。”

  李元辰淡淡道。

  一时顺手?

  杀了?

  李业承懵了。

  杀人放火这种事情,这些年来,他也做过不少。

  同李元辰的父亲更是一直暗暗交锋。

  只是无论怎么做,无论做什么,都是在暗地里。

  根本不会拿上台来说。

  “只是几个人而已,像这种洗髓境的小喽啰,青州城的私人教坊多的是。一时顺手,杀了四叔几个手下,四叔应该不会太介意吧?”

  应该不会介意?

  这家伙是不是疯了?

  李业承愣愣站在原地。

  一时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话。

  就算是他和李元辰的父亲,平日见面,也是和和气气。

  有如兄弟一般!

  哪里像这样,如此坦诚!

  有些事,可以做,却不可以说。

  如今,李元辰却是说的轻描淡写。

  直言不讳!

  一句“一时顺手”,就直接表示已经杀了他的人!

  胸怀坦荡!

  “就凭你?”

  似是懵了很久,他也开始渐渐坦诚起来。

  “有道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四叔啊,看事情不要看表面。其实我那洗髓三重的修为,也就是故意给有心人看看而已,那些……都是假象,假象。”

  李元辰似是闲聊一般。

  一只手直接向李业承的肩膀搭了上去。

  勾肩搭背,两个人情同父子。

  假象?

  李业承刚说些什么。

  一瞬间,面色惊恐。

  李元辰说话说的轻轻飘飘,整个人也是轻轻飘飘。前一瞬间,李元辰的手还搭载他的左肩。只是一句话还没落音,下一瞬间,一只手已经到了他的右肩。

  整个人飘忽不定。

  形同鬼魅幽影!

  要知道,他可是堂堂灵台强者,修为灵台三重境!

  只是如今,看见鬼魅般的李元辰,他楞是连对方的影子都看不到!

  “你……你……你到底是人是鬼……”

  李业承脸色大变。

  脚步一点,身形暴退数步。

  只是他甚至来不及反应,下一瞬间,一句话已然从身后响起,轻轻飘飘,语气和里和气,只是听在他的耳边,却是犹如万丈寒冰一般极度冰寒!

  “四叔,您这样诅咒我就不对了,怎么说我们也是同宗同袍。”

  “你……你到底想怎么样……”

  李业承额头冷汗淋漓。

  豆粒大小的汗滴顺着脸庞一直滴下,流水一般。

  整个人站在原地,半步也不敢后退。

  就算李元辰话里没有一丝一毫的威胁,甚至没有丝毫的杀机。

  只是他心里清楚的很。

  如果李元辰刚才要杀他,他应该已经死了无数次了!

  他只是一抬头。

  下一瞬间,李元辰已经到了数丈之外。

  一句话远远传来。

  “四叔,我这几日就要前往长离剑宗,李家的这点破事您就和父亲自个收拾吧。我这个人怕麻烦,未来几年杀人额度可能也会严重不足,所以就不要麻烦我了。”

  “……”

  杀人额度也会不足?

  我这是到底招惹了什么鬼怪物!

  李业承站在原地,一时之间汗流浃背。

  衣衫尽湿!

  似是过了很久,他才渐渐缓过神来。

  只是等他缓过神来的时候,李元辰早已消失不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