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帝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7章 急中生智

帝遮 天狗白浪 3516 2020.07.21 09:08

  “希望他们不要往日不落地带走。”墨修暗暗祈祷。

  日不落地带的蛇和青牛,墨修觉得可以轻易撕碎三大洞天的修行者,还好他们走的方向不是日不落地带。

  但是,墨修却看到尾巴分叉狗更加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脑门上流出阵阵虚汗。

  墨修轻声问道:“你怎么了?”

  “这一次我们可能无法活着出来。”尾巴分叉狗望着湛蓝的天空,一副安然赴死的姿态。

  墨修又问:“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难道天帝山除了日不落地带还有更加恐怖的地方?

  “你居然问一只狗知道些什么。”叶景冠叼着一根狗尾巴草,满脸古怪。

  他是仙磕洞天的弟子,小时候被狗咬过,因此特别厌恶狗。

  “哈哈哈。”

  尾巴分叉狗突然对着天空狂笑,分叉的尾巴到处飘舞。

  正悠悠走来的叶景冠吓了一跳,望了几眼尾巴分叉狗,停住脚步没有走过来。

  墨修也被狗吓了一跳。

  尾巴分叉狗凑到墨修身边,轻声道:“到时候看我眼色行事,保你死不掉。”

  “你的眼乌漆麻黑,怎么看得出眼色。”墨修嘟囔一句。

  尾巴分叉狗斜视墨修,龇着牙。

  “好。”墨修点点头道。

  尾巴分叉狗应该是有点路数的,墨修心中坚定。

  仙磕,断峤和桃源三位长老在前带路,中间跟着一千多个奴隶,后面跟着三大洞天的弟子。

  墨修边走边和鱼施若说话,想多了解一些事情,最终得出的信息是他们打算挖上半年的矿。

  “哈哈,半年,能活一个月算我输。”狗摇晃着尾巴,喃喃道。

  “我发现这只狗总是扰乱民心,要不我们把它炖了。”桃源洞天的一位弟子道,她听到了狗的话。

  “汪汪汪,看我不收拾你。”

  狗怒瞪着眼冲过去,把那名女孩的衣裙给咬了一半,下半身都清楚呈现在眼前,众多男修行者睁大眼睛,暗暗竖起拇指,这只狗干得漂亮。

  接下来路上变得很欢乐,桃源弟子时不时传来尖叫的声音,男同胞一饱眼福,那只狗被追着打,但乐此不疲。

  那些本来委屈巴巴的奴隶,也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汪汪……”

  狗从后面一路跑到了前面,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他将桃源长老的衣裙给掀起来,在他旁边的仙磕长老和断峤长老满脸通红。

  狗伸出舌头添了几舔桃源长老的腿。

  “我杀了你。”

  桃源长老脸色泛起红晕,娇躯乱颤,身影移动,手掌覆盖上一层灵力,将尾巴分叉狗暴打了一顿。

  “给我死。”

  桃源长老出手,轰击在狗头上面。

  “汪汪汪汪……”尾巴分叉狗口吐白沫,浑身抽搐,昏死过去。

  墨修上前探探尾巴分叉狗的鼻子,居然没死,他拖着这只黑狗吃力地向前移动,过了半片刻,狗醒来了。

  “这都没死。”

  桃源长老吃惊,刚才动的是杀机,就算是一个洞明境的修行者,也绝对无法承受她的暴打。

  可是尾巴分叉狗受了她这么多掌,居然安然无恙。

  “有点意思。”

  桃源长老露出了笑容,心中暗道:“等抽出时间,试试狗的深浅,看看他有什么来历。”

  墨修凝视重新活蹦乱跳的尾巴分叉狗:“我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

  他是亲眼看到桃源长老暴打尾巴分叉狗。

  “她弄不死我。”尾巴轻声道,“并不是我吹牛皮,能弄死我的人还没生出来。”

  “哦。”墨修淡淡道。

  “你不应该是这个反应。”尾巴分叉狗道。

  “哦。”

  墨修明显懒得跟他说话,他现在真的好累啊。

  感觉时间过得好慢,什么时候才能到达灵矿脉,其它的修行者也渐渐开始焦躁不安。

  走了一天一夜,众人都很憔悴,个个无精打采。

  桃源长老安慰道:“再忍耐一下,最多还有两个小时的路程就能到达矿脉,到时候你们人人都有机会修炼到蕴养境,进而破壁,在世间显化,再突破境界的束缚,成就真仙,跳脱于世间,天地间任你遨游。”

  她本来是想说几句鸡汤安慰修行者,结果一道刺耳的声音传出。

  “敢问这位老阿姨成就真仙了吗?”

  说话的正是“铁头娃”尾巴分叉狗,墨修赶紧远离他几米。

  桃源长老的脸色一黑,眼神冰冷,道:“你过来啊,我有话跟你说。”

  “哈哈哈。”尾巴分叉狗狂笑。

  “你笑什么?”

  “我突然想起一件好笑的事情。”尾巴分叉狗一边说话一边后退。

  桃源长老手指一划,一柄剑飞出,足足打了尾巴分叉狗一柱香的时间才停手。

  尾巴分叉狗软弱无力,瘫在地面,像是被玩坏的样子。

  桃源长老发泄完毕,继续在前面带路。

  随着时间的过去,尾巴分叉狗变得越来越严肃,不再嬉皮笑脸。

  因为从现在开始,他们真正的走进传说的禁地天帝山。

  刚刚踏进,整个气氛都变得阴闷,空气也潮湿了许多。

  “你们有没有听到空气中有古怪的声音?”

  断峤洞天的一位弟子突然听到了空气中传来的古怪的音律,正当他想认真听一听,断峤长老手指一弹,封闭住那位弟子的听觉。

  “不要被听那种声音,它会迷失心智,心智弱的主动封闭自己的听觉,等走过这片树林再打开听觉。”

  他显然是知晓些什么,大家纷纷按照他的话去做。

  这片阴森的小树林只有不到一百米,但是他们一炷香的时间,居然还没有走出去,很多人都意识到不对劲。

  “不要怕,这是空间被扭曲了,只要跟着我走就没事。”桃源长老道。

  众人跟着她,很快就走过这片小树林。

  “如果没有跟着你走,会发生什么?”问道。

  “看到树林上面的蜂巢了吗?”桃源长老指指树林中的蜂巢。

  “那不是鸟巢吗?”叶景冠震声道。

  刚开始墨修跟叶景冠一样,也以为那些是鸟巢,因为巢穴太大了,自然就会联想到鸟巢,但是当墨修看到有拳头大的东西从巢穴中探头的时候,心跳突然加速。

  “那是杀人蜂。”

  桃源长神色凝重,之前为了过这片林子,可是陨落了几名洞明境巅峰的修行者。

  众人身体一抖,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过了树林,接着是过荆棘丛林,翻过三座小山,这些倒也没有碰到什么危险的事情,死了几个灵海境的修行者。

  直到他们发现了一个河,三位长老才停住脚步。

  “这里有河吗?”

  三位长老将绘制的地图拿出来,地图是之前探矿脉的时候绘制的。

  上面那些地方有危险,该如何破解和躲避都写得清清楚楚,唯独没有写这条河。

  “是不是他们忘记了这条河?”仙磕长老疑惑道。

  “你们怎么这么蠢,肯定是之前来探测的时间刚好是枯水期,现在是春夏交替的季节,雨水充足,多出条河也不是件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

  “有道理。”仙磕,断峤和桃源的长老纷纷点头,突然他们意识到什么:“刚才是谁在说话?”

  “是你爹。”

  狗蹲在地面,伸出长长的舌头,口水一滴滴滴落地面。

  三位长老的脸色顿时变了,冲过去将狗又暴打一顿。

  “汪汪汪……”狗不断反抗,可是没用,依旧被暴打。

  旁边的墨修捂着肚子,差点笑抽筋:“尾巴分叉狗不是作死就是在作死的路上。”

  这只狗太能搞怪了,不断作死,但是却死不了。

  三位长老将狗暴打一顿后,开始正视目前碰到的问题。

  “这条河也就五六十丈宽,看着挺近的,桃源长老,你示范一下御剑飞过去。”仙磕长老笑道。

  “我修为没你高,还是你来示范吧,你御剑动作比较标准。”桃源长老很谦虚,脸上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

  这两位长老都是老狐狸,谁都不愿意出手试探。

  他们望向断峤长老。

  断峤长老转头望向身后的弟子,他随便指了一名洞明境的弟子,道:“你飞过去看看。”

  这名是仙磕弟子,弟子看向仙磕长老,仙磕长老示意道:“孩子,没事的,放心,有我在呢?”

  那位刚刚学会御剑飞行不到半个月的洞明下境弟子怀着忐忑的心情,驾驭飞剑往对岸飞过去。

  他轻松驾驭飞剑,快速破空而去。

  “没事,这条河没问题。”

  他的话还没有说话,突然驾驭的飞剑失去控制,笔直往河里面掉落,不断喊着救命啊救命啊。

  很快水中出现一股血红,水也慢慢变清。

  谁也没有看清楚那位弟子是被什么东西吃掉,众人往后面缩了缩,因为三位长老的眼神在几百个修行者的脸上扫来扫去。

  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但凡是被看到的全部低下头。

  “要不我们放只狗过去试试?”

  桃源长老的眼神突然停在尾巴分叉狗的舌头上。

  “汪汪汪……我只不过掀翻你的裙底,不至于要我命吧。”尾巴分叉狗委屈巴巴,他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

  不提还好,一提桃源长老脸色又泛起淡淡的红晕,然后挥挥手,示意弟子将狗丢进河里面。

  尾巴分叉狗死死抱住墨修的腿,道:“是兄弟就来砍……不是,是兄弟就来救我。”

  墨修双手用力将狗腿掰开,可是狗死死锁住自己的脚,这是要拖自己下水啊。

  狗果然不靠谱,随便能卖了自己,刚才它还说看他的眼色行事,敢情只是说说。

  “给我松开。”

  墨修用力捶尾巴分叉狗的爪子,道:“不是我不帮你,是老天要收你的命,给我松开,清明节我会多给你烧纸的。”

  墨修不断捶狗,但是狗就是死不松爪,甚至还咬住墨修的手。

  “痛。”

  墨修痛得一拳打在尾巴分叉狗身上。

  “这……怎么办?”两位拖狗的弟子望向三位长老。

  “既然他们兄弟之间感情如此深厚,一起丢进去吧。”桃源长老挥挥手道。

  果然还是最毒妇人心。

  这回走来四个人,将墨修和尾巴分叉狗抬起来,就要往河里边扔。

  “狗哥,想想办法,怎么办?”

  墨修慌成狗:“你一定有办法吧,我可不想喂河里面古怪的东西。”

  “我有个屁。”

  尾巴分叉狗汪汪汪叫,桃源长老突然整这一出,打乱了他的所有计划。

  “看着烦,快点丢了吧。”

  桃源长老挥挥手,其实她只是想试试这条狗还能活着吗?

  至于墨修,她完全不在意。

  墨修感觉自己离河水越来越近,河水都能溅到脸上,突然喝道:

  “我有办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