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帝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5章 渔夫与小猴子

帝遮 天狗白浪 3464 2020.07.30 08:41

  “时间过得真快,已经过去三日!”

  墨修站起来,过去开门:“叶师兄,不好意思,没听到。”

  “一直敲你的门都没有反应,我还以你仙逝了呢?”叶晨取笑道。

  “修炼太投入没有注意,对不起叶师兄。”

  “没事,快点出来吧,所有的弟子已经全部落到烂柯福地的地面,就差你。”叶晨往墨修的房间望去,看到诡异的一幕。

  房间中坐着一个绝美的女子,她用手托着腮帮子,静静望着墨修和叶晨的谈话。

  此女正是灵滢。

  叶晨没想到她跑到墨修房间,怪不得敲灵滢的房间没有找到人,眼神不断在墨修和灵滢之间打量,这两人有苟且啊。

  “她是不是三日都在你这里?”叶晨问道。

  “应该是吧。”

  墨修点点头,望向还坐着的女子,道:“叶师兄敲门你怎么不去开。”

  “你不是在修炼吗?”灵滢伸出雪白的手指在空中弹了弹,道:“万一他打扰到你,走火入魔可别怪我。”

  墨修一时间无语。

  叶晨也沉默了,走火入魔也太容易了吧!

  房间中的沉默被一只狗打破,一条尾巴分叉的狗从床上钻出来,将没有回神的叶晨吓了一跳。

  一条狗睡床。

  真是见鬼了。

  叶晨没有多说什么,道:“我们下去吧。”

  墨修跟着他走出房间,鹰雕此时已经降落到地面,只不过鹰雕太过高大,距离上面也有二三十丈高,此时恰好能够看到整个烂柯福地的风景。

  烂柯福地由五座山峰构成,每个山峰之间都有大裂谷,远远看去,就好像是一个打开的向上翻的手掌。

  五座山峰就好像是五根矗立的手指,看起来气势磅礴。

  笼罩烂柯福地的白雾慢慢消散,烂柯福地的中间有一棵巨树展现眼前,树木的叶子是粉红色,周围是无尽的花海,祥瑞的灵兽在山间奔走,溪水中有仙鹤在起舞。

  半山腰有亭台楼阁,流水飞瀑,如同一幅幅画中仙境。

  墨修还看到无数的弟子在空中御剑飞行。

  “前面正是烂柯福地。”叶晨指指前方不远处的山峰。

  “我有个问题,烂柯福地是不是有个人用手托着啊,我怎么感觉像一只手掌?”墨修提出他的疑问。

  “并没有,这是烂柯福地的天然面貌。”叶晨笑了笑。

  基本第一次来烂柯福地的修行者,都会被这种古怪的地势惊到,从而问出同样的话,当年他也问过。

  结果师兄告诉他,烂柯福地就是这样,五座山峰就像是五指山峰,是天然形成的独特地貌。

  “下去吧。”叶晨道。

  墨修往地面看去,地面足足有一两千多灵海境修行者,看来招的弟子有点多,他跳下鹰雕的背部。

  尾巴分叉狗跟着跳下来。

  只不过当灵滢跳下来的时候,两千多修行者的目光聚焦在她的身上。

  黑发飘动,精致的面孔,修长的双腿,身上披着的白色衣纱因为被撑起,进而凸显她婀娜的身材,曼妙的曲线,美得如同嫡仙临尘仙女降临,几乎是一瞬间,无数的目光聚集她绝美的容貌上。

  虽然看的不是自己,但是墨修总感觉被那些目光肆意盯着很不舒服,用力踢了踢尾巴分叉狗。

  “汪汪汪!”尾巴分叉狗被踢得生痛,张嘴狂吠:“你小子干嘛呢?”

  犬吠声将众人的差点丢掉的魂全部拉了回来,纷纷将目光移开,不敢多看,此女简直不像是人间来的女子,多看几眼不知不觉就陷了进去。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墨修对尾巴分叉狗道。

  “你就是故意的。”

  尾巴分叉狗跳起来扑到墨修前面,张嘴一咬,墨修一闪,狗啃了一把地面的泥土,气得嘴巴喷出黄烟。

  “大家都安静点,跟我走。”

  墨修这时候发现除了叶晨和楚琅,还有其他许许多多的师兄也走在前面。

  叶晨楚琅只是带了几百多弟子,其余的应该就是这些师兄从各处带来的。

  走进去,里面和外面是截然不同的风景。

  在外面看里面感觉也就是风景美了点,进去后,墨修就感觉到周围的灵气浓郁了至少一倍,周围的山川似乎都活了过来,一切都变得有生命了。

  墨修跟上叶晨和楚琅的脚步,他的旁边是灵滢。

  墨修总感觉灵滢时不时盯着自己,他侧头一眼,她果然在盯着自己,被自己发现后,她还露出了笑容。

  她一笑,脸上的眉毛弯弯的,脸颊娇娇欲滴,特别是脸脸蛋上的酒窝,看得墨修心神泛起阵阵的涟漪。

  赶紧移开目光,离她远几米。

  灵滢身后的修行者也不敢多靠近灵滢,这女孩实在是太美了,靠得太近情不自禁被吸引住。

  他们一路前行,最终在烂柯福地中间的那颗巨树面前停住。

  “刚才在外面看到明明有很多人,怎么到这里突然间没有人了。”

  墨修觉得有点奇怪,刚想将心中的疑问提出,叶晨和楚琅道:

  “你们在这里休等片刻,我们去请几位长老过来。”

  他们两个和其他师兄直接走开。

  站在这里的两千人面面相觑,谁也不敢走动,他们刚刚来到这个地方,对这里的环境不熟悉,怕触碰到什么阵法或者机关。

  半个时辰过去,依旧没有一个师兄出现在这里。

  半个时辰又过去,依旧没有人前来。

  再过半个时辰,还是没有人来。

  许多修行者纷纷忍不住破开大骂,换做是谁心中都有气。

  “等了这么久,竟然还不来,不来好歹也通知一下。”

  “什么声音都没有。”

  “烂柯这是想玩什么?”

  众多吵闹的声音中突然响起一个突兀的声音:“按照我多年的经验,如果我没有猜错,或许这就是烂柯福地对我们的考核?”

  “谁在说话?”

  众多修行者顺着声音到处看,却没有看到说话的人。

  “你们往哪里看呢?我在这里。”

  声音再次传出。

  众人低头看去,只见躺在地面的黑色大狗摇晃着分叉的尾巴,悠然开口。

  “是一只狗。”众人惊到了。

  “狗怎么了,惹你了吗?”尾巴分叉狗满脸的不屑。

  “好嚣张的狗,称为铁头娃不为过。”墨修迟早觉得尾巴分叉狗会被人敲闷棍,说话真的嚣张。

  “虽然是狗,但我觉得他说得有点道理,或许我们要进行考核?”有不少修行者觉得狗的话虽然猖狂,但是有道理。

  不然,烂柯福地不可能这么久都没有搭理他们。

  烂柯福地,某座宫殿。

  三位长老盯着空中的水镜,通过水镜可以清楚看到刚才发生的一切。

  大长老皱起眉头,指指水镜中尾巴分叉的狗,道:“这是什么玩意?他怎么知道我们是在考核他们?”

  叶晨和楚琅摇摇头,拱手道:“不知道。”

  “这玩意哪里冒出来的?”二长老背负着手走来走去,“两千多灵海境的修行者都没有意识到考核,居然被一只狗看破。”

  “怎么办?”三长老捋着胡子道。

  “我感觉这只黑狗可能会搞破坏,要不把他踢出去。”二长老道。

  “那倒不必,我们可以先看看情况。”大长老捋着胡子道。

  ……

  被晾在此地许久的修行者纷纷从暴躁中醒悟过来,是被一只狗的三言两语给点醒,发现进烂柯福地没有那么简单。

  大家都意识到这一点,纷纷散开,在这个地方找找考核的线索,但是首先的线索就是前面的大树。

  坠落的树叶是粉红色,像是花瓣在落下。

  看起来特别好看。

  灵滢伸出手触碰在空中飘浮的落叶,拈着一片叶子,打了出去,将地面的叶子弄得飞舞起来。

  “大树底下有两个人?他们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墨修之前也往这里看过很多次,但就是没有看到,他没想到这时候大树的下面冒出两个人。

  其实是看的角度不同,他们一直在那里坐着,只是他们没有注意到。

  不对,准确来说是一个男子和一只很小很小的猴子。

  猴子是真的小,跟巴掌一样大小,那个男子的打扮有些奇怪,带着斗笠,腰间有一个鱼篓,模样跟渔夫差不多。

  “他们是在下棋。”墨修这才注意到大树下面的石头棋盘。

  很快所有的修行者都注意到了下棋的渔夫和猴子,纷纷涌过去。

  “请问这位长老,你是来考核我们的吗?”

  墨修拱手行礼。

  正在下棋的渔夫没有看向墨修,只是将一颗白色的棋子放到棋盘,刚放下,那只猴子立即将黑子摆了上去,手舞足蹈道:

  “哈哈,我赢了。”

  “刚才我眼花,下错位置,重来。”渔夫将白棋捡起。

  “你又耍赖。”猴子跳到棋盘上,龇牙咧嘴道。

  “不是。”

  “你是!”猴子叉着腰道。

  一人一猴开始争执起来。

  两千修行者没有一个人说话,只是安安静静拱手行礼,过了很久,渔夫和猴子终于不吵了,注意到了出现的修行者。

  “你们有事吗?”渔夫问道。

  “你是考核我们的长老吗?”墨修再问。

  “我不是考核你们的长老,我是在附近打鱼的渔夫,烂柯掌门允许我在这里讨口饭吃,所以每日都会来这里卖鱼,卖完鱼后,就和这只癞皮猴下棋。”渔夫说道。

  “你才是赖皮猴。”猴子龇牙道。

  “别耍赖。”渔夫摸摸猴子的脑袋。

  “请长老明示,我们要怎么做才能通过考核?”

  墨修再次拱手,出现在这里的人怎么可能只仅仅是渔夫,绝对不简单,他又不是傻子。

  一个普通的渔夫能进烂柯福地卖鱼,开什么玩笑。

  如果真的将他当成普通人,那么将大错特错,墨修心中坚定这一人一猴不普通,甚至联想到一些可怕的东西。

  这只猴子该不会是起源于神话时代的灵明石猴吧?

  还有渔夫?

  墨修隐隐想起烂柯福地的起源故事,听说当年有位老头上山砍柴,看到两人在下棋,于是放下斧子观看,看了一段时间,两人告诉老头说他该回去了,老头回神起身捡起斧子,发现斧柄已经朽烂,他觉得很奇怪,但还是告辞离去,回到家中,发现家中大变样,儿孙已经老死,此后,他就在烂柯山修炼,最后慢慢形成烂柯福地。

  墨修觉得这渔夫就是那个砍柴老头,或许他砍柴腻了,改行当渔夫。

  “这谁啊?”

  宫殿中,大长老指着那个渔夫跳脚,额头满是青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