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彼间小温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欢迎回家(一)

彼间小温柔 延盏 3041 2019.05.11 11:05

  刚遇见她的时候,她像一个生人勿近的冰石头,敲不动,也融化不了,拒绝别人帮忙,也几乎不帮别人。

  但是现在已经会说“反正挨骂的是你,我又没关系”这样的话了。

  冰石头已经化了,化成了水,会和其他液体交融了。

  季言悦被他的话问的一愣,她确实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蒋君博看她愣住了,样子呆呆的,也不想她多想,伸手揉了揉她的头顶,开口:

  “不管你变没变,我都喜欢。”

  季爷爷一进院子就听见这一句,自己向来冷静淡定的小孙女,在那人手底下,从没有过呆愣愣的样子。

  “哼!”

  季爷爷一声哼,成功打断两人的对话。

  “爷爷,你怎么来了?还有一个多小时才到十二点。”

  季爷爷对于季言悦两次先斩后奏的气还没消,头也不抬的呛了一句:

  “怎么,嫌我来早了,打扰你们了?”

  蒋君博见季言悦被呛,赶紧上前,礼貌的把季言悦还没来得及拆完的象棋盒,往前一递:

  “爷爷好,我是蒋君博,这是给您带的一点礼物,希望喜欢。”

  季爷爷原本想无视蒋君博,给他一个下马威的,但是瞟到棋盒上的标志,原本想挪的脚顿在了原地。

  “元辉棋盒?”

  “咳”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季爷爷掩饰性咳嗽了一声,却也放弃了让蒋君博站着的想法。

  “坐。”

  三个人顺着圆桌坐下,季爷爷在做主位,季言悦坐在季爷爷旁边,蒋君博坐在季言悦旁边。

  小谢的服务员开始上菜。

  季言悦也开门见山:

  “爷爷,我们打算结婚了,认真的。”

  季言悦今天特地带了戒指,现在伸到季爷爷面前,一颗小小的钻石躺在季言悦的无名指上。

  季爷爷放下伸了一半的筷子,态度依旧呛人的开口:

  “干嘛,威胁我啊,让我不同意也得同意啊。”

  今天来之前,季爷爷已经派人查过蒋君博的资料,在他看来,小伙子确实是个好小伙子,就是现在他和季言清之间似乎还有些牵扯,这一点让他放心不下。

  当初季言悦那样轰动决绝的脱离季家,他一开始的愤怒难过过去了之后,也是松了口气,他也不希望她再受季家的委屈,如果可以,永远不要再和季家牵扯上一点关系。

  他相信季言悦的眼光,但也怕她一时看不清,又重新回到这个沼泽里来,越陷越深。

  “爷爷……”

  季言悦的声音低下来。

  但是季爷爷觉得就算是要伤了季言悦的心,也要把这件事说清楚。他把目光转向蒋君博:

  “你和季言清的事打算时候解决,怎么解决?季言悦的情况你应该也知道,我不管你什么理由,只要你还和季言清纠结不清,这婚我不同意结。”

  “爷爷……”

  季言悦又想开口解释,被蒋君博从桌子下按住了手,缓声开口:

  “这个您不用担心,这件事我和季言悦商量过,会带着她一起和季言清说清楚,也不会再和她见面,我不会再让她受一点委屈。”

  季爷爷还是没好气的哼了一声:

  “说谁不会?”

  “只要季言悦觉得什么时候合适了,我随时奉陪。”

  “哼!”

  季爷爷没在反驳,只是故意不看他们,把头撇向一边。

  还是有点不乐意,他还没反应过来呢,她的小孙女就要嫁人了,心里忒不是滋味。

  这回看季爷爷没说话,蒋君博倒是接着开了口:

  “爷爷,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对季言悦的。再说,这戒指也已经带上了,您再别扭也没用了。”

  像是没想到蒋君博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季爷爷一时没反应过来,有些惊讶的看着他。

  “你……你说什么?”

  倒是季言悦笑出了声,她就说蒋君博今天怎么这么老实。

  “爷爷,季言悦我娶定了。以后我的就是她的,她的还是她的。”

  桌底下的手,紧了又紧,完全不像表面这样云淡风轻。季言悦也紧紧回握住他的手。

  水榭外的河面上,突然刮起一阵风,吹的小谢边的纱帘向里间飘过来,一下一下够着季爷爷的手臂,像是在催他答应。

  蒋君博看着他,季言悦也看着他,倒让他看起来像个坏人了。

  其实一进门听见那句话,看见季言悦唇边浅浅的笑,他就已经八分同意这件事了。

  “哼,随便你们。我饿了,我要吃饭了。”

  季言悦,蒋君博相视一笑,这就算是同意了。

  两人从水乡小榭出来也就才一点左右,一想到晚上要去蒋君博家吃饭,看了看自己现在这身衣服,戳了戳蒋君博的胳膊:

  “蒋老板,你爸妈比较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啊,我是不是要换身衣服比较好?”

  听了季言悦的话,蒋君博故意退了一步,上下,仔细打量了一下季言悦,季言悦也在很认真的等他的答案。

  最后,蒋老板,一搂季言悦的腰,把人往怀里一带,靠在她耳边开口:

  “就喜欢你这样的女孩。”

  季言悦的认真脸一下就跨了。

  回头看他:

  “蒋老板,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这么骚呢。”

  蒋君博趁势在她唇上轻啄了一口:

  “反正你也跑不掉了。”

  最后季言悦还是选了一条浅蓝色的连衣裙,外面套了一件薄款卡其色风衣,长发一放,整个人看起来淑女了不少。

  她没有过一个完整的家庭,也不知道要怎么和正常家庭的长辈相处,她以为她一辈子都不会结婚,也从来没考虑过这些事,所以只能从自己所接触到的知识来判断,她应该以一个怎样的形象出现。

  下午两人又在季言悦的坚持下,买了不少保健品。

  晚上五点,蒋君博的车稳稳停进地下车库,却没有急着下车,而是转过头,看着季言悦的眼睛,对她说:

  “季言悦,我有的,你都会有。”

  季言悦:?

  蒋君博:“走吧,我带你回家。”

  季言悦没明白他的意思,被他一手牵着一手拎着保健品袋子,上了电梯。

  蒋君博父母家是在一栋高档公寓里,28层的高层。

  当电梯的数字,一下跳到28,季言悦的手心一下子就出汗了。

  蒋君博没松开她的手,牵着按了门铃。

  季言悦听见里面传出来一声清脆的,

  “来了。”

  厚厚的防盗门一点点在她眼前被打开,像是一个新世界,开着暖黄色灯光的玄关,系着围裙,躺着卷发,脸上洋溢着笑的蒋君博的妈妈,眼前已经摆好的两双拖鞋。

  季言悦有些手足无措,呐呐的喊了声:

  “阿姨好。”

  听见她的声音,刘柳脸上的笑是半分也没减,招呼她赶紧换鞋进来:

  “快进来吧,还有两个菜就可以开饭了。”

  然后向着里间喊了一声:

  “老蒋,儿子回来了。”

  季言悦和蒋君博换了鞋进了客厅,蒋国章,正从书房出来。

  “爸。”

  “叔叔好。”

  季言悦有点僵,想起自己手上的保健品,不知道是直接递给蒋国章,还是找个地方先放下来,另一只手开始无意识的搓着裙摆。

  蒋国章看出来季言悦的无措,倒是先开了口:

  “这是给我带的吗?什么好东西,看看。”

  说着走向了沙发,季言悦把手上的东西递过去,是一个颈椎治疗仪。季言悦想蒋国章要做不少手术,对颈椎的伤害一定很大。

  蒋国章接过去,三个人在沙发上坐下。

  蒋君博开口:

  “爸,这是季言悦,是我未婚妻。言言,这是我爸。”

  蒋君博这未婚妻三个字说出口,季言悦的眼睛紧紧盯着蒋国章,却没有发现一点不高兴。

  这话被从厨房端菜出来的刘柳听到,顺口就说道:

  “你这臭小子,这么久不回家,言言都知道给我们带礼物,你呢?”

  “言言”这两个脱口而出,像是已经说了无数遍,她也不像是第一次来做客,而像是……回家。

  听见自家老妈的话,蒋君博大剌剌的搂住季言悦的腰开口:

  “言言就是我带回来的,这份礼还不够大啊?”

  刘柳嗔怪的看了蒋君博一眼,还是季言悦开口说了话:

  “叔叔,阿姨喜欢就好。”

  蒋国章,看着季言悦腰上的手,蒋君博脸上真诚幸福的笑,强忍着笑,眼眶到底是湿了。

  蒋国章,背着蒋君博和季言悦偷偷用袖子掩了掩眼角,开口:

  “喜欢,喜欢,你们送什么我们的喜欢。”

  季言悦听不出这话里的意味,刘柳和蒋君博确实明白的。

  一直绷着的刘柳听见这话也忍不住闪了泪光,转身又进了厨房。

  蒋君博了解自己爸妈,拍了拍季言悦的背:

  “去厨房帮帮妈妈,我和爸爸说会儿话。”

  季言悦就算不明白,倒也不笨,能看出气氛有些不对,照着蒋君博说的做了。

  厨房里刘柳正放下擦眼泪的围裙,看见季言悦突然进来,怔了一下才开口:

  “吸~你怎么来了?还有最后一个菜,马上就好了,你去吃点水果,看会电视。”

  “阿姨,我来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季言悦不知道蒋君博家里的事,刚才二老突然都抹了眼泪,她下意识的觉得是不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