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彼间小温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真相

彼间小温柔 延盏 3035 2019.05.03 11:05

  隔天,季言悦随便找了个借口和工作室的人说了一声,就定了机票飞回了N城。

  赵凉没说蒋君博匆忙赶回去具体和季言清有什么关系,季言悦也想不到这两个人之间有什么重大的事。

  季言悦回来的消息赵凉是知道的,一出关口,就看见已经在等着的赵凉。

  两人边走边说。

  “自从几个月前你高调脱离季家之后,季彰就停了季言清在集团所有的事。那之后,季言清的情绪就开始不稳定,似乎还开始酗酒。你知道,季言清的心脏是移植的,受不了过大的压力。两天前,季言清昏迷了。”

  两天前,就是蒋君博赶回去的前一天。

  季言悦点点头,但是季言清昏迷和蒋君博有什么关系?

  “你知道,季言清移植的心脏之前是谁的吗?”

  季言悦的心突然狠狠一揪,突然想到那次在蒋君博家的客厅里,那张摆在柜子上方的相框,相框里靠着蒋君博笑的人。

  “是不是……”

  赵凉停下脚步,看着季言悦的眼睛,季言悦也同时停下。

  “是蒋君博的前女友的。”

  季言悦的瞳孔狠狠一缩。她怎么也没想到,她们之间还会有这样的联系,这是什么?天使再爱我一次吗?什么年代了……

  但是蒋君博那天在海洋馆的焦急她是看在眼里的,尽管她觉得荒唐甚至有些可笑。

  “所以……他这次回来是因为担心季言清……吗?”

  季言悦的眼神有些迷茫,一时有些消化不了这个消息。放在拉杆箱上的手指不自觉的缩紧,赵凉拍了拍季言悦的手背。

  这件事她也没办法评判。

  “走吧,我们先去医院,温源和蒋君博都在那。”

  季言悦想了一百种,她和蒋君博之间可能会有的联系,但是没有想到会是这种。

  -

  季言清的高级病房占了住院区一整层楼,赵凉带着季言悦到的时候,这一层只有楼层护士在,静的让人怀疑这是不是医院。

  季言悦一眼就看到了蒋君博,坐在病房外的长椅上,衣服竟然还是那天一起逛海洋馆的一身。

  蒋君博像是累极,低着头,也没有发现季言悦她们过来。

  坐在一旁的温源,收到赵凉的消息,起身向她们这边走来,把她们拦在离病房两米的位置。

  “季言清的母亲在,不让任何人靠近病房,暂时还是不要过去了。”

  季言悦目光略过温源,看向身后的蒋君博,在她的印象里蒋君博一向讨厌邋遢,就算是项目最忙的时候,加班加到凌晨,他也要回家洗个澡,换身衣服,她从来没见过他这幅样子,狼狈,憔悴,担心的发狂。

  但不是为她。

  季言悦收回目光,跟着温源去了休息室。

  三个人围坐在在休息室的小圆桌前,温源看着季言悦手边的箱子,知道她也是一下飞机就赶来了这里,眼下也是青黑一片。

  温源搓了搓手,不知道要从何讲起。

  “蒋君博有过一个前女友,叫元清华,就是季言清身上这颗心脏的原主人。”

  元清华,像是蒋君博会喜欢的名字。

  季言悦没说话,等着温源的下文。

  “他们是大学同学,因为一次联欢晚会认识。元清华是那场晚会的主持人,蒋君博是舞台剧的负责人。互相欣赏,之后就顺理成章的在一起。元清华表面看起来是个非常开朗,乐观,积极向上的人。那个时候的蒋君博刚刚开始创作,有很多不足的地方,写的稿子也经常被退稿,是元清华一直陪在他身边,安慰他,鼓励他,给他加油。可以说,蒋君博能一直坚持下来,有今天的成就,很大一部分来自于元清华的鼓励……”

  听得出来,两个人相识于最好的年纪,互相扶持,共同进步,如果能一直走下去必定是一段佳话,但是……

  “表面?”

  季言悦打断温源的话。

  温源点了点头,回道:

  “对,表面。元清华的乐观,开朗的一面都是都是她故意展现出来的一面,她其实有重度的抑郁症。一直在吃药,夜里睡不着觉会摔东西,甚至自残,但是这件事是在元清华出事之后,蒋君博才知道的。她从来没在蒋君博面前露出过一丝痕迹。”

  季言悦了解过一些关于抑郁症的内容,知道这是一种生理上的疾病,是因为体内激素问题造成的,自己不可控。

  “所以……她是怎么出事的?”

  “自杀。”

  和季言悦猜的一样。

  “也就是因为她在蒋君博面前从来没露出过一丝一毫,在她突然自杀之后,蒋君博也陷入了无限的自责之中。他觉得如果他能够提前一点发现,或许事情就不会这样,或许他也可以像元清华帮助他鼓励他一样,帮助她和鼓励她,有可能她就不会这么极端,就不会自杀。也是因为这些愧疚让他执意要找到元清华捐赠心脏的人。”

  季言悦听懂了,时间太长,因为没能及时挽救的愧疚已经变成了一种执念,一定要看着她好好的才放心。

  这次换成赵凉发出疑问:

  “那为什么元清华的心脏会在季言清身上?”

  “元清华在自杀之前签了遗体捐赠书。蒋君博再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就开始找受捐人,但是他爸是医院院长,不想看他这么一直自责下去,给档案室下了严令,谁也不许告诉他。他这一找就是四年,你们第一次在酒吧碰见他,也是因为我得到消息医院的档案室换人了。但是那一次他也只是知道受捐人姓季这个消息。”

  季言清心脏有问题季言悦一直是知道的,没换心脏之前季言悦很少见过季言清,基本都在疗养。后来听说,医院找到适配的心脏了,那段时间,季彰完全不管公司的事,只陪在季言清的病房,直到季言清手术成功。

  后来因为季言清不愿意自己手术过在公司遭受异样的眼光,被区别对待,季家就封锁了季言清手术过的消息。

  没想到,竟然这么巧……

  “之前我也查过季家,但是得到的却是无人进行过手术的消息。直到这次,季言清的身体再次出现问题,住院,我才查到,通知了蒋君博。”

  温源看向季言悦,该讲的话他都讲完了,剩下的事,他做不了主也插不了手。

  季言悦现在也明白赵凉为什么让她回来一趟,这些事不是电话里三言两语就能讲清楚的。她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蒋君博平时处理项目果断干脆的人,面对她却总是有些含糊。

  如果这些事,发生在她身上,她也不确定自己再重新遇见喜欢的人之后,还能不能果断的牵住对方的手。

  她能理解蒋君博现在的心情,但是却不能假装若无其事的这样继续下去。

  感情这件事是双方的事,她可以主动一次,两次,但是不能一直都是她,她也需要被回应,被主动。

  更何况她没办法和一个影子相比。

  所以,这一次她不会主动了,她要等他自己走过来。

  三个人在圆桌旁沉默着,最后还是季言悦先开了口:

  “我已经和季家脱离了关系,也就不去看季言清了。今天我来过的事也不必告诉蒋君博,我有些累,先回去休息了。”

  这件事赵凉,温源作为朋友都不好说些什么,只是跟着季言悦一起出了休息室。

  季言悦这次换了一条路,没有路过病房,大概不用想,蒋君博还是守在门前。

  她能理解,但是她不想看。

  -

  时间过的很快,年会过后就是新年。

  后来蒋君博没有联系过她,她也没有联系过蒋君博,两个人就像成了陌生人的关系。

  季言悦断断续续从赵凉和温源那里听说,季言清的病情稳定了,修养之后,出院了。

  这两个人也像是商量好了一样,一句关于蒋君博的也没提过。

  除夕夜

  季言悦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对面的墙上放着投影的影片,茶几上是点的各种外卖。

  今年她打算一个人过除夕。

  之前季爷爷也打过电话让她回家,过年,但是被她拒绝了。她说和季家断绝关系不是在开玩笑,是真的不想再有一丝一毫的联系。

  她这样一个人,不用假笑,应付季彰演家庭和睦,挺好。

  只是在这样阖家欢乐的日子里,她不由得想起,蒋君博现在是不是也在家吃着团圆饭,等着春晚?

  季言悦拿起手机,点开通讯录,但是……找到人名那一刻,她突然又不想知道了。

  正想锁屏,屏幕上就突然跳出“赵大小姐”的ID。

  季言悦嘴角一弯,划开手机,对面立即就传来赵凉的声音:

  “喂,你在哪呢?我妈喊你来我家吃饭。”

  “在家呢,我都吃过了,有点懒,就不过去了。”

  今天是什么日子,她和赵凉再熟,现在过去,不合适。

  赵凉也清楚她的性子,没勉强,这个电话的重点也不在这。

  “言言,之前你负责的那个剧是不是叫《天下》呀?”

  赵凉很少会找她聊工作上的事,今天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是这个,怎么了?”

  “我要演这个剧的女二了。过两天去试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