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彼间小温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回季家

彼间小温柔 延盏 3184 2019.04.29 11:05

  蒋君博原本就是顾虑到季言悦和季家的关系才一直没有直接处理这件事,现在看来,也没什么好顾虑的。

  “我的意思是直接上诉,光是发声明大众不会相信,而我也需要做这件事的人对博华有个交代。”

  蒋君博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看着季言悦,再等她的回应。季言悦也坦坦荡荡看着他:

  “好。我也需要季家给我一个交代。”

  蒋君博的这个上诉是针对网上那几个带节奏的营销号,以及那个娱记,现在他们还不能确定这件事到底是谁做的。

  其实想知道到底是谁做的也不难,等一等总会知道。

  这个消息不仅影响的是博华的声誉,季氏集团也一定会收到影响,季彰最在乎的就是这个他一手创建起来的珠宝帝国,一定会大发雷霆,到时候就会有人来找她,不是来骂她就是来找她求情。

  事情其实也没怎么商讨,大家的想法基本都是一致的。季言悦一直都在不自觉的观察蒋君博,一开始看到这个标题的时候,季言悦甚至有一种被戳中心思的感觉。

  虽然消息是假的,但是蒋君博会不会也有一点觉得被戳中了心思。

  季言悦抱着这么一点不想被人察觉的心思,观察了蒋君博的一举一动,只可惜蒋君博不是在看网上的评论就是在打电话联系人处理。

  除了一开始看她那一下,几乎没有把目光在放在她身上,对这件丝毫没有被影响的感觉。

  季言悦垂了垂眼,心底里嗤笑一声。

  收了收心,现在这件事算是暂时解决了,她最在意的还是U盘的事,如果真的找不到了,那《天下》这个项目就要出现一个漏洞,季言悦得负责。

  也是,最近发生的事有点多,让她差点有点认不清自己当初是为了什么要去博华。写好故事这件事最近在她心里被越排越后,不应该是这样的。

  季言悦又给警局打了个电话,得到的依然是否定的答案。

  这件事不能再拖了,季言悦和赵凉没再多留,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随着蒋君博家的防盗门被关上,蒋君博关上笔记本的动作和温源的几乎同一时间响起:

  “人走了,别装了。”

  蒋君博没回话,任由自己陷进沙发里吐了口气,闭了闭眼。

  说实话,刚才赵凉发飙那段说的话,让他差点没忍住站起来附和。好在季言悦那时候只顾着安抚赵凉,没注意到他浮起青筋的手。

  温源坐在蒋君博旁边,手肘捅了捅旁边的人开口:

  “你明明就喜欢她,看她的样子也不像是对你没感觉,你这样何必呢?”

  是啊,他何必呢?

  蒋君博睁开眼,看着早上被他随手放在电视柜上的相册。他只是把自己困在一个地方太久,习惯了太久,突然有一天有个人出现在外面问他要不要出去,他突然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出去,该不该不出去?

  是的,他懦弱了,他胆怯了。

  他不知道怎么放过自己。

  温源顺着蒋君博的目光看过去,了然,耳边似乎又响起那声:

  “温源哥。”

  元清华这一箭射的太深了,拔出来连皮带肉,就算愈合了,一到下雨天还是会隐隐作痛的提醒他,这里曾经有个伤口。

  -

  这件事发生之后,季言悦没再去过工作室,所有的事都是线上交流。原本工作室就有那样的留言,现在又爆出这样的事,季言悦必然会是话题的中心,她现在没精力去应付多余的东西。

  她的一切时间都放在了U盘丢掉的文件上。

  至于微博上的言论她也几乎没有再看了,那天她和赵凉离开之后不久,博华工作室的微博就就发了公告声明起诉那几个造谣的号,有了正主雷厉风行的发声,蒋君博的粉丝几乎是以力挽狂澜之势,扭转了局面,把之前被骂的统统骂了回去。

  现在季言悦在等的就是季家的人准备什么时候来找她。

  她这两天也想了很多,她这么多年之所以对季家如此容忍,其实是对季彰抱着感谢的心态。在她心里从来没把季彰当做父亲,对她来说,季彰是恩人,是在七岁那年在山沟沟里救了她的恩人,帮她葬了爷爷的恩人,在她没有能力独自生活时资助她的恩人。

  她回季家之后,一开始季彰确实是想好好补偿她,给她办盛大的生日会,把她介绍给他的商业伙伴,承认她季家二小姐的身份。

  只是回季宅见魏婉的第一面给她造成的冲击太大了,当时不太明白,但总有明白的一天。她不觉得自己对于魏婉,对于季言清,对季家有什么错,但是要她真的融入季家,当起二小姐,她也没那么大心。

  所以对于季彰愧疚的补偿总是推阻,几次之后季彰也就不勉强她了。因为季彰的原因她对魏婉母子做的事一直都是容忍的态度,不看不听不理。

  她以为她会一直就这样和季家保持这种关系,但是,看来魏婉并不想维持这个假象。

  这次的事她不会再容忍了。

  季言悦看着电脑屏幕敲下最后一个句号,摘下眼镜揉了揉鼻梁,整个身子放松往椅子上一靠,长舒了一口气。

  U盘里丢的东西终于全部补回去了。

  季言悦正准备洗个澡去补个觉,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季宅。

  季言悦目光闪了闪,按下接听键:

  “二小姐,总裁说今天回来一起吃个饭。”

  电话是季彰助理打的,看样子季彰是要回去主持大局了,只是不知道他这个大局是哪个大局,家还是公司。

  “好。”

  季言悦答应下,挂了电话。

  季言悦的书房里拉着窗帘,黑色的厚窗帘把窗外的光线遮了个严实,房间里只有电脑屏幕和旁边一盏小台灯的灯光。书桌对面是一排落地置物柜,上面零散的放着季言悦平时会看的书,还有一些装饰品。

  昏暗的灯光里季言悦抿唇看着置物柜一格中放着的王冠。

  那是她八岁生日那天,季彰在她的生日会上,当着所有来宾的面亲手给她戴上的。

  他说:“祝我们季家的小公主八岁生日快乐。”

  那一刻,所有的聚光灯都打在她身上,衬的她身上的公主蓬蓬裙闪闪发光,连头发丝都打上了光影,台下所有人都微笑的看着她。王冠落在她头上那一刻,整个大厅里都响起掌声,至今为止,那一次生日会所有的细节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那是她第一次季家人的身份出现,虽然范围只限于季彰的商业伙伴,但那一刻她是真的以为自己开始姓季了。

  季彰送过他很多东西,但只有这个她一直留着,哪怕从季家搬出来也没舍得丢掉。

  季言悦不知道自己做了多久,直到整个身子都开始麻木才发觉。

  -

  20:00

  季言悦拎着一个小盒子走进季宅大宅。

  季家正厅里该到的人都已经到了。

  大概是门卫看到她进来报告了季彰,她刚进大厅,季彰就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言悦会来了,那就开饭吧。”

  “一家人”都在桌边坐下。季言悦看一眼坐在她斜对面的魏婉,这是唯一一次她回来魏婉没有阴阳怪气的说话,就好像没看见她似得。

  季彰坐在主位上,两边是魏婉和季言清,她坐在季言清旁边,季爷爷去海南疗养了,估计是还不知道这事。

  季言悦看着季彰拿起筷子,就好像今天真的只是叫她回来吃个饭而已,又或者他觉得这坐在一起的一顿饭吃完,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季言悦看了看旁边椅子上的小盒子,扯了扯嘴角,先开了口:

  “今天叫我回来真的只是为了吃个饭?季总没有什么话要说?”

  成年独立之后,季言悦一次也没有叫过季彰爸,所有的称呼都是一声寡淡生疏的,季总。

  以往每次季彰都会纠正她的称呼,不知道今天是没注意还是故意忽略,季彰只是缓缓放下了筷子,抬眼和季言悦对视,旁边的魏婉和季言清也都放下了筷子,垂着眼等季彰的下文:

  “你想我说什么?”

  季言悦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季彰还是没开口,一脚把这个皮球踢了回来。

  也是,这么多年了,该补偿的都补偿完了,对她也不必要抱着什么愧疚心了,她也只是他意外得来的女儿。

  季言悦累了,不想再装什么大度,配合他们演戏。

  季言悦双手抱胸看着魏婉和季言清。

  “偷拍我和找人抢劫我U盘的事,你们别告诉我和你们没关系。”

  季言悦这话咄咄逼人,没留一丝余地。端庄优雅的魏夫人差点没忍住:

  “你!”

  季言悦往她那瞟了一眼,她今天回来就没打算善了,往椅背上一靠,接着开口:

  “我?我说的不对?都是成年人了,别敢做不敢当,你们有胆子偷拍我诬陷我,找人抢劫我,没胆子承认?”

  季言悦话音刚落,魏婉就接了上来:

  “你别诬陷人,我什么时候找人抢劫过你。”

  季言悦瞟了一眼季言清:

  “也就是说确实是你找人偷拍的我。”

  这次季言悦没用疑问句,转头又看向季言清,玩笑的开口:

  “那就是我的好姐姐找人抢劫我的包了?”

  季言清没说话,季言悦也没等她,接着开口:

  “你也不用否认,梁菲菲都招了。”

  蒋君博上诉那天就找了梁菲菲,告诉他背后指使的人他可以暂时考虑不开除她,工作面前,梁菲菲很快就妥协了,刚才她只是想给季彰理个思路,怕他还不清楚。

  现在理完了,一室寂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