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彼间小温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吃醋

彼间小温柔 延盏 2603 2019.04.21 11:05

  这次的事在发生当天的傍晚就一字不落的传到了季言清的耳朵里,虽然蒋君博开除张欣是因为绝不容忍工作室内出现抄袭这件事,但是在细看下去,季言悦虽然话说了一大堆,但是要张欣当面和她道歉可能性也是不大的,蒋君博这一出声,不仅免去了季言悦的尴尬更是替季言悦出了一口气。

  她这个妹妹还真是有本事啊……

  季氏大宅里穿着真丝吊带睡裙的季言清放下手机,抬眼看向大厅正中央挂着的一张“全家福”,那是季言悦刚回来那年季彰带人回来照的,一家四口。

  季彰当年派人绑着魏婉去照相馆的画面还历历在目,就因为他想给他失散多年的小女儿一个完整的家,哪怕只是以照片的形式。

  当年是季彰现在又是蒋君博,她凭什么一次又一次夺走她喜欢的人?

  季言清端起一旁的酒杯刚准备喝就听见一直站在一旁的女仆兼她的私人营养师开口:

  “小姐,您心脏不好,只能喝一点点。”

  季言清的手一顿,是啊,她心脏不好,酒不能多喝,运动不能多做,睡眠不能太少,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她凭什么要在她最好的年纪过着老年人的生活??

  随即季言清握着酒杯的手猛地向墙上的照片砸去。玻璃和玻璃相撞的声音在空旷的大厅里发出清脆刺耳的声音,杯子里的红酒正好淋在了照片上季言悦的脸上,原本白皙的脸瞬间变的脏污不堪。

  季言清看在眼里,突然轻笑一声,这才是她该有的样子嘛。

  她才是那个该被捧在手心里的人!

  季言清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季彰已经不可挽回,但是蒋君博现在可不是。

  张欣离开之后《天下》整个项目移交蒋君博,工作室现在一共有四个项目在做,童哥那组的《玲珑》经过前一段时间的大改已经进入收尾阶段,蒋君博干脆全部交给童哥来统筹。剩下还有两个都市言情剧,都是由工作室两个老编剧再带,一个刚刚开始,另一个也是和《天下》的项目进度差不多,都是需要操心的阶段,原本蒋君博是早上十点来晚上九点多走,现在变成了早上十点来,晚上不知道几点走,好几次季言悦十一点多下班看见蒋君博的办公室的灯还亮着。

  蒋君博因为张欣的事工作量大增,季言悦也差不多,但是她和蒋君博不同的是,这件事对她的除了工作上的影响,她在工作室内部的存在感急速上升。更是收获了和她同期进来实习的一个迷弟——梁斌。

  梁斌也在《天下》这组,姜南说是被她从会议室出来往张欣桌上摔本子那一下的霸气迷住了,季言悦听了真是哭笑不得,这是哪来的中二少年,一看就没遭受过社会毒打。

  《天下》的分集正式开始进行之后,季言悦就没有准时下班这个概念,季言悦看了看组内共享的这周大家的分集,八集,真的是很认真在做了,张欣算是因为她离开的,所以对于这个项目,她身上的责任比任何一次都重。

  季言悦伸了个懒腰,看来今天又要陪着蒋君博加班了。

  晃了晃脑袋正打算端起水杯喝口水,拿起来才发现水杯已经空了,推开椅子站起来去倒水,手边就恰如其分的递来了一杯拿铁。纸杯的边缘靠着季言悦的手背,温热的温度刚刚好。

  谁这么贴心还给她准备了拿铁,还知道她不喝凉的。

  季言悦抬起头来,一眼撞进梁斌的眼睛里,夕阳透过窗户落在大男孩的身上,小麦色的皮肤,脸上带着一点腼腆的笑容,穿着一件灌篮高手里球服,额头上还能看到一些细密的汗珠,一米八几的大个站在季言悦的身后,整个人洋溢着的青春活力差点闪瞎了季言悦的眼。

  季言悦转过头看见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啊,这才是一个大学生的样子,活力四射到晃人眼,走到哪都是一个小太阳。和她的大学生活完全是两个样子。

  梁斌看着季言悦看着他愣住的样子,原本因为跑动有些泛红的脸颊更红了一些,把拿铁又往季言悦的手边推了推开口:

  “喝吧,待会儿就凉了。”

  被梁斌一提醒,季言悦回过神来,她一直有些羡慕梁斌这样的人,在最好的年纪青春的不像话,所以才愣了神。

  季言悦端起咖啡向他道了声谢,拿起手机就想给他转钱,被梁斌一把拦下。

  梁斌:“不用不用不用,一杯咖啡而已。”

  说着又把手上拎着的另一个三明治的袋子放在季言悦桌上,接着说:

  “这是买咖啡时看到的,就顺便买了。你还没吃晚饭吧,正好垫垫肚子。”

  梁斌说完又是对着她一笑,季言悦看着他挨着裤缝握紧的拳头,和额头上明显因为奔跑出的汗,心里叹了口气。

  哎,不会说谎还偏要扯什么顺便。

  季言悦不习惯接受不熟悉的人的好意,坚持要给他转钱,最后梁斌没办法倒是也收了,季言悦这才吃了起来。

  看着季言悦吃东西,梁斌并没有打算走的意思,季言悦一边喝着咖啡一边靠在工作台边缘故意问他:

  “怎么突然回来有什么东西落在这了?现在已经下班了。”

  “啊?啊,对啊,我忘了拿U盘。”

  季言悦往梁斌桌上扫了一眼,果然看见一个U盘,一侧身子就给他拿了过来,递给他,开口:

  “早点回家吧,一会儿该堵车了。”

  原本只是胡诌的一个借口,现在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梁斌走了之后,季言悦做回椅子上,把梁斌买的几个三明治都拿出来翻了翻,不知道梁斌是从哪打听到她喜欢热拿铁的,但是很显然这个人没告诉他她不吃加了鸡蛋的三明治。

  季言悦正把其中一个加了蛋的拿到一边,桌子边突然又撑过来一只手,她以为是梁斌又回来了,她实在不喜欢被人这么缠着,转过头来说话的语气已经有一丝不好:

  “你怎么又回来了?”

  一转头就看见蒋君博黑沉沉的眼睛,蒋君博也看着她,两个人就这样一上一下的对视着。

  季言悦没想到蒋君博会突然到她这里来,虽然他们一起加班有一段日子了,但是蒋君博从来都是待在办公室里,没有出来过,更别提突然到她这来,还是这样一个一只手撑着桌面一只手搭在椅背上几乎是把她半笼在怀里的姿势。

  蒋君博:“我只是来看看你这边进度怎么样了,你以为谁?”

  蒋君博自己也不是很明白自己这样到底有什么事,他本来只是打算去倒杯水,一抬头透过玻璃正看见季言悦目不转睛的看着身后的梁斌。”

  然后又看见两个人说说笑笑互相拉扯,梁斌好像还把一个袋子递给了季言悦,季言悦又弯过身子帮他拿什么东西,两个人说说笑笑好像很亲密的样子。

  一直看到梁斌走了,蒋君博的水也还没倒,又看见季言悦拆了梁斌给的袋子在挑挑拣拣,蒋君博看了一眼电脑屏幕上上一阶段《天下》的稿子,于是打算临时抽查一下。

  蒋君博把目光从季言悦身上移到电脑屏幕上,屏幕上还是刚才季言悦整理的稿子。

  蒋君博:“现在进行到哪里了,还顺利吗?”

  季言悦反应过来蒋君博是在问项目,可是她几个小时前才刚给他发了上一阶段她整理好的稿子也说明了现在的项目进度,怎么现在还要亲自问一遍?虽然不明白但是季言悦还是把情况说了一遍。

  蒋君博听完也只是说了几句类似“加油”之类的话就离开了,还顺手拿走了她刚挑出来不准备吃的三明治。

  蒋君博:“我正好也饿了,谢谢你的三明治了。”

  季言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