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彼间小温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年会

彼间小温柔 延盏 2973 2019.05.02 11:05

  临近年底,《天下》这个项目顺利结束,《玲珑》几个月前也正式投入拍摄,剩下的项目也进行顺利,蒋君博走在整个项目组的最后出去,也没有立即回办公室,站在工作区前方拍了拍手,吸引大家的注意,扫视了整个工作室之后,缓缓开口:

  “今年一年大家辛苦了,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博华的所有项目都在稳步进行。所以,今天财务会把各位的年终奖和项目奖金提前发给大家,然后给大家三天时间收拾东西……”

  工作室内一片安静,都在等着蒋君博的下文,博华每年年底都会有一场年会。

  “三天后上午十点,东成机场集合,今年的年会就是香港澳门五日游。从现在开始,所有人都开始放假!”

  “耶!老大万岁!”

  童哥那组最先爆发欢呼,随后整个工作室都是一片欢呼。关电脑到底关电脑,收拾东西的收拾东西,讨论买什么东西的讨论买什么东西,一瞬间就从工作模式切换到旅游模式。

  季言悦也终于松了口气,整个人懒在椅子里看着面前的电脑屏幕,上面还显示着《天下》的最后一稿,她突然有些舍不得,就像自己的孩子终于长大了,不再需要自己了,她这个老母亲突然有点不知所措。这是她的第一个故事,第一个孩子,在不久的将来就要接受大众的检验了。

  季言悦也不知自己做了多久,等她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的时候发现工作室基本已经没人,只有财务再清算工资,行政小姐姐在处理年会的事,以及蒋君博还在办公室。

  季言悦没去打扰蒋君博,给赵凉发了微信问她有没有时间一起去香港也离开了工作室。

  过了一会儿,赵凉那边回过消息:

  “那几天我刚巧有个秀,走不开,不能陪你一起去了。不过,旅游这么好的机会,你可要好好抓住呀!”

  季言悦知道赵凉是什么意思,手指顿了一下,回道:

  “嗯。”

  这回换成赵凉不淡定了,原本只是习惯性劝劝,原以为按季言悦的性子,是不会听的,没想到这次竟然答应了。

  赵凉那边秒回:

  “嗯??你想好了?打算表白了?”

  表不表白季言悦不知道,但是她确实想说清楚,现在项目结束了,所有的事情都告一段落。她和他都有时间想清楚,她不知道蒋君博是怎么想的,但是季言悦想说清楚,糊里糊涂的暧昧她不想要。

  “打算说清楚。”

  “等你的好消息呦~”

  话是这么说,但是季言悦也没想好自己到底要怎么和他说清楚。

  这一想就是三天,三天之后早上十点,东成机场季言悦依然没有想出一个自己满意的方案。

  候机厅里,姜南靠在季言悦旁边,翻着手机,一会儿问她这个好不好看,一会儿问她那个好不好吃,季言悦被迫不停的看着她的手机,就在两个人讨论到香港的小吃到底哪里最好吃的时候,旁边有人说道:

  “哎,老大来了。”

  季言悦抬头看过去,蒋君博米白色的毛衣外面套了件黑色夹克,腿上还是万年不变的黑色休闲裤,加上板鞋,手上托着一个小箱子。

  远远走过来,像是哪个大学的大学生,年龄一下减了十岁。

  今天的季言悦正好穿了蒋君博颜色相反的搭配,黑色毛衣外面是一件米色针织外套,腿上是一条黑色牛仔裤,小靴子。两个人站在一起,倒像是穿了同配色的情侣衫。

  季言悦也没想到会这么巧,她只是想着香港的天气会比N城暖和不少,就没穿棉衣,随手拿了件针织衫。

  几个月前那次半真半假的谣言,一度让工作室的同事也信以为真,只是后来蒋君博迅速澄清,季言悦也一心扑在项目上,大家都有目共睹,也就不了了之了。

  现在一放松下来,人类的本质,八卦之心又重新卷土重来。

  姜南和季言悦最熟,第一个拱了拱季言悦的胳膊,压着嗓子靠着季言悦开口:

  “你和老大什么情况啊,情侣装啊?”

  蒋君博已经和工作室人汇合,正在和行政核对机票和酒店的消息。

  季言悦心情不错,也学着姜南的声音开口:

  “那照你这么说,那老大和童哥也是情侣装喽。”

  好巧不巧,今天童哥也是黑白色的搭配,也是白色的毛衣。姜南把童哥和蒋君博放在一起想象了一下,赶紧摇了摇头,这个话题也就就此打住了。

  季言悦的眼睛却有些不受控制的往蒋君博身上瞟,还挺好的,想到这季言悦颅内给了自己一巴掌,什么毛病,别看了。

  两个小时之后,飞机落地。

  香港当地有导游来接,箱子往车上一扔就直奔第一个地点——海洋公园。

  原本姜南想拉着季言悦一起去玩一些刺激项目,被季言悦言辞拒绝之后,只好跟着其他人一起。季言悦对刺激项目没什么兴趣,挑了个离大门最近的海洋馆去逛。

  排了没多久,季言悦跟着人群一点一点看过去,边看介绍,边看看各种鱼。正看到一种满身都是蓝色鱼鳞的小鱼,正想侧过去看一下介绍,就听见传来一声有些紧张的声音:

  “那,那个能加个微信吗?”

  嗯?

  季言悦也没想到自己会突然被搭讪,来人微微低着头看着她,脸上可能是紧张有些陀红,青春大男孩的打扮,一支黑色的手机递到自己眼前,上面是微信的二维码。

  季言悦正打算拒绝,就看见面前的人,目光向着自己身后看了一眼,突然有些窘迫的收回手机,慌张的说了一句:“不好意思”就匆匆离开了。

  季言悦不明所以,回头一看,蒋君博正站在自己身后,穿着他们的“情侣装”。

  季言悦的心情有点复杂,抿了抿唇,没说话。

  倒是蒋君博勾了勾唇角,半真半假的看向季言悦开口:

  “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季言悦还是没说话,一双眼睛盯着蒋君博脸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希望从中得到答案。

  但是,没有,她看不出来,她不知道他的想法。

  季言悦垂下眼,没什么波澜的回了一句:

  “不会。本来我也是想拒绝的。”

  说完季言悦也没招呼蒋君博,接着往下看了起来。蒋君博也不在意,看着季言悦一个人走在前面的背影,就跟在季言悦身后两步的距离,不上前,也不落后。

  经过刚才这一场,季言悦也没了看鱼的心思。走马观花的看过去,连自己看了什么也不知道。

  入口的一条隧道走完,就是一整片拱形玻璃水箱,这个场馆给透明的玻璃上打了蓝光,没有别的光源,只有这一个色。

  一进去,就好像真的进了海洋深处。

  因为这里人多,光线昏暗,蒋君博怕跟丢,也不再隔着距离,直接跟在了季言悦的身后。

  他出现在这里不是偶遇,是看见季言悦一个人去了海洋馆才跟了上去。这次年会选择旅游的方式他也存着他的私心,去一个离开N城的地方,把关于N城所有的人和事都丢掉,只看自己。

  但是,如果逃离一个城市就可以改变,那为什么又会有那么多人后悔?

  季言悦知道蒋君博在后面跟了一路,原本还想等一个合适的机会说清楚,现在就是最合适的时间。

  季言悦猛地转过身来,差点和蒋君博撞在一起。

  “蒋君博,我有话和你说。”

  这一次,季言悦没叫老大,直接叫了名字。她以前很少叫他名字,不是叫老大,就是直接略过,一个“你”代替。

  蒋君博对上季言悦的视线,心里大概猜到七八分:

  “你说。”

  “我……”

  这边刚说了一个字,蒋君博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温源的电话。

  接起电话几秒,蒋君博的脸色立即就变了。

  “我马上回来。”

  蒋君博抬头有些歉意的看着季言悦,季言悦也猜到一定是出了什么事。

  “抱歉,我们下次再说”

  说完这一句,蒋君博就急匆匆的走了,季言悦连问一句发生什么事的机会都没有。

  季言悦没想到,这是季言悦在香港最后一次见到蒋君博。

  当晚,银河酒店,年会现场。

  原本蒋君博是要总结陈词的,但是到了时间却是由童哥出了面,解释了蒋君博突然有急事现在已经飞回了N城。

  季言悦把事情告诉赵凉。

  赵凉:什么事这么急?马不停蹄的飞回来。

  季言悦:不知道,当时他好像是接了温源的电话,话都不听我说完就走了。

  赵凉:我去问问温源。

  半个小时之后,赵凉没有再用微信,而是直接给她打了一个电话,没有花里胡哨的调侃,接通电话的第一句话就是:

  “言言,你要不要也现在回来,事情有些复杂,电话里讲不清。而且……”

  赵凉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现在就告诉季言悦:

  “而且和季言清有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