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彼间小温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他喜欢你or你喜欢他

彼间小温柔 延盏 2855 2019.04.12 11:05

  不可能啊,她记得她明明还没有把稿子交给老大就已经被蒋君博下了封死令,不让开会了。

  “老大怎么会有我的稿子,我没交。”

  季言悦两手翻飞迅速给出回答。

  “啊?这稿子是老大拿出来的,说是你发给他的啊?”

  ??她清楚的记得断片之前的事,她肯定没有把稿子发给蒋君博。那蒋君博的稿子是哪里来的?

  “姜姜,你把我的稿子发给我看看。”

  “叮咚。”

  《天下大纲试稿-季言悦》

  季言悦点开一看,还就是自己想修改还没来得及修改的那一稿。

  嗯?这下季言悦也有些懵了,真的是自己记忆错乱了?

  季言悦这还没想明白稿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姜南那边就已经又是“嗖嗖嗖”几条微信发了过来,字里行间是掩盖不住的兴奋。

  “你不在真的是太可惜了,你都没看到刚才张欣的表情。”

  “啧啧啧”

  “在老大说采纳你稿件的一瞬间简直是脸都要扭曲了。”

  “这回总算是出了口气,以前她仗着自己有过作品,所有的事都交给组员来做,回头拿到老大那就成了她自己的东西,没少欺负咱们。”

  “这次可算是吃到苦头了哈哈哈哈哈。”

  “可惜你不在,对了,你的身体怎么样了,还好么?”

  姜南这噼里啪啦一条接着一条完全不给季言悦回话的机会。说完了这才给季言悦一个打字的机会。

  “已经退烧了,没事。”

  “恩恩,那就好。那我先去忙了,你好好休息。”

  到了对话结束季言悦也没想明白自己的稿子是怎么到了蒋君博手上的。

  而且……蒋君博真的采用了她的稿件而没有用张欣的,倒不是她对自己的东西没信心,但是说到底她才刚入行,作工作室的老板没有直接采用老编剧的,甚至在这样一种情况下选择了她。

  季言悦突然想到之前在哪里看到有人评价蒋君博,说他喜怒无常,经过昨天到今天这几件事,季言悦认同的在心里点了点头。

  一旁的赵凉看着她一会儿愣一下,一会儿又笑一下,还以为她烧傻了。

  “怎么了?你没事吧?”

  季言悦放下手机,看着赵凉:

  “阿凉,我的稿子被老大采纳了。”

  赵凉:?难不成真傻了?

  季言悦三言两语将事情说了一遍。

  明白了事情经过的赵凉还是一副“?”的表情。

  “照你的意思,你没把稿子发给他,但是他却有了,他不仅有了他还用你的稿子当众给了欺负你的老编剧下马威?”

  季言悦点点头。

  “差不多这意思吧。”

  季言悦还在思考是不是自己昏迷之前真的有什么漏掉了,一旁的赵凉突然靠近她的耳边,轻声说道:

  “言言,你说……”

  “他会不会是看上你了?”

  赵凉听了季言悦这一解释第一个冒出的念头就是蒋君博这是故意的,欲擒故纵。先打你一棒子再给你一颗糖,况且之前那棒子完全可以看做是在关心你嘛,担心你所以言辞激烈了一些。

  季言悦还以为她要说什么,放下手机侧耳倾听,结果来了这么一句。忍不住对着天花板来了一记白眼攻击。

  “阿凉,少看点霸道总裁电视剧。”

  赵凉还是不甘心放弃她完美的逻辑推理,简直是越想越像,这不就是一个典型的禁欲系傲娇霸道总裁看上无名实习生的开始?

  赵凉正想再次阐述自己完美的理论以图说服床上的人相信,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抓住了关键的东西。

  “昨天他不是见了你姐么,肯定知道你是谁了,季氏千金的稿子你说他采不采纳?”

  季言悦倒是把这个漏了,昨天季言清来的时候蒋君博也在的。

  季言悦沉默了三秒,开口道:

  “他不是那种人。”

  其实季言悦和蒋君博接触的时间并不长,来去不过两周不到的时间,但是她好像就是相信蒋君博不是那样的人,她自己也说不通为什么。

  她凭什么笃定他不会因为她季氏的身份徇私?她从第一次见他到现在统共不过一周时间,为什么她就是觉得蒋君博不会是那种贪图利益的小人?人心隔肚皮这个道理她不是早就领教过了吗?

  但一想到酒吧里那个挡在自己身前的背影和呵斥她要保护好自己在工作的人样子就忍不住想让他变成万千人中的特例。

  无论哪一件,季言悦都从中感受的到蒋君博的真心实意,不是为了所谓的面子,所谓的敷衍,忽略一切的表面,是骨子里带出来的风度和涵养,或许还有那么一点关心?

  季言悦望向窗外已经渐暗的天色,所以……他到底是怎么有她的稿子的呢?

  季言悦在心里给自己的一句话找了许多理由说服自己,但是什么也不知道的赵凉却是吓了一跳。

  在她眼里,季言悦不善交际,不爱交际,甚至厌恶交际,归根结底就是不信人。但是现在!季言悦非常笃定的告诉她:他不是那种人。

  赵凉瞬间换了个思路,再次凑到季言悦耳边:

  “言言,不会是你……看上他了吧?”

  季言悦转头瞟她一眼。

  来劲了是吧?

  季言悦决定等回去上班了,一定要问一问这件事。

  今天下午的会一结束,蒋君博就回了自己的办公室,第一件事就是将玻璃门上的百叶窗拉下来,将室内室外遮挡为两个世界。一般在工作室蒋君博很少会拉上百叶窗,他不喜欢室内光线太暗,也不在乎其他人有时候飘过来的目光,有事一招手,门外的人就能看见,也很方便。

  所以现在张欣看见蒋君博突然反常的挡了起来,再加上刚才会议上对她的稿子毫不留情的批评,不免让张欣觉得是蒋君博生气了。也由此越发觉得新来的季言悦不顺眼,一来就生事,也不知道给老大灌了什么迷魂汤,竟然宁愿要她的稿子也不用自己的。

  张欣的目光飘向隔壁的隔壁季言悦的位置,眼神里的不怀好意简直连坐在旁边的姜南都能明显的感觉到。

  恨不得自己是个透明人的姜南眼观鼻鼻观心,随手从桌上摸了一块糖剥开准备塞进嘴里假装什么也没看见。

  可是当人有心想找茬的时候,你哪怕屏住呼吸什么也不做她也能挑出错来。

  “吃糖吃糖吃糖,一天到晚就知道吃糖,连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都搞不定,这几年的经验都混到狗肚子里去了。还不赶快写分集!”

  姜南:???

  比稿是老大让你俩比的,和她有什么关系,自己比不过人家还乱咬人??工作室有明令禁止不准吃糖?

  只不过姜南这一连串的愤怒只能在心里狂风怒吼一番,表面上她还只是一个小小的编剧助理,作品的署名问题还是很重要的。

  所以就苦了那颗刚被姜南扔进嘴里的水果糖,还没融化几秒就已经被拆皮剥筋吞咽下肚。

  百叶窗内的蒋君博不知道自己一个拉窗帘的举动就引起了敏感人士的猜疑。

  两边的帘子都被蒋君博拉上,正午时分,偌大的办公室里却显得有些昏暗,蒋君博坐在电脑面前却并没有审稿写稿,而是看着手中一张烫金的名片。

  季言清,季氏。

  季……

  他在档案室电脑屏幕上惊鸿一瞥扫到的也是这个姓氏,也是女性,会不会……

  盯着名片看了好一会儿的蒋君博突然将名片一撒手,闭着眼睛整个身子靠在椅背上,轻微的吐了口气。

  这些年看起来他的执念是在随着时间减淡,找的越来越少,甚至已经开始放弃,但是他自己知道,没有,从来没有,一个你执着了一千多个日夜的东西,不是说放弃就放弃的。若不是突然有了一点转机,他的执着可能就会换一个方向,不是执着的想找到她,而是执着的找不到她就永远不放自己的心出来。

  在这样一种心境下,蒋君博皱了皱眉,捏捏鼻梁,开始审视自己是不是有些草木皆兵了,只是同一个姓氏而已,天下姓季的人多了去了,季言悦还姓季呢。

  不着急,慢慢来,总有一天会找到的。

  可是,道理人都懂,但真正能完全理性完全跟着道理生活的人又有几个呢?再者,完全的理性生活又真的能使人感到满足吗?在某些时候,人感性的一面往往能大过理性,可也正是有了这些冲动,愤怒,忧郁,伤感,兴奋,快乐,人才显得鲜活具体,洋溢着生命力。

  何必活的太过压抑,想东想西,自寻烦恼。

  “温源,帮我查一下季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