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彼间小温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稿子被采用了

彼间小温柔 延盏 3258 2019.04.11 11:05

  一路紧赶慢赶现在终于赶到医院的赵凉一打听到季言悦的病房立马就奔了过来。

  “言言,你怎么回事啊?怎么突然昏迷了,吓死我了!”

  “一不小心熬夜熬过了,没事了。”

  跟在赵凉身后进来的温源一看到两人之间的气氛就知道不对劲,走到蒋君博身边用手肘顶了顶旁边的人,低声问道:

  “怎么回事啊?”

  蒋君博看有人来了,也不在病房里多待,拉了温源往病房外走。

  “出去说。”

  季言悦的余光瞥见蒋君博离开的背影,心里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滋味。

  她听惯了魏婉的冷言冷语和辱骂,看惯了季彰的不作为,也习惯了所有事都一肩扛着,突然有人照顾她,关心她,她却突然不知道自己应该用什么样的心态来面对,怪怪的。

  季言悦收回目光,重新看向赵凉,但是赵凉已经察觉到不对劲。看着门外和温源讲话的蒋君博问道:

  “怎么了?”

  季言悦摇摇头。

  “没事。”

  显然这是一个敷衍的回答,赵凉狐疑的看着她。

  这边温源被蒋君博拉出门外,反拉住了他:

  “停停停,我这刚来,招呼还没来得及打,你们这是怎么了?她惹你生气了?”

  自从元清华走了以后蒋君博遇见什么都是一副八风不动的样子,他不把人放在心上自然也不会有类似生气这样的情绪波动。

  刚才推门进去看蒋君博的眼神显然就是含着怒气,病房里躺在床上这姑娘把这尊无情无欲的大佛惹生气了?温源真是好奇的不得了。盯着蒋君博一丝一毫也不想放过他的表情,只可惜蒋君博关上房门之后眼底那一点薄怒早就消失的一干二净了。

  “没有,一点工作上的事。”

  温源听完简直瞪大了一双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蒋君博,半晌才憋出一句话:

  “你真的知道里面那个高烧四十度才刚醒吗?你这个时候和她谈工作??”

  你也太不是人了吧。

  当然后面这句温源没说出来。蒋君博这里还没来的及再做出回应,前方就传来了一道女音:

  “打扰一下,请问这里是季言悦的病房吗?”

  声音清冷而不带温度,不像是要来探望病人,倒像是例行公事的询问。

  蒋君博转头看着面前的女人,头发在脑后札成一束,尽管是凌晨三点但依旧是一丝不苟的妆容,就连耳钉这样的小事物也没有放过,裙子也是典雅修身,整个人都由内而外散发着一种清冷,但同时又优雅的感觉。蒋君博知道这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气质不是从小的培养是绝对达不到这样的程度的。

  再加上离她身后三步一直站着一个西装男,严谨的站姿以及眼睛时刻注意四周但注意力却一直在自己面前的女人身上,不难看出,这是保镖。

  这样的气质再加上这样的保镖看来不是什么平常人家。

  “你是?”

  蒋君博还没说话,温源倒是先开了口。

  “我是季言清。”

  没有名字前的定语前缀,姐姐还是妹妹?也没有正常情况下接到消息焦急赶来的神色,只有最简单的一个名字。

  蒋君博没多问,一侧身子,让开地方。

  “季言悦今天在公司高烧被我发现送来医院,现在刚醒。”

  “谢谢。”

  没有多余的询问,仿佛她是不是发烧,因为什么发烧一点也不重要,她也只是想知道最初问题的答案,这间房间里是不是季言悦而已。

  “咔哒”

  正因为头疼而想睡觉的季言悦听见门响,下意识的望过去。

  蒋君博又回来了?

  一抬眼却发现进来的是季言清。季言悦买想到季言清会出现在这里,有一瞬间的失神。

  季言清看着躺在床上的季言悦也是一言不发,原本流通的空气,从两人对视开始的一瞬间开始凝固,似乎压到屋里气压都低了几分。

  最终还是赵凉先出了声,依旧是没有称呼,直接对着季言清开口

  “抱歉啊,是我没弄清楚情况打扰你了。”

  赵凉出声,季言悦也哑着嗓子接着开口:

  “已经没事了,这么晚打扰你,赶紧回去休息吧。”

  季言清向着赵凉点了点头,算是回应。目光再次放在季言悦身上。季言清和魏婉不同,魏婉对季言悦的讨厌是摆明了在脸上,季言清从来没有特别明显的表露过对季言悦的讨厌。七岁的季言悦一开始真的以为自己有了一个姐姐,虽然不太爱说话但是逢年过节该说的话,该给的礼物一句也不会少。但是小小年纪的季言悦没有发现的是,这些表面功夫,季言清不会少,但也一句也不会多。细想下来,两人虽然住在同一栋房子里,却是连话都没讲过几句。

  直到有一次季言悦从学校得了糖果奖励,第一时间回家把糖果送给季言清,小小的手递出廉价糖果的那一刻收到的却是嫌弃厌恶的眼神,虽然季言清只看了一眼就转身离开了,但季言悦确确实实在那一眼中看到了“恶心”两个字。

  渐渐的,季言悦就发现……

  一年过去了,季言清送的过年礼物依旧是同样一个设计师的一个高定的包。

  两年过去了,季言清送的生日礼物依旧是同一个设计师设计的项链。

  三年过去了,季言清叫她的名字依旧是季言悦,连名带姓。

  ……

  到这里,季言悦真正明白,季言清和魏婉是一样的,和魏婉一样讨厌她。只是她的大小姐身份让她不屑对着她大喊大叫来表达她的厌恶,她对季言清来说和路上随便碰上的路人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在季彰面前维持她们虚伪的姐妹关系。

  季言清盯着季言悦看了几秒然后从鼻腔里发出了一声响。

  “嗯。”

  话音一落,季言清毫不犹豫的转头离开。

  从开门进来,到再次开门离开,这一场突如其来的见面整个过程不超过两分钟。

  温源正打算去拉门的手还没碰到门把手,门就自动开了。露出表情没有一丝变化的季言清。

  “借过。”

  “啊?哦……哦。”

  这可能是温源见过探望时间最短的一次,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

  错开身子让季言清出来,整个过程中蒋君博没有多说一句话,对这么一次奇怪的探访没有任何好奇。

  季言清出来之后也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在蒋君博面前站定,开口:

  “今天的事麻烦您了,以后要是再出什么事,您可以联系这个电话。”

  说着季言清从包里翻出一张名片递给蒋君博。

  季言清,季氏集团副总。

  嗯,还真是来头不小……

  季氏是最近二十几年国内高端珠宝品牌的一把手,旗下珠宝设计师设计的珠宝几乎囊括了各大珠宝发布会和展览会。

  面前的人就是这个庞大集团的二把手,里面躺着的也就是……

  季言清心高气傲看不起季言悦这个山里来的私生女,但这个私生女现在已经上了季家户口,出了事都是要算季家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有什么情况她也能第一时间知道处理。

  “蒋君博,博华工作室负责人。今天出来的着急,没有名片。”

  说完举了举手中的名片,开口:

  “名片我收下了。”

  事情交代完了,季言清也不再多言,礼貌的点了点头就带着保镖离开。

  蒋君博看着季言清离开的背影,看着端庄优雅的季大小姐刚转过身去就从包里掏出纸巾,仔细的擦了擦手,像是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必须要擦干净,再将纸巾扔掉。

  季言清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温源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之心,凑到蒋君博身边盯着蒋君博手中的名片看了又看,最终发出了一声感叹:

  “兄弟,季氏集团的千金再给你打工做实习生哎。龟龟,你刚才还不顾人家高烧把人训了一顿,怎么样,现在报应来了吧。”

  “我让你通知赵凉,你跟来干什么?”

  一句话立即让温源偃旗息鼓。

  他跟来干什么?还不是知道赵凉那个急性子听说季言悦生病一定会一个人赶紧赶来,这半夜三更的加上赵凉那张脸,谁知道又会碰到什么妖魔鬼怪。

  经过这一磨蹭,时间也不早,温源进去简单的而打了招呼,季言悦就重新睡了过去。

  第二天再醒过来就已经是黄昏时分了。季言悦睁开眼看着透过窗帘昏黄的夕阳,房间里没开灯,都是一片暖黄色。

  手背上的吊针已经拔了,烧也退了。季言悦坐起身来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长舒一口气。一口气将前几天缺的觉都补上了,虽然还是感觉有些累但至少现在不会头晕眼花了。

  季言悦捞过放在床头的手机,她自己的还在工作室这是赵凉留下来应急的。

  季言悦看着上面的时间:16:00.

  这个点,估计已经开完会了吧。

  季言悦身子一散,懒懒的靠在床头,脑子里又响起昨天蒋君博在她床边说的话。嘴角弯到一半又堪堪刹住,说到底是因为她自己的原因无法准时参加会议,无法用自己的东西去力证自己的观点。

  说不可惜是肯定是骗人的,她还没真真正正迈入这一行就已经先摔了一大跤。她不怕摔跤,也绝对相信自己能重新站起来,但就算是这样摔跤的地方还是会疼。

  季言悦正在手机上点开自己的文档再次看了起来,虽然这稿子已经用不上了,但是她还是想找出自己觉得不对的地方。

  季言悦正看着房门就被人推开了。赵凉两手拎的满满的进来,用脚关上了房门。

  正想说话,季言悦的手机也是一响,季言悦低头看去。

  “言言,你醒啦,我给你带了清粥小菜,饿了吧。”

  是姜南不是将来:

  “言言,可以啊,老大用了你的稿子。”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